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180章 泳池谈话(金票一百加更,谢谢…

第180章 泳池谈话(金票一百加更,谢谢…

        新日月的第一刊,在发行后的第一天就销售一空。

        六千册,每册八钱银子,整整卖了三千两!

        去除成本之后,也大概赚了有两千两。

        杨慎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书中自有黄金屋,这是真的有啊。

        随着新日月的大卖,关于皇上和首辅的争论,一时之间成成为街头巷尾的热谈。

        几乎每个人都知道,朝廷即将要对官田改革,然而这改革的阻力和困难也非常大,至于最后能不能真正落实,谁也不知道。

        嘉靖发行新日月的目的,就是要让大家都参与到这个讨论中来。

        群策群力只是其中一方面,更重要的还是宣传。

        让所有人在潜移默化中,去逐渐接受土地改革这件事情,让底层的百姓对这件事产生热情。

        并进一步的去了解,去认识到改革之后的好处,减少改革的阻力。

        然而杨慎却已经开始为第二期的期刊发愁了。

        他听从了嘉靖的建议,在第二刊发行之前,就去找了广告商。

        当前最有可能给新日月赞助的,当然是彭氏商社和大明重工集团了。

        最终彭占祺以七百两银子的价格,拿下了第二期《新日月》的封面广告,费宏以三百两银子的价格,为大明重工集团城建局拿下了尾页的广告。

        广告有了,甚至光是这些广告费,就足以覆盖第二期的成本了。

        可是第二期的内容,却又让杨慎犯了难。

        因为这一个月以来收的稿子,全都是对土地改革的支持和对地主官僚的抨击。

        几乎所有的言论,都呈现了一边倒的趋势。

        这种东西,不是他想要的。

        不管皇上心里怎么想,但杨慎希望的《新日月》,是一个充满激烈讨论的,就像日与月,阴与阳,思想进行对抗的刊物。

        可是要怎么才能达到这么目的呢?

        杨慎一时也没有什么主意了,他还是只能再去就见皇上,看看皇上是什么意思。

        嘉靖这会儿,正在宫里跑步呢。

        随着他跑了这一年多,在宫里倒是也带起了一股热爱跑步的风气。

        他和鲍忠两个人在前面跑,还有不少小太监和宫女们远远的在后面跟着,甚至还有几个没有当值的锦衣卫,也在跟着跑。

        其实黄锦有时候不忙的时候,也会一起来跟着跑。

        “你那东厂,最近在忙些什么?”

        嘉靖边跑边问,这个速度下他还能跑的比较从容,但是鲍忠就不太行了,早已气喘吁吁。

        “呼呼……在……在收集天下对……土地的看法。”

        虽然才跑了一半,嘉靖还是放慢了速度,开始慢走了起来。

        跑步只是他思考问题的一个方式,现在他终于体会到了边跑边想问题的快感。

        但是既然鲍忠这里有新的情报,那跑步就变的不那么重要了。

        “你们继续!”

        嘉靖对身后跟着的大部队挥了挥手,带着鲍忠脱离了队伍,向侧殿的澡堂子走去。

        俩人披着一块白色的纱巾,泡在温热的水里,只露着个肩膀以上在水面上。

        有服侍的小太监,在水池旁边轻声的放下两杯清茶,退了出去。

        “你都收集到了什么样的看法?”

        嘉靖拿过清茶喝了一口,双臂搭在水池旁边的木台上。

        “大部分的百姓,对陛下说的土地改革很感兴趣,他们对自己即将有自己的地感到开心,但是也有对未来税赋增加会增加到什么程度,感到担忧。”

        “嗯,这个我想到了,那些乡绅土豪,肯定会夸大税赋这方面的宣传。”

        “什么事也瞒不过主子,确实是这样。”

        鲍忠的呼吸总算平稳了些,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继续说道。

        “目前来看,那些有地的官员们,对于失去了官田之后,他们的俸禄会不会得到保障也有些担心。但这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那些大地主豪强们,对陛下这个改革忧心忡忡,有很多人害怕被朝廷强赎,已经开始变卖土地了。”

        “这是好事啊。”这点连嘉靖也没有想到。

        “这可不是好事啊,主子,他们并没有像你计划的那样,把钱拿出来干别的,而是把银子都埋起来了!”

        嘉靖收回手,向下一滑,整个人完全淹没在水里。

        华夏的这些地主啊,就是这点习惯不好,一旦有个风吹草动,就赶紧把所有东西变成金银,然后埋起来。

        这倒是很符合金融理论,两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把钱抓到自己手里才是最稳妥的。

        但是这样,大明的银子危机,将会变的更加严重,并不是个好事。

        该怎么能让他们把银子拿出来,创造鸡滴屁呢?

        “噗!”嘉靖在水下憋了足足一分半的时间,然后才钻了出来,用手抹去脸上的水珠。

        “人都是见利才会眼开,等他们见到利润了,自然就会把埋下去的钱挖出来了,还有么?”

        “有!”

        鲍忠说完之后,犹豫着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也不知道从那里开始说起。

        嘉靖并不着急,等着他慢慢的理清思路,他能感觉到,鲍忠接下来说的,才是最重要的危机。

        “庆王台浤,最近正在跟佛郎机红毛交往,听说他从红毛那里买了几尊大肚炮,还有几十支佛郎机火绳枪。”

        嘉靖听到这个消息,眉头紧皱,双眼眯成了一条缝。

        他还现在才刚刚对官田动手,还没有开始整治皇族田产,这些家伙这么敏感么?

        看来那些藩王手下,也有不少聪明的参谋,能够想到官田下一步就要对皇室宗族动手了啊。

        这个朱台浤,当年就和造反的安化郡王不清不楚的,这家伙有反心,得早做应对。

        “还有么?”

        “有,伊王典楧,听到有士子在讨论土地改革的事,竟然酒后砍死了回家报喜的新科进士,并警告封地内所有人,严谨讨论改革之事,以后主子真要改革,洛阳怕是个麻烦。”

        一个无兵无权的藩王,竟然敢如此嚣张,随意杀了两个新科进士,这还了得?

        朕跟你很熟么?你为什么觉得朕就会对你网开一面?

        “这事也不用麻烦锦衣卫了,你让洛阳检校,立刻将朱典楧拿下,废除爵位,废了伊藩,把他送到中都皇陵去反省去吧。除了藩王,还有没有别人?”

        “其他的有些豪强似有不轨之心,但还没有实际动作,这些奴才都监视着,奴才不能监视的,是那些南疆的土司,他们有人有枪,而且周围全都是族人,就连东厂都插不进去,从外面观察,他们似乎也有动作。”

        “这些小打小闹,都成不了大气候。”

        俩人正在讨论,一个小太监走了进来。

        “陛下,艺部尚书杨慎求见。”

        “让他到正殿等我!”

        嘉靖说完,噗通一声钻进水里,从一丈之外浮出水面,向对面游去。

        看来,免不了一场恶战了,甚至是几场恶战。

        来吧!

        开创盛世,必然要披荆斩浪,朕已经做好了这样的觉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