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178章 大辩论(三)

第178章 大辩论(三)

        当杨慎看到杨廷和开始坐下来喝奶茶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一丝不妙。

        尽管他立刻就紧张起来,调动所有的思维神经,来准备应对杨廷和接下来的责难,但还是发现有些吃力。

        因为杨廷和接下来缓缓说道。

        “一家之治,在有家规,一国之治,在有国法,依洪武三十年所颁《大明律》及弘治年颁《问刑条例》,告争家财田产,但系五年之上,并虽未及五年,验有亲族写立分书已定,出卖文契是实者,断令照旧管业,不许重分再赎。告词立案不行。

        田产典卖也罢,经官府造册售卖者也罢,均有条例为买者所有。若依你所言,仅凭我等在此一言,皇上点头应允,朝廷便可随意剥夺宅田,那卖田者付出的银两如何计算?朝廷之信如何确立?”

        “……”

        杨慎这下被问住了,理想主义者只想过如何维护公平和正义,如何均贫富。

        可并未想过,就算土地兼并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程度,可这土地兼并也是在大明律规定的情形下,步步发展成这样的。

        就算他们可以依据交易的瑕疵,去让那些典当田产者,依照《问刑条例》去索要钱财,也只是扬汤止沸而已,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可要想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又必须要违背朝廷的律法,这就形成了一个道德悖论。

        刚才杨慎还说要发展商业和手工业,而这个是比土地经济更注重法律和契约信用的行业。

        但要强行均田,那就一定会破坏政府信用。

        那商业和手工业发展的道德土壤将不存在了。

        再往深处想,这就是为什么封建君主制下,难以发展成资本雏形的根本原因。

        因为天下之法,皆出于一人之意志,而人的想法是会随着时间和环境变化的。

        尽管如此,杨慎也还在尝试做最后的挣扎。

        “首辅此言有理,然而我们就能视公平于正义而不见么?如果我们不采取任何变革,贫困和不平等将会进一步加重,直到改朝换代,推倒重来,几千年来莫不是如此啊!”

        “杨尚书,某并不否认应当变革,应当国富,应当减少不平等,但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不平等的,比如你生来就在官宦之家,衣食无忧,而有的人生来就在佃户之家,温饱难求!

        这个问题要解决,但绝不是你这种解决的办法,所以内阁以为当从长计议,不可急于一时!就算如你所言,通过朝廷的强力手段进行了改革,但土地兼并在百年之后仍旧会重来,甚至手段更加高明,到时候又该如何?我们要考虑更加长远……”

        多吃了几年盐的优势,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杨慎一时被驳斥的哑口无言。

        场面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在思考杨慎说的那些东西的可行性,也在思考杨廷和理论里的漏洞。

        可惜,经过他们的深思熟虑,仍旧还是觉得杨慎的这个想法,无解。

        杨廷和的驳斥,无懈可击!

        但这种无解和无懈可击,是拘泥于当时的认知的。

        而这种认知的禁锢,在嘉靖身上并不存在,是时候该由朕亲自下场了。

        “杨阁老,朕觉得我们可以建立补偿制度,既然大明是天下百姓的大明,那由朝廷给予补偿,将土地强制赎回,既能释放出了土地,土地拥有者也得到了应由的补偿,这也不失为一个解决办法。

        就像朕前一段时间改革军屯,也是以增加了将士们的军饷为条件的,目前五大都督府的反馈来看,将士们都非常支持这种方式,甚至连九大边镇都有上疏,想要效仿革新。”

        杨廷和眉头紧锁,尽管杯里的奶茶已经见了底,他仍旧在咬着苇管,慢慢吸着。

        过了足足有一炷香的时间,他才慢慢的放下了杯子,看向嘉靖。

        “陛下所言倒是不失为一种办法,然而陛下有没有想过,要赎回这么多的田地,需要多少银子,当前户部的银两能不能足以在不影响其他开支的前提下,支付这么大一笔额外的银两,据臣所知不能,此为其一,其二既然那些被赎回了土地的人手里又有了钱,陛下以什么办法来阻止,那些人继续购买土地,进入下一次的循环呢?”

        这个问题,实际上是无解的。

        就算是几百年后,嘉靖穿越过来的那个时代,仍旧无法解决财富兼并的问题。

        甚至有人提出了“二八”理论,并被奉为圭臬,后面有发展出了什么“一九理论”、“一九十九理论”。

        关于贫富差距的问题,虽然有人曾经短暂的解决过,但那个短暂的时代很快就结束了。

        证明那只是一种最终的理想,但在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前,那种理想实现不了。

        唯一能做的,也只不过通过二次分配,来尽可能的减少财富差距。

        当下身处大明朝,要解决这个问题,其实还是要靠二次分配,三次分配进行解决。

        而这个就需要提高税收,十五税一远远达不到要进行二次分配的比例。

        根据后世的经验,至少要四税一,甚至二税一,才能有效的削减差距。

        可当前,具备这种高税收的条件么?怕是立刻就会引起民变吧。

        对于这个问题,嘉靖虽然有一套完整的理论,但那套理论如何嵌入到当下的这种历史环境中,他还没有想好其中的几个节点。

        “嗯,这确实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啊,不过这个问题,朕觉得也并非无解。用修啊,朕觉得你们这个艺部,完全可以在这方面发挥点作用,引导天下人一起来讨论嘛,朕就不相信集我大明所有读书人的智慧,还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陛下,这该如何集所有人之智慧?”

        杨慎自己的想法就已经够大胆的了,可他仍旧不敢相信,皇上的想法比他更突破天际的飘。

        集天下读书人的智慧,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场面?

        就算是战国时期,百家争鸣也没有这等波澜壮阔的场面吧。

        “朕觉得,你们艺部可以创建一份刊,每月一次收集天下士子们的来信,选择其中有独到见解的,集中起来装订成册,既可以为朝廷集思广益,又可以通过销售这种期刊,为你们艺部赚取经费么,以后你们艺部的俸禄,也就不用户部给你们解决了。”

        “嗯,皇上这个想法倒是不错,也可以为内阁提供一些新的思路。”杨廷和取得了短暂的胜利,心情美美的,还趁机巩固了一下战果:“我可以为你们先写一篇,名字就叫《大地主对朝廷财政的贡献论》。”

        “朕也要写!”嘉靖总算知道杨慎这股子狂傲,是从哪里遗传的了,决定引导天下学子们一起和保守势力在舆论上进行对抗:“朕要为你这刊题名,并也发一篇,名字就叫《走出历史的循环》。”

        “陛下,这刊名叫什么?”杨慎比较关心这个,由皇上亲自题的刊名,不大卖才不正常,首印至少得一万册。

        嘉靖那书法,当然不能再公众面前提笔画字,他早有准备。

        “新日月!”当众人看到广林捧出那副字来的时候,不约而同的齐声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