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193章 狂风暴雨(二)

第193章 狂风暴雨(二)

        “哈哈……”吕昌伴随着惊雷,大笑几声。

        “陛下,吴相,请看这外面的天气如何?”

        “下大雨啊。”柴杨和吴启平望着窗外,异口同声回道。

        “正是!”吕昌又端起一碗酒,一饮而尽,醉意更浓。

        “这大雨已经连降多日,我昨天去堤上观察,那水距离堤面已经不足一尺,整个堤坝已经被泡成烂泥!”

        其实吕昌和柴杨三人,这几日一直鬼混在一起,整天喝了睡,睡了吃。

        去堤坝上那纯粹是醉话。

        只是现在三人都醉的差不多了,加上沉浸在当皇帝、藩王的美梦中,谁也没有哪怕多想一点。

        不过吕昌虽然是张嘴就来,但实际上现在吴淞江的堤坝,也确实到了他说的那种程度。

        听人说醉话,其实跟听相声是一样的。

        有人逗哏,有人捧哏,才有意思,这柴杨和吕启平别的不说,这捧哏的能力不错。

        俩人一脸不解,再次同时开口问道:“那又怎么样?”

        “怎么样?”吕昌四指并拢,以手做铲,向下一挖。

        “只要咱把这大堤掘开,整个苏州府,就会变成一片汪洋,到那个时候,人人皆为鱼鳖。”

        “然后呢”

        “然后,然后老百姓都没有吃的,只要陛下振臂一呼,给他们口吃的,那不就是几万义军?”

        “高!吕将军这个计策实在是高!”

        柴杨和吴启平仿佛已经看到,那几万人跟随身后,攻城拔寨,杀进京师的场景了。

        却没想到,吴昌这第二策,他跟第一策是矛盾的。

        要是田地全都被淹了,这地他自然就不好卖了啊。

        更没有想到,当年大汉末年,黄巾军百万之众,遇到有战斗经验的公孙瓒仅仅几万人,不照样被杀的丢盔弃甲,血流成河,自相践踏,死者不计其数?

        虽然《三国演义》还没正式的官方刊印本,但南直隶那些小私印作坊里,早就印了不知道多少了。

        这仨人但凡看过前二十回,也不至于有这么异想天开的想法。

        “吕将军,这第三策是什么?”

        “第三策么……”吕昌又转身回到桌子边,先吃了几口菜,又倒了一碗酒喝光。

        这才终于想到了第三点。

        “我们可以派人,将周边省份的大堤也全都掘开,如此既能增加我们的力量,又让朝廷官兵疲于赈灾,然后我们再派人出海,联系那些海盗倭寇,一起杀向岸来,就算不能一统天下,和那个小皇帝划江而治也还不错。”

        “那还等什么,事不宜迟,迟则必败!”吴启平打开门走了出去,一会儿冒雨回来,手里多了三杆铁锹。“走,我们现在就去上堤!”

        吴淞江的大堤决口了。

        不过不是这仨人掘开的,而是雨水实在太大,早就被泡的软烂的堤坝,加上风吹浪涌,终于决堤了。

        柴杨三人还没到大堤旁,就被汹涌而来的江水吞噬了。

        大雨整整下了一个月,江南四省,三省遭灾。

        波泽千里,民不聊生。

        柴杨三人虽然极度的不靠谱,大业未成,身先死。

        但是整个江南一京四省,和他们有同样想法的,绝对不止他们三个人。

        甚至有的人比他们的想法,更大胆,更激进。

        六月如火。

        嘉靖躺在竹席上,旁边摆着冰块。

        凉快倒是稍微凉快点,但是他湿漉漉的潮啊,还不如热呢。

        他侧躺着,手里拿着的是最新一期的《新日月》,正式版还没有刊印,他先一睹为快。

        “哎,不是说嘉靖朝是小冰河么?怎么也这么热。”

        嘉靖边看书,边自己嘟囔着。

        他感觉是由内到外的燥热,屋内虽然有冰,能感觉到一点凉意,但胸腹中却像在燃烧着炭火。

        “哼——”嘉靖扔掉书,索性从床上坐起来。

        “主子,我给你扇扇就凉快了。”广林连忙凑上来,捧上一杯冰镇银耳莲子雪梨水。

        “不用!”嘉靖起身站起来,走到盛冰的铜鼎前,双手抄起一捧冰水洒在脸上,顿时清爽了许多,但是内心还是十分的燥热。

        总感觉好像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彭占祺有没有来送信?”

        “没有,倒是司礼监送来了几份奏疏。”

        “拿来我看看!”嘉靖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了,双腿张开四仰八叉的躺在椅子上。

        太阳已经快到正中了,今天才是六月初五。

        自己是太着急了,按照计划,应该是十天后,等《新日月》到了江南,才会放出下一批信鸽。

        昨天张邦奇才刚送来了大明银行的统计表。

        随着不到三成的皇庄土地投入到市场,加上《新日月》的宣传,现在江南土地的涨势,已经开始自己启动了。

        张邦奇送来的统计表,是截止到四月底的,那时候南直隶的地价,已经到了十五两银子一亩。

        按照计划,夏言和聂豹,应该会在价格快涨不动的时候再抛出五成的皇庄土地,以收拢资金,准备接下来的抄底。

        只是不知道他们的计划,进行的顺不顺利。

        难道自己是在为这件事而担心?

        嘉靖再次为信息传递的速度实在太慢,而感到心烦意乱。

        从南京传递个信息到北京,半个月都已经算是快的,这严重影响了消息的实效性。

        但要想快速的传递复杂的信息,当下还真没有什么有效的办法。

        至于电报机、电话这种东西,他也就知道点基本原理。

        真要做,那基本就是盖个房子四面墙——没门。

        “主子,这是内阁昨儿个送上来的奏疏。”张佐亲自把奏疏送了过来。

        嘉靖随手翻看第一个,蹭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山东仨月无雨,大旱,麦苗干死七成,请求朝廷拨粮赈灾,减免田税休养生息。】

        “三月无雨,不知道提早抗旱!时至今日才报?”

        嘉靖愤怒的把奏疏扔到桌子上,“山东布政使张琏在干什么?让他进京来见朕!”

        张佐上前,捡起奏疏整理好,同时温言劝道。

        “主子,张琏年迈之躯,亲自率领山东军民,挖井通渠已月余,前些日子挖井时被埋,幸亏众人抢救及时,暂无性命大碍,这封奏疏是他躺在病床上写的。”

        “……”嘉靖闭目,刚才是天气燥热,心烦难耐,冲动了。“让户部拨粮赈灾,请张琏到京城来,由御医精心诊治。”

        嘉靖平复了下情绪,又拿起第二份奏折,刚看到其中的内容,差点再次暴走。

        【河南久无滴水,赤地万里,沟河底裂,河南府库请旨开仓赈灾。】

        再拿起一份来。

        【山西旱灾……】

        【直隶旱灾……】

        整个北方没有一处不旱,没有一处无灾。

        这就是小冰河气候的威力么?现在刚要对江南改革,就遇到这种极端天气。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连老天都在和我作对么?

        难道今天一直心中烦闷,就是因为这几份奏疏?

        正在犯难之际,又有太监捧着一根竹筒,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陛下,江南总督八百里加急奏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