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175章 京察

第175章 京察

        正月十五才刚过,嘉靖就迫不及待的召开了御前会议。

        根据嘉靖元年制定的策略,要对京官进行嘉靖二年的京察考核。

        为了表示对这次会议的重视,加上这也是嘉靖二年刚开始就要去办的第一件大事,要搞个开门红。。

        他特意将会议的地方,选到了奉天殿。

        每个京官都感觉到了当年殿试时候的紧张,本以为中了进士就算是上岸了,没想到还得再来一次。

        而且看皇上这个意思,以后每年都要来上这么一次。

        紧张,太紧张了。

        才到丑时天亮还早,已经有很多官员在午门外和东华门外聚集了。

        他们找着熟人,彼此打着招呼。

        “陈兄,这次京察准备的怎么样啊?”

        那边刚从抬杆上下来的官员,连忙摆手。

        “准备什么啊准备,光忙着过年了,那大大小小的上司走下来,都过了初十了,王兄准备的如何?”

        “哎彼此彼此,哪里准备了,你说我们钦天监和富国有什么关系,和土地也根本不沾边啊,这让我怎么准备。”

        “哎,看那边高兄来了,似乎胸有成竹的样子。”

        “哼,草包一个,什么时候他不胸有成竹了,要不是靠着他那个在吏部的哥哥,狗屁不是!”

        ……

        和东华门这边的热热闹闹不同。

        午门外的那些大臣,可不仅仅觉得这是一次考核。

        这很明显是皇上打算接着考核的名义,先进行试探口风,下一步就是真的要进行土地改革了。

        而且跟那些低级京官只需要笔试不同,他们笔试结束之后,还要到乾清宫进行圆桌会议。

        对于他们这些三品以上的大员,要是考核不过,皇上会怎么办?

        这事儿还真没有先例。

        “杨阁老,给您拜个晚年,正旦去你府上祝贺,却连大门都没有进去。”

        户科给事中蒋翰池走到杨廷和身边,小声的打着招呼。

        “哦,准备皇上的考核来着,今年老夫谁也没见,蒋老弟不要介意。”

        “夏公瑾还没有回来?他难道不用参加这次京察?”

        “他在用另外一种方式京察。”杨廷和说完,双手抄在袖中闭上了眼睛。

        这就已经表示不打算再说话了,蒋翰池知趣的退了回去,从杨廷和的回答来看,内阁不合的传闻也不见的是真的。

        卯时刚到,鼓响钟鸣之后,午门的掖门打开,文左武右无声的走了进去。

        没有人说话,只有朝靴踩在地上的刷刷声。

        钟鼓司奏乐,嘉靖登殿,鸿胪寺唱班之后,文武群臣行一拜三扣之礼。

        嘉靖望了一眼四周,微微点头示意,所有人都肃静下来。

        “今天,根据去年拟定的京察流程,已经告诉过你们了。”

        嘉靖的声音庄重且坚定。

        “朕在这里陪着你们,限时两个时辰,凡有理有据,条理清晰者,皆优,奖俸禄翻倍,择优提官,二者仅有其一者,算是勉强合格,继续努力,凡两者皆无者,罚俸一年,由吏部记录在案,明年考核仍旧为差者,去国子监重新学习,合格后等候补缺。”

        因为这次礼部的官员也要全部参加京察,所以就由锦衣卫暂时充当考务。

        纵向一百,横向二十张桌子,早已经摆放在奉天殿前的空地上。

        近两千京官,全都参与了本次的京察,而且监考的都是荷枪实弹,看起来就杀气腾腾的锦衣卫。

        刚才东华门外,俩人交谈提到的那个姓高的草包,坐在桌子前抓耳挠腮半个时辰,愣是一个字都没有写出来。

        最后忍不住偷偷的转头向旁边看去,恰巧落入嘉靖的眼睛里。

        “那个,第二列第十四排,拖出去!”

        “第四列,第六十二排,拖出去!”

        ……

        有了那几个前车之鉴,两个桌子之间,间隔不过只有一尺,也没有人再敢交头接耳。

        司礼监的二十个小太监们,各自守在一列前面,有交卷的牝由他们读一遍,语句通顺者再递上来,由嘉靖亲自审阅。

        连他们都通过不了的,直接就被判为了差。

        到了午时,那真是几家欢乐几家愁。

        得了中的如释负重,相互招呼着要去庆祝一番去了。

        得了差的,则一个个像是霜打了的茄子,垂头丧气,怕死了明年要是再是个差可怎么办?

        不但没有俸禄,还要去国子监跟那些年轻的监生一起学习,丢死个人了。

        不过得了差的毕竟是少数,大部分的还都是得了中的,真正得了优的却也极少。

        除了那些确实有水平的内阁、尚书、给事中外,也就是几个御史和零星的京官。

        这些所有得了优的,全都要留下来参皮接下来的圆桌会议。

        对于那些小京官来说,这是一个机会,一个让皇上认识自己,以达圣闻的机会。

        嘉靖对这件事,也展现出了前所未有的重视。

        原本乾清宫的圆桌周围,也只有三十来张椅子,除了内阁、司礼监、尚书和都御史,给事中之外,也没有其他人的位置。

        今天为了这个会议,嘉靖特意让人在外围又加了一圈椅子,以容纳那些得了优的京官们参与到这场大讨论中来。

        这次涉及大明国运的全议。

        跟以往的惯例一样,每个人的面前都摆放着点心水果。

        旁边的炉子上,那个硕大的铜壶,咕嘟咕嘟的冒着热气,煮的滚烫的奶茶,无限量供应。

        “陛下,人都到齐了,可以开始了。”

        嘉靖看着面前的所有人,在他的右手边第二位还空着一个位置,那个本应该是属于夏言的位子。

        “今天这次大讨论,朕还想请另外一个人参加。把杨公子杨慎也请来吧。”

        杨廷和好像没有听见一样,坐在椅子上没动,眼睛飞快的眨动了几下。

        这眨眼的时间,他的脑子里已经闪过了无数种可能,皇上这是又要打什么牌?

        为什么要杨慎参加,他现在正在修的《武宗实录》,难道皇上又要从武宗身上做文章?

        不能,按说皇上现在应该尽最大的可能,不提武宗的事,能回避就回避的。

        那又是为了什么呢?

        “陛下,他不过是一个翰林院修撰,不懂这些事情。”

        “哦?都说知子莫若父,我看杨阁老对自己这儿子还不是很了解么!”

        嘉靖向身后招手,广林立刻送上来一本册子,恭敬的放到杨廷和跟前。

        “看看,这都是那些年轻人讨论的东西,朕亲耳听了,亲眼看了,有些问题啊,比在做的诸位,讨论的还要深刻,还要尖锐啊。

        我们不要觉得年轻人就一定经验不够丰富,做出的判断和想法就一定是不够深思熟虑的,朕看有些事情,恰恰就不需要深思熟虑才是更好的。

        干什么事都想这个想那个,顾东顾西的,那就是什么事也不要做了。”

        “朕想让杨慎来,不仅仅是请了他一个人啊,朕请的是一个年轻人的代表,咱们也要听听年轻人的声音么,毕竟大明的将来,还是属于这些年轻人的,诸位说是不是?”

        谁敢说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