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179章 新日月

第179章 新日月

        《新日月》期刊的发行,主要存在两个问题,一个是印刷的问题,另外一个就是派送的问题。

        印刷如果采用活字印刷,那字与字之间的间距较大,一张纸也承载不了多少内容,而如果采用刻板印刷,刻一套版的时间又太长,影响期刊的时效,还好有嘉靖的蜡纸油墨印刷法,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但下一个问题,确实无论如何也解决不了的。

        以当时的条件,就算传递最原始的稿件,分发到各地印刷,也需要很长的时间。

        从京城到边远地区,如果采用马驿的话,至少要一两个月。

        对于这个问题,杨慎想借鉴嘉靖清丈土地时发送诏书的方法。

        他想到这个办法的时候,就去拜访了彭占祺,如今的彭占祺,已经不再住在那个骆安家隔壁的小院了。

        他已经在报恩寺园林买了房子,而且是属于第一批交房的五进大院,现在已经搬到那边去了。

        走在报恩寺园林,穿过外围那热闹的建设工地。

        刚踏过一座小桥,杨慎仿佛进入了另外一个天地。

        虽刚过完年,但仍旧可以看到这里梅花朵朵,地上黄草整齐。

        就看路边的这些植物,就可以想象这里是四季有花,甚是美好。

        只可惜,自己家买不起!

        又绕过了一片竹林,杨慎站在一座恢弘的大门前。

        因为彭占祺不是官员,所以他的这个大门只能是黑色的,不过这黑色的亮漆倒也蛮好看的。

        门楣也不能悬彭府,索性用鎏金四个大字:万贯之家,十分豪横。

        “哎呀,杨公子,听说你现在已是尚书大人了,恭喜恭喜。”

        彭占祺听说杨慎要来,早早就等在前院了,大门一响,立刻亲自迎了出来。

        “彭兄好久不见,我这次来啊是有事相求。”

        “尽管说,兄弟的事就是我的事,来人上茶!”彭占祺开心的引着杨慎到那张紫檀大桌前坐下。

        “我在想,可不可以用你们彭氏商社的信鸽,来传递我们的稿件。”

        “这个……”彭占祺为难的摇了摇头。

        “杨尚书,实在抱歉,这个还真办不到,信鸽携带重量有限,就算用蝇头小字,也最多只能带百十来字。而且这东西极其难以驯养,就算彭氏商社现在也不过只有不到百只,每年还都会飞丢不少,您那个,真传不了。”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就再想想办法。”

        这条路也行不通,杨慎真的没有办法了,看来这期刊也只能在京城附近发行了。

        不过彭占祺到为他提供了另外一个思路。

        “杨尚书,我倒是觉得,你可以每个季度精选汇集册发往外地,我商社到可以顺便帮你带过去。”

        这个方法,倒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

        《新日月》的月刊,覆盖京畿附近,七天之内能送到的地方。

        然后精选三期之中,无时效限制的精彩文章,汇编成季刊,由彭氏商社派送。

        虽然彭占祺说是不要钱,但杨慎知道他也不是没有好处赚,运载了朝廷期刊的车队,过关卡之类送是能有些便利。

        也算是一种互惠互利吧。

        《新日月》第一期的期刊,终于在二月二日龙抬头这天,发行了!

        一时之间,京城纸贵。

        上面不但有皇上亲笔题的刊名,还有皇上亲笔写的一篇文章和当朝首辅杨廷和的一篇策论。

        除此之外,还有翰林院几位侍讲的论经之作,以及大明第一才子,大明艺部尚书杨慎的几首诗词。

        当六千册《新日月》出现在京城的各大书店,以及京城周围的时候,瞬间就被抢了一空。

        还有很多人,买了十几二十几册,要带给远方的好友、同窗。

        其中又以嘉靖和杨廷和那两篇针锋相对的文章,最为引人议论。

        嘉靖的作为第一篇。

        主要论述了历史上,土地兼并引发的贫富差距过大,民不聊生,朝廷入不敷出。

        一旦有天灾人祸,朝廷无法对受灾地区进行足够的赈灾,那必然会引起群雄并起,轻则朝廷元气大伤,重则改朝换代。

        而无论如何,受苦受难的,总是底层的百姓。

        而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

        一、由朝廷出面,以低于市价,但高于成本价的价格,赎回所有官田。

        二,从此以后所有田产,只能典租,不得买卖,无主之产收归朝廷,由朝廷重新划拨。

        三,对于陷入临时困难的家庭,可以以田产为抵押,向大明银行贷款,还清本钱即可赎回。

        通过这三条措施,来避免历史的轮回。

        但是要想把官田全都赎回,必然需要大量的资金,而这些钱从哪里来,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增加税收。

        十年、二十年,慢慢的一步步的总会改革完成,最终所有人都会受益。

        而对于那些大地主,失去了购买土地这条生财之路,自然会将大量的钱投入到商业当中。

        从而创造新的环境,进一步发展商业和手工业,将农民从土地上解放出来。

        其实他的这篇文章,完全是在反驳杨廷和的,应该放在第二篇更为合适。

        杨廷和的那篇文章,则在反复强调的是,正是因为有了大量的官田,才能保证了朝廷的税赋。

        如果这些田零星的分布在小农手里,光是每年征收天赋的成本,甚至都会大于所收上来的。

        所以要重视大地主在朝廷财政中的重要意义,要对他们进行支持和保护。

        并以这种乡绅作为衙门的补充,成为中国乡村治理体系,这是几千年来华夏文明的智慧结晶,不能轻易改变。

        两人的这两篇文章,引起了天下学子们,保守派和激进派的激烈讨论。

        甚至有人直接给《新日月》写信,要求在第二期刊登自己的想法。

        那封信写道:“对于这种通过土地,来榨干百姓血肉的行为,我们要表示强烈的谴责和英勇的抗争,我们呼吁皇上,对这些吸血者不要心存仁慈之心,要动用大明的军队,将他们从大明的土地上抹杀!用他们罪恶的血,浇灌自由平等的土地!”

        当《新日月》的首刊和这封信摆在嘉靖的桌面上时。

        嘉靖就说了一句话:“你完全可以在封面和底面上打点广告么,这不就钱来了?我可你老子也能赚点稿费。”

        “陛下,广告是什么,怎么打?”

        “就是给商家宣传么,当然要花钱的,就像朕前一阵宣传园林的那些一样。”

        杨慎不可思议的看着他敬爱的皇上,原来期刊还能这么操作,真是开了眼了!

        不过,这不是他今天来的目的,他今天来是想问问,这封信能不能刊。

        “既然是新日月,那就没有不能刊的,你是怕吓到那些地主们?放心吧,有极左必然有极右。”

        杨慎虽然不知道什么是极左极右,但也能大概明白皇上这话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