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187章 对付小乡绅

第187章 对付小乡绅

        他那些小心思啊,嘉靖早就看在了眼里。

        扔给他一个小铜管:“这铜管若不按照事先设定的方式打开,里面的字就会被墨水浸泡,什么都看不见了。”

        “圣上啊!”

        彭占祺捧着小铜管,激动的跪下去就要抱嘉靖的大腿。

        “你可真是帮我解决了个大麻烦啊,以往我总怕信鸽飞丢,机密泄露,有了这个我就不怕了。”

        “这东西么,也只有皇家轻工集团银作局那些巧匠们能做了,你要能自己研究出来就研究,研究不出来,可以去找黄锦买。”

        “这东西,一年也用不了多少,还是去买比较合适。”彭占祺心领神会,谄笑着又问道:“圣上,您这笔……”

        “皇家轻工集团,也有。”

        “好嘞,我回头就去买去。”

        自己心心念念的好东西,既然能买,那就不是什么大问题。

        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彭占祺此时,才收起了那幅商人的虚伪作态,变的极其认真起来。

        “圣上,您刚才那三份诏书,我还是没想懂什么意思,您能给我解惑一二么?”

        嘉靖摇头道:“不着急,等过后你自己复盘一下这件事,自然就能明白了。”

        ……

        “哎?他怎么能进去?我们为什么就不能进?”

        “对啊,彭氏商社不过是个商人,怎么我们读书人还不如商人地位高了?”

        “过分!太过分了,一定要在皇上跟前狠狠的参他一本!”

        随着一匹骏马突然停在江浙总督府门前,一个身穿绣着彭氏商社黑衫的人,直接走了进去。

        那些在总督府衙门前静坐了十五六天的豪绅们坐不住了。

        就要跟着那人一起往里走,却再次被门口的卫兵拦了下来。

        “过线者,格杀勿论,最后一次警告!”

        “他为什么就能进去?我们为什么不能?”矮胖子柴杨停在线外,大声叫嚣着。

        卫兵好像又聋了,连看都不看他。

        气的那他转身捡起一块石头,就要去砸那个卫兵。

        “柴兄,淡定淡定,君子动口不动手。”

        “哼!”柴杨扔掉石头,拍了拍手,又回到那团蒲上坐了下去。

        四个人围在一张矮桌跟前,桌上菜肴美酒一应俱全,这静坐倒像是来郊游了。

        他们正要再继续喝酒,总督府的大门却突然开了。

        总督府一个身穿圆领蓝袍的小吏,站在门口喊道。

        “四位,聂大人有请!”

        柴杨立刻放下筷子跳了起来。

        “我就说么,他聂豹不可能不见我们,走!”

        说完,一马当先大摇大摆的走向大门,走到那两个卫兵旁边的时候,还挑衅的瞪了俩人一眼。

        还是没用,卫兵根本没看他。

        等进了大堂,见到大马金刀坐在北面的聂豹。

        四个人顿时双膝一软,本能的跪了下去,刚才的嚣张气焰全然不见。

        “草民柴杨,叩见总督大人。”

        “你不是举子么?有功名在身可以不跪。”

        “草……草民罪该万死,草民没有功名,是家兄在皇上面前为母亲大人讨了个诰命,所以才有资格穿锦衣。”

        “你们在外面喧哗多日,嚷着要见本官,现在见了有什么事就说吧!”

        见柴杨等四人在偷偷的看着旁边的椅子。

        聂豹故意当没看见,既没有让他们起来,更没有让他们落座奉茶。

        对于这些豪绅,就是要杀杀他们的傲气。

        “聂大人,听说朝廷要收回我们的宅田,所以我们才不得不着急求见大人。”

        “是谁在乱传谣言?”聂豹一字一顿,尽显总督之威,“朝廷只是在清肃官田,从未要说过要收你们的私田!”

        聂豹说完这话,四人中最后一个瘦高个直起了上身。

        “哦,既然如此,那这件事跟我就没什么关系了,白白跟着在这坐了十几天,总督大人,草民告退。”

        聂豹微微颔首,那人开开心心的站起来,走了。

        剩下的三人,依旧跪在地上,因为他们不但有私田,还有官田。

        柴杨代表另外两人,抬头质问道:“总督大人,我家的官田是正德皇帝赏给家兄的,当今皇上为什么要收回去?”

        “我再跟你说一次,皇上并没有要收回,而是要赎回,你愿意卖就卖,不愿意卖朝廷绝不强求!但是你兄柴桦,不过是参奏刘瑾有功,赏田五十亩,你说你家借着这个名义,官田有多少了?”

        “不……不到百亩,这还……还有柴家私塾的……学田在。”

        “不到百亩?”聂豹抓起桌上的册子,甩到柴杨头上:“你们柴家,现在总共有地五顷,全都报的官田,从没纳过一粒粮食的税,还有学田?你一个柴家私塾的供养先生地,也能叫学田?”

        面对聂豹的质问,柴杨抖如筛糠。

        其实聂豹本来不想招惹他们,那些成百上千顷的大户,就够他忙活的了。

        偏偏这几个,赶着送上门来。

        “还有你吕沁,你季伯常,你们俩也都是一样!”

        “限你们七日之内,把那些私田这些年欠下的税粮折合成银子,自己送到各府衙门,七日之后还没送过来的,各府衙门会去把你们地收回来。至于你们家的那些官田,卖给朝廷就是三两银子一亩,要是不卖你们尽可以自己留着。”

        “聂大人,七日时间太紧了,能否宽限几日?”

        “宽限几日?”聂豹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柴杨跟前:“告示已经贴出去八天了,你们在我府门前吃喝玩乐,自己看不见,怪谁呢?滚!”

        聂豹现在心情非常不好。

        当前江浙一代,最大的两个豪族。

        一个是自晋以来兴盛了几百年的琅琊王氏一脉,太仓王家。

        还有一个就是青田刘家,那是当朝开国功臣,刘伯温的后代。

        虽然诚意伯的爵位三代就没了,但人家毕竟曾经是浙东集团的首脑人物。

        在诸多朝臣的庇护下,刘家这些年的地位也在日渐高升,刘家现在的当家人刘瑜现在也是指挥使。

        这两家,都有着几千顷的官田,这才是聂豹现在头疼的。

        他前些日子已经分别去拜访了王家的王憬和刘家的刘瑜。

        王家财大气粗,当即表示税可以补,查出多少来补多少,但是地一分都不会卖。

        刘瑜倒是很好说话,无论聂豹说什么,都是是是是,好好好,但就是什么也不做。

        现在,皇上的第二步来了,自己虽然看不懂,但也只能先这么做了。

        【第二步,将此前清理出的皇庄,以每亩高一两银子的价格,卖一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