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170章 论天下

第170章 论天下

        东厂太监在广林的引导下进来的时候,乾清宫议会刚开完了没多久。

        嘉靖正要休息,看了一眼字条之后,立刻就让广林找来一身便装换上,从光禄寺要了辆买菜的车,从小门混了出去,直奔芳林诗社。

        这里跟上次来的时候,没有多大变化。

        只是到了这里,嘉靖忽然又想起万寒霜来,也不知道她现在在西北怎么样。

        四个太监见嘉靖来了,连忙让出上位。

        “开始了?”

        “马上开始,杨慎刚刚说完开场。”

        “今天他们的议题是什么?”

        “好像是什么……言之无罪还是言之有罪,还有什么大明是艘什么船,奴才不懂。”

        嘉靖一听,这群家伙谈论的还挺前卫,在任何一个封建社会,随便说话都是有罪的啊。

        虽然他不提倡因言获罪,但当下的教育普及情况,还是不能让这些人随便乱讲的好。

        历史上多少次农民造反,多少山寨土匪,都有这些读过些书,又官场失意之人的影子。

        可大明是船?他们讨论的这是什么玩意?

        “听他们说!”

        嘉靖坐下,让人送上来几坛酒,边喝边听。

        只听一个应该是很年轻的士子,最先开炮。

        “杨公子,孟子曰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为何皇上做的事就不能说?”

        “此君差已,若问为何,当先知何为,皇上做的事什么时候不能说了?”

        嘉靖听到这里,忍不住就要拍大腿,这个杨慎啊,真是早生了几百年。

        要是晚生几百年,定然是某乎大佬,连先问是不是,再问为什么这种话都能说出来。

        “好,既然有杨公子所言,那我就要说说这皇上登基之后所做之事!”

        那人脚步甚重,踩的地板嘣嘣直响,似乎是在边走边说。

        “这皇上登基第一件事,便是将献王迎入太庙!”

        四大太监立刻把目光望向嘉靖,果然已经脸黑如锅底。

        “此事虽经过朝臣议论,多少人挨了廷杖,已既成事实,然而……”

        “然而什么,你想陷陛下于不孝不仁之地么?”此时有人打断了那个士子说话,“你就没有爹娘,你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眼看又要吵成一团,杨慎立刻站了出来。

        “这位兄台,杨某正是挨了廷杖者之一!”

        这“军功章”一亮出来,立刻就压住了场面。

        “杨某日后也曾自省,此事圣上做的对,若非如此则不能正法统,若非如此则不能革旧弊,若非如此则不能开新貌,昔日正德皇帝十六载,宦官专权,群臣自危,若陛下自正德以顺,虽有去弊之心,然掣肘自多,兄台自问,是想在正德朝为官,还是想在当朝为官?”

        嘉靖听完这段,都忍不住要为杨慎鼓掌了。

        “杨公子既然如此说,孙某姑且认为圣上确实如此所想,而非私心。

        那且问杨公子。圣上所做第二件事,将团营兵丁,遣入什么大明重工集团,一年要拿十四五两银子,而一个四品官员,一年俸禄不过二十四石,三品官员也不过才二十六石,折合银子十三两,如此以来读书何用?为官何用?”

        嘉靖很想听听杨慎会怎么说,可杨慎还没说话,就另外有人站了出来。

        “这位孙兄,某且问你,为何当官?”

        “当然是为民请命,为陛下分忧!忠君报国,建功立业!”

        “冠冕堂皇,我看你是为了光宗耀祖,封妻荫子,趁机发财。”

        “你少血口喷人。”

        “那请问孙兄,为何只看到银子,而为看到百姓之苦,陛下之忧呢?”

        “我……我这是在为天下读书人争取,你不是读书人否?我们寒窗苦读数十载,为何生活还不如一天书未读的?长此以往,谁还读书,都去搬砖挖矿算了!”

        “那你尽可去,没人拦着你脱下这身锦衣。”

        听到这里,若不是鲍忠和黄锦四人拦着,嘉靖都想亲自下场辩论了。

        还好有杨慎,这个渐渐成为了自己死忠粉的天下第一才子。

        果然杨慎再一次说出了嘉靖的心声。

        “孙兄的这个想法,是不是诸位心里都有?”

        嘉靖虽然看不见,但也能想象的到上面一群人在点头,表示认同。

        “既然诸位都这么想,那杨某作为正德六年的状元,说说自己的想法。”

        那状元总比你们这些二甲的、三甲的,甚至都没甲的强吧,杨慎再次凡尔赛的压住了场。

        “诸位只看到那些人赚到了银子,却没有看到他们在你们有下人扇着扇子的时候流的汗,没有看到你们吃这庖厨做的菜时,他们在匆匆啃着干饼子,当你们在悠闲小憩时,他们在烈日下吃苦,此为其一。

        你们只看到了他们挣十四五两银子,而你们有人不过是七品县丞,只能赚七石的俸禄,折不到四两,可你们没有看到大明还有三千多万人,一年连二两银子也赚不到,此为其二。

        你们对自己寒窗苦读十余载,如果两袖清风,仅能维持温饱不满,我却知道,同样是寒窗苦读十几载,有个祖济源现在在大明银行,正德十六年才干了不到一季,就发了三十多两银子,你们也大可以去,此为其三。”

        杨慎说道这里,暂时停顿了好久。

        嘉靖猜测,可能上面专门有人在记载这场谈话。

        过了很长一会儿,杨慎又继续说了下去。

        “今天的殿试,杨某作为翰林纂修,有幸旁观,不知诸位发现没有,本次殿试不再局限策论,诸位日后若真有才,大有可以施展的天地。”

        杨慎说到这里,引来士子们的一片喝彩叫好之声。

        “既然杨公子说道今日殿试……”

        楼上继续又下一个问题,进行了一番争吵。

        嘉靖没有再听下去,通过这一会儿的辩论,他内心感到非常开心。

        辩论了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大明的士子们,开始思考朝廷的政策利弊,开始敢于公开讨论大明的发展方向。

        这是一个好的开端,要将这个开端保持下去。

        那些士子们的口无遮拦,不足以让他生气,杨慎的理解,让他多少有些欣慰。

        但更重要的,嘉靖通过这件事,已经想到了一个更好的主意。

        大明,将会成为前所未有的开放的大明,人人可以论政的大明。

        给他们说话的渠道,总好过他们随处乱说,煽动民意。

        “把今日辩论内容,整理成册,三日之后呈上来。”

        嘉靖要来纸笔,写下这行字,让侍女交给杨慎后,自己就带着四大太监换个安静的地方喝酒去了。

        至于杨慎看到这字之后会有什么反应。

        朕,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