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171章 魏彬回忆录

第171章 魏彬回忆录

        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寒冬腊月。

        百无聊赖的坐在屋子里,望着窗外忙碌的人群,魏彬多少感觉到有些无聊。

        起身往面前的火盆中添了几块木炭,多少算是在心理上有个安慰。

        四敞大开的门,寒风呼啸,这点木炭也提供不了多少温暖。

        他转身,正要去把门关上,一个身穿黑布棉袄的汉子,双手抄在袖子里,用肩膀顶开门,挤了进来。

        “魏公公,十七号院今天上梁,我来取张红纸,五个铜钱,还有一根梁木。”

        “十七号院……”

        魏彬转身慢悠悠地走回到那张破桌子后面,从旁边一大摞材料里翻找出十七号院,查看了片刻。

        “十七号院是杜组长的那个?”

        “对,就是我杜孝仁,你这老头记性越来越不好了,我前两天还给你带饺子吃了,你忘了?”

        “哦……想起来了,你四闺女过满月,包的饺子。”

        说话的空档,魏彬已经确认完了进度,拉开抽屉取出了一串用红绳串起来的铜钱,又从旁边的柜子上抱下那摞红纸,抽出来一张,提笔写下上梁大吉四个金字,吹了吹交给杜孝仁。

        “梁木在隔壁仓库,我给你写个条,你去取。”

        “好嘞,您休息着吧,别出来了,我走的时候给您关上房门。”

        杜组长走了之后,魏彬裹紧了衣服,把双手抄在袖子里,继续靠在椅子上假寐。

        到这工地上看仓库,实际上也没有多少事干。

        就像刚才这样领物资的事,一天最多也就是能发生个七八次的样子,更像是个养老的好地方。

        回想自己的一生,很小的时候就进入了宫里,吃了多少别人不能吃的苦,受了多少老太监的欺凌,才终于一步步爬到了顶端。

        这辈子啊,也确实做了不少亏心事。

        但他不后悔,如果当时不那么做,他就是一个死了都没人在意的小太监,甚至都活不到现在。

        不后悔归不后悔,但内心还是有些愧疚的。

        特别是费宏这个人,当年费宏被罢官,他也起了些作用。

        时过境迁,现在费宏是城建局的局长,对自己却多有照顾,谁还没有良心呢。

        只是有些时候,形势所迫,良心暂时的被藏起来了而已,现在又重新回到了腔子里。

        再想想那些和自己一样,曾经在宫里风光一时的太监们。

        似乎自己还算是有个不错的归宿,总好过谷大用去康陵奉香去了。

        按说自己所做的那些事啊,在自己失势以后,光那些大臣的折子,都足够压死自己的了。

        可皇上硬是替自己抗了下来,把自己安排到了这里。

        按说,自己和皇上并没有什么交情,皇上却如此宽厚仁慈。

        经过费宏和皇上这些事,怎么能让魏彬不从内心感到愧疚呢?

        可愧疚归愧疚,他又能做些什么呢?

        回报费宏的,那就是老老实实,认认真真管好这些仓库的物资罢了。

        但自己又如何回报皇上的厚恩?

        魏彬的思绪飘荡着,外面的风声,吹过门缝发出尖锐的呼啸。

        风中还夹杂着那些工地上的工人们整齐的号子声,斧锛修整木头发出的砰砰声,上梁放炮时的噼里啪啦声。

        好像那道门,隔开了两个世界。

        外面是一片生机勃勃,门内却是暮气沉沉。

        魏彬翻看着手里的册子,十七号院……十七号院竟然是太监丘聚的院子。

        这个丘聚他熟啊,曾经也是八虎之一,做的恶只会比自己多,不会比自己少。

        而如今这个丘聚,正因为不是司礼监的大太监之一,竟然成了漏网之鱼。

        如今在宫里虽然低调,但在宫外还是很高调的。

        魏彬突然就有了一个想法,一个能够回报皇帝大恩的办法。

        他想到这里,便俯身从桌子下面抽出了一沓没用的草纸。

        写回忆录。

        反正在这里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将自己知道的那些太监往事全都写下来,也好让皇上知道,这皇宫里还有多少太监,没有得到他们应得的下场。

        魏彬曾经作为司礼监的大太监,对于那些太监私底下做的事,那是清清楚楚,甚至他们每个人收的每一笔银子,都逃不过司礼监的眼睛。

        自从有了这个想法,魏彬就没日没夜的开始写,从大太监谷大用开始,每个人都写了下来。

        等开始动笔了,他才发现这件事并不容易。

        首先就是自己的记性,似乎真的随着年龄的增大而在退却。

        有时候一件小事,往往要想很久才能想起来。

        甚至有的时候,半夜睡觉时迷迷糊糊,突然记起了某件事,便赶紧披衣起床,掌灯写下来。

        他突然记起来了,好像那天杜组长送来的十个饺子,是白菜馅的。

        其次是体力大不如前了,提笔最多能写半个时辰,就得休息很久。

        对自己记忆衰退和体力的恐慌,促使着魏彬更加着急的想要把这份回忆录,赶紧写出来。

        他真怕再过些日子,那些事都不记得了,也写不了了。

        近一个月的时间,魏彬前前后后写了二百多张草纸,把他能够想到的事情,总算全都写了下来。

        他抱着这一大摞的纸,到了费宏的住处。

        “费局长,马上就到正旦了,我也没什么礼物能够送给你,这份回忆就由你呈交给皇上吧。”

        费宏刚开始还没当回事,这个皇家园林的工地,就够他忙的了。

        对于正旦还有几天了,他都没有过多的关心。

        原本想翻看几眼做做样子,把魏彬打发走就是了。

        可当他翻看了几页之后,忍不住站了起来,又连看了几页,赶紧将那本册子合上了。

        “魏公公,你这可是大大的功劳啊!”

        “嗯?”

        “没事!”费宏赶紧把话又忍了回去。

        他怎么能把皇上从上半年开始,就在想办法抓住那些太监的实证在发愁,如果告诉了魏彬,对于他们这种主动自首的,那不是一个大大的打击?

        虽然内帑的账,早就显示这些太监在正德年间及以前就贪贿了天量的银子,但却苦于没有实证,所以一直拖到现在,也没有处理。

        按照嘉靖的想法,等到园林正式交付的时候,以那些太监哪里来的钱买院子为突破口,去对那些太监进行清算。

        现在,魏彬的这份回忆录,无疑为嘉靖送上了一把剑,一把清理那些太监的剑。

        “魏公公,这么大的功劳,怎么能由我来转呈!”

        费宏绕过桌子,抓起魏彬的的手。

        “我这就让人备车,我们一起去面见圣上,由你自己亲自将这份回忆录,送给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