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168章 民主萌芽

第168章 民主萌芽

        断臂求生、大刀阔斧。

        嘉靖听到这个词,差点以为当下不是嘉靖朝,而是已经到了崇祯朝了。

        大明虽然有些问题,而且也确实积疴颇深,但还没到了需要断臂求生的程度。

        嘉靖所做的一切也并不仅仅是拯救大明,而是要把大明打造成三头六臂的大明,不是独臂残喘的大明。

        至于这个大刀阔斧么,就差了点力度,嘉靖要的是天翻地覆!

        “好吧,那你就说说,怎么个改革法?”

        “改者,旧的可用的部分,予以改良,革者,旧的糟粕,予以革除。”

        徐阶先是说了几句废话,同时脑子中在飞快的组织着词语,该怎么圆下去。

        “学生以为,京察应改,类似科举,每个官员对朝廷方针政策进行策论,由内阁及陛下钦定上中下者,上者奖,中者勉,差者罚。

        地方官员,则应当革新,从太祖旧制取学校、田野、户口、赋役、讼狱、盗贼七项为主,陛下和内阁再根据朝廷需要,新增一至两项,按照相应比重制定标准,由百姓进行评判,同样分上中下三者也。”

        徐阶这番话说完,整个乾清宫安静了很长时间。

        就连嘉靖也只是斜靠在椅子上,端着奶茶,嘴里咬着苇管半天没动。

        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更没有人敢打断皇上的思考。

        徐阶更是不知道自己说的这话,是好还是不好,怎么皇上不喜不怒的,内心突突不停。

        嘉靖平静的表面之下,内心同样是山呼海啸的。

        当下是什么时候?是大明朝,是封建主义社会。

        虽然唐朝就出现了什么君为舟,民为水的说法。

        也有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天就是民的说法。

        但是却没有任何一个封建朝代,任何一个封建君王,真正的把百姓当成和自己平等的人.

        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天下所有人都只是皇帝的私有财产罢了。

        徐阶这番理论,虽然出发点是由不是官场的人对官员进行考评。

        但是却无意之中,触及到了民主,触及到了平等,触及到了自由。

        或许,正是因为他来自于资本相对发达的南直隶松江府,所以思想上才会有这种意识的萌芽。

        这个想法,不能说是不正确。

        只能说在当前改革没有完成之前,资本还没有发展之前的封建社会里,是没有民主的土壤的。

        就算再优秀的种子,没有合适的土壤,结局也必然是枯萎。

        反而不如让它慢慢的经过冬天的休眠,在春天的时候再慢慢生根发芽。

        “天真,幼稚!”

        良久之后,嘉靖突然开口说出的这两个词,当场就把徐阶吓尿了。

        是真的尿了,从大清早上开始就准备殿试,殿试完了就是开榜,开完榜就进了这乾清宫。

        本来没喝水也就罢了,又贪图美味喝了一大杯的奶茶。

        现在全身的肌肉一收缩,当然一泻千里。

        嘉靖捂着鼻子挥手道:“好了,大伙先休息休息吧,去朕给你们准备的浴汤里泡一泡,回来我们再继续。”

        话音刚落,杨廷和等人就轻车熟路的谢恩跑了。

        最近没怎么进乾清宫议事,都好久没能享受到皇家浴池的待遇了。

        姚涞和王教俩人还以为,因为徐阶的原因皇上生气了,所以三人坐在那里半天没敢动。

        还是严嵩走到半道又折返了回来,绘声绘色的跟他们讲了讲乾清宫议事的福利待遇,三人才跟着去了。

        在广林打扫地面,点起香炉的时候。

        嘉靖也在思考刚才徐阶说的那番话,他的这种想法虽然不可行,但却也有着它的进步意义。

        那如何将这种进步意义,进行改良让它适合封建社会的环境呢?

        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的区别是什么?

        除了生产力和生产资源的区别,这个是无法短时间进行改变的。

        那就是社会制度的不同,封建社会是君主专制统治和集权,那就要在这上面做做文章。

        足足一个时辰之后,换上了柔软纱袍的几个,面色红润的回来了。

        很明显新科进士还有点不太适应,坐的笔直,还不断扯着身上的袍子。

        但杨廷和等人,已经熟练的自己续了杯奶茶,悠哉的坐在椅子上,精神饱满的准备讨论了。

        “严嵩,你来说说,徐阶这个方案为什么天真、幼稚?”

        严嵩是谁?

        严嵩那就是皇帝的贴心小棉袄,陛下肚子里的蛔虫。

        他刚才泡澡的时候,就已经思考过这个问题,早就想好了应对的措辞。

        “徐阶啊,陛下的意思是京察尚可,但对地方官员的考察,你有没有想过这样一个问题。

        那些百姓是靠什么活着?小部分是靠种自己的地,大部分的是靠给地主种地,那他们对官员的评论,又如何保证客观公正呢?

        他们的评判,无非就是官员自己的评判,就是那些地主的评判。

        如此以来,只会是地方官员和当地豪绅沆瀣一气,欺瞒朝廷,长此以往,则豪绅愈富,则朝廷愈贫。

        汉末之乱,祸不远矣,懂了没有?”

        为什么说是汉末之乱呢?因为国恒以弱丧,而汉以强亡。

        这个强,并不是因为汉朝国力太强而灭亡,而是因为朝廷的力量,不足以压制地方豪强的力量。

        群雄并起,架空朝廷,挟天子以令诸侯,则天下乱,万民苦。

        徐阶刚学着那些老臣的样子,给自己续了一杯奶茶,正准备喝,还没到嘴里呢,就吓的赶紧跪到了地上。

        “学生所言有欠思虑,还望陛下恕罪。”

        “起来吧。”嘉靖让他起来坐下:“朕之所以和各位平起平坐在这里,还提供了这么舒适温馨的环境,就是想让各位不要有什么心理压力,畅所欲言,俗话说的好,三个臭皮匠还顶一个诸葛亮呢,更何况在坐的都有孔明之才。”

        这番话说的三位新科进士,环顾四周,好生羡慕,只是可惜以后就没机会进这里了。

        要是以后也能够成为六部尚书,成为内阁大学士,总来这里该有多好。

        “这个问题,朕刚才也想了一下,其实也不是完全一无是处,还是有取去之处的。”

        嘉靖环视众人,最后停留在吏部尚书杨旦的身上。

        “对于地方官员的考核,朕以为可以由吏部和检校共同完成,替代百姓么,杨尚书以为呢?”

        吏部,代表了朝廷官员体系,检校,代表了皇权。

        由这两者共同考核,既能保证了专业,又能保证了公正。

        但唯一的问题,就在于那些大臣们会不会以为检校的权力太大了,皇权和官僚的天平又发生了倾斜。

        杨廷和还在琢磨,怎么用让嘉靖更能接受的方式,来限制检校的权力,以抑制皇权的时候。

        杨旦却直接表态了:“臣以为陛下思虑周全,此法最合适不过。”

        因为这个改革,无疑是增加了户部的权利,户部从审核权变成了考核权。

        他这一说话,差点把杨廷和给气死。

        多少人共同努力,好不容易削弱了个东厂,现在检校却又崛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