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188章 操盘()

第188章 操盘()

        “皇庄土地卖出一成?还以高一两银子的价格?”

        夏言躺在醉仙楼柔软芳香的床上,这是彭氏商社南直隶分社常年包下的房间。

        这本是专门供彭占祺偶尔来住,或者是接待重要客户用的。

        他实在是不愿意再回徐府了,看鸳鸯哪有当鸳鸯舒服。

        皇产清退完成后,南直隶总共也不过只有六千顷皇庄土地,这次要卖六十顷。

        关键是还要比周边田产高一两?

        夏言想不懂,更不觉得这田能卖的出去。

        但是皇上既然这么安排,说不定有他的深意。

        于是他一大早就去了南直隶最大的经纪牙行,把那六十顷地挂了出去。

        “这位客官,这个价什么时候买出去可就不一定了。”

        “我知道,尽管挂上去。”

        让夏言没想到的是,他下午回到醉仙楼,刚吃完了晚饭。

        苏氏牙纪行的跑腿就来了,还没上船呢,远远的就开始喊起来了。

        “夏公子,夏客官,你的六十顷地,八两银子一亩全卖出去啦!”

        听到外面这声喊,夏言隐约觉得有点不太对劲了。

        因为自己去卖地的时候,并没有告诉那家牙行,自己住在哪里。

        这个跑腿的,又是如何知道自己就在醉仙楼上呢?

        随着那个跑腿的持续大喊,船上的窗户都推开了,数不清的人头从窗户里探出来。

        都想看看,到底是哪个土财主,这会儿卖了六十顷地?

        关键还是以八两银子一亩卖的,比正常市价足足高了一两,竟然还会有人买?

        夏言看到这场面,也索性上下左右观看,装成找人的样子,他有点不好意思去跟那个跑腿的招呼。

        这有点太过招摇了。

        结果,接下来的画面,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因为那艘小扁舟,并没有靠到醉仙楼上来,而是顺着江水一路向下划去了。

        而且船上那跑腿的,还不知疲倦的一遍遍的高喊。

        “夏客官,你挂在苏氏牙纪行的六十顷地,八两银子一亩全都卖出去了。”

        直到小舟远去,那声音若有若无之后,夏言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这个跑腿的,压根不是来告诉自己的,而是告诉这江上的花船的。

        严格来说,是告诉这花船上的宾客的,要知道这个时间点,南直隶多少有点头脸的,大部分都在这十六艘大花船和其他那些不计其数的小花船上了。

        “八两银子一亩,谁这么傻会这个价买啊。”

        “对啊,听说皇上现在正在清肃官田,我那地还想着卖呢,原来七两一亩的,我六两五就卖。”

        “那咱明儿个,也去挂牙纪行去,刚才那个叫什么,苏记是吧?”

        “对,就在钟鼓楼旁边,那间最大的就是。”

        夏言打开房门,来到外面,就听到几个人围成了一桌在讨论这件事。

        他往一层甲板上走去,沿途看起来那些打扮富裕的,无不在讨论哪个夏公子,卖了八十顷地的事。

        “八十顷,整个南京城,除了那几个国公和伯爷,谁家能有这么多地?”

        “多半是他们让人化名去卖的,关键是这地八两银子,怎么会有人买,傻子才买吧?”

        “不好说啊,事出反常必有妖,咱们还是再等等看看,说不定有什么内幕。”

        “嗯,兄台说的有道理,再等等看。”

        夏言一路来到甲板上。

        尽管已经到了四月底,但晚上的江面,仅穿着醉仙楼的睡衫,还是有点冷。

        他俯身趴在栏杆上,怎么想也想不懂,皇上这是一番什么样的操作。

        突然往外卖皇田,还是高价卖,这是个什么道理?

        而偏偏还有人买,这又是被谁卖去了呢?

        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突然看到远处,一匹驿马疾驰而来,刚停在江边早有驿船等在那里。

        六百里加急!

        夏言立刻紧张起来,什么事需要六百里加急送到南京,难道沿海又出了什么事。

        他赶紧奔回房间,换上自己的衣服,准备去布政司。

        但他穿到一半,才突然想起不太对,那驿卒穿的是京城的衣服,他是从京城来!

        莫非,是京城发生了什么变故?

        夏言感觉自己系扣子的手,都开始不由自主的抖动起来。

        连鞋子都没顾得上穿好,就匆匆忙忙的下了船,打算直奔魏国公府。

        从京城来的急驿,肯定不会先去布政司,而是会去找南京守备徐鹏举。

        可当他刚下船,就恰好和急匆匆赶来的彭氏商社副掌柜撞到了一起。

        “夏大人,你这是要去哪里?”

        “钱掌柜?皇上又来旨意了?”

        见钱掌柜点头,夏言那慌乱的心才终于平息??下来。

        信鸽的速度肯定比马驿快,即然皇上还有旨意来,那说明京中应该没有什么大事。

        俩人回到房间,夏言就迫不及待地扑向钱掌柜,顺手拉开了衣带。

        “夏大人,何必如此着急,我自己来。”

        “赶紧的吧,我都等不及了!”

        门外刚好路过的小龟公,隔门听到俩人的对话,先是震惊,后是意外,即而恍然大悟,捂嘴笑着赶紧走了。

        夏言从钱掌柜贴身放好的布袋里,倒出那根铜管,九轻一重,咔嚓一声旋开。

        一张小纸条从里面掉了出来。

        【再涨一两,卖一成!】

        这才第二天,又是六十顷?

        皇上不会是被谁挟持了吧?

        不过看这字迹,确实是皇上的手笔,而且笔划平稳,大印按的也没有问题。

        皇上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想把江南的地炒到天价去?那样岂不是更难赎回官田来了?

        有这个疑问的,不止夏言,还有彭占祺。

        皇上不说,他们也想不通这里面的道理。

        聂豹也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收到了这第二张字条。

        相比南直隶,江浙四省一共有皇产两万多顷。

        奇怪的是昨天分别比当地田价贵了一两银子的地,竟然还真就有人买走了。

        这件事,处处透露着不正常。

        现在皇上又让再卖二百顷,而且比上昨天卖的又贵了一两,这次该不会再有人买了吧?

        不管怎样,先按皇上的吩咐,张榜卖地吧。

        聂豹这边刚写完榜,放下笔,还没等让手下的书吏贴出去。

        就听到有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聂总督,这一期的《新日月》五十册已经送到了!”

        “嗯,这期怎么这么快?”

        自从有了这期刊,聂豹已然成了这刊的忠实读者,直接五十套定了全年的。

        不但自己看,各府学也都有一份。

        至于县学,就只能自己去府学抄了,五钱银子一本,也不是笔小钱。

        “这次艺部经皇上特批,用了六百里加急送来的。”

        “是么?”聂豹想不到,什么样的文章,竟然能让皇上动用六百里加急。

        于是连忙抽出一本,直接就在院里借着昏暗的光翻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