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166章 开榜

第166章 开榜

        紫禁城外,那些早就出来的进士们,等着最后的放榜。

        这些都已经是新科进士,早早就去国子监领了进士服穿在身上,等着张榜。

        要能进一甲,那就是祖上八辈积德了,能进二甲就踏入了飞黄腾达的门槛,三甲么,就稍微差一点了。

        二百多个蓝衣圆领黑腰带的进士们,焦急的等待着决定命运的时刻。

        “这位兄台,你出来的时候,里面还有几个人?”

        “没有了,就只有一个叫徐阶的。”

        “哦?那他怎么还没出来,这都快半个时辰了!”

        众人盯着大门议论着,心态越发着急。

        “王兄我感觉你一定能高中一甲!”

        这吵吵嚷嚷中,猛然传出来这么一句,引起了众多进士们的强烈不满。

        大家都是进士,一甲总共就三个名额,凭什么你就一定能高中,这是看不起谁呢?

        “哎,焦兄啊,我可让你害惨了。”在众人要吃人的眼光总,王教连连摇头:“我本来是准备一篇策论的,可你非得把我拉上去说什么旁门左道,而且我还就说了几句话,哎,怕是能进二甲就烧高香了。”

        嗯,这还差不多……

        众人听到王教这番说辞,满意的转回头继续与身边的人讨论起来了。

        直到下午申时,随着熟悉的鼓乐响起,场面立刻安静下来,所有人的心顿时揪紧。

        嘉靖在司礼监大太监张佐,和本次殿试的主读题官杨廷和的陪伴下,迈着轻快的步伐出现在众人面前。

        然后由杨廷和开始宣读。

        “皇恩浩荡,开科取士,嘉靖元年恩科,钦赐一甲进士及第三人,二甲进士出身六十八人,三甲同进士出身一百三十六人!”

        有人在袖子里偷偷掐算着手指头,有九个倒霉蛋因为晕倒,到手的进士没了。

        杨廷和说完,又有鸿胪寺官员将他说的话再高唱一遍,声音洪亮地传递到每个人的耳朵里。

        “第一甲,第一名,姚涞!”

        姚涞?

        新科进士们立刻左右转头,寻找看看本科的新科状元,长什么样子。

        更有同组的人立刻就开始小声传递姚涞的答题是什么。

        “什么,是边防和海运?”

        “这么危险的题都敢说,这个姚涞不愧是官二代,要咱们可不敢碰这么敏感的话题。”

        “是啊,要是普通人,碰了必死啊。”

        “快别酸了,你们要是谁能像人家姚涞那样,把海岸线和边防的每个细节都记在脑子里,保证你也能进一甲。”

        “呸,你就是个姚涞的狗腿子!他姚涞放个屁你都觉得香。”

        站在众进士跟前的鸿胪寺官员,再次重复了一遍:“第一甲,第一名,姚涞!”

        姚涞才在众人的拥簇中走上前来,在羡慕的目光中被簪上一对象征状元身份的红花。

        由鸿胪寺官员指挥着,到嘉靖面前行叩拜大礼,然后到旁边的月台站定。

        杨廷和继续唱榜眼。

        “第一甲,第二名,王教!”

        “王教?是不是刚才说他能进一甲那家伙?”

        这下众进士们没有左右寻找,立刻就把目光锁定在了王教和焦煜身上,毕竟他们也不认识俩人那个是王教。

        “这家伙还真进了一甲啊,他的策论是什么?”

        “什么策论,他就没答策论,听说是弄了个什么小孩玩滑车的玩意。”

        “我滴个娘哎,这都能行?我还在陛下面前改进了独轮车呢,要论实用不比他强?”

        “你那个算什么,我发现的是点石成金之术,可惜皇上没让我当场演示就把我赶出来了!”

        “哇,那兄台还考什么进士,是觉得回家数金子手太累么?”

        “你这是什么意思?能不能对你不了解的事有点敬畏之心?”

        在那些进士们酸溜溜的对话中,王教也被焦煜推着走出人群,由鸿胪寺官员帮着簪上榜眼红花。

        上前谢恩后去月台等着了。

        “第一甲,第三名,徐阶!”

        杨廷和唱完徐阶的名字,众人都惊呆了。

        因为这第一甲第三名,身上的进士服都被撕的一条条的,衣不遮体了。

        脸上鼻青脸肿,嘴歪眼斜的从后面走了出来。

        “……”

        “今年的恩科,不是文试?”

        “是啊,没听说还可以考武科啊。”

        “这个徐阶,莫非是个武探花?”

        “去你的,你说的那个是李寻欢,再说人家李寻欢也是文探花。”

        “早知道,我进去之后也打一套七郎八卦拳就好了,总好过磕磕巴巴说了一段我自个也不知道是什么的玩意。”

        “去吧,你得有那个胆量,没看到六部尚书四个都是黑眼圈么,你敢下这么狠的手?”

        “那还是算了,就算同进士也行。”

        徐阶像只打胜了的大公鸡,趾高气扬的戴花谢恩,然后自豪地站到了姚涞的右手边。

        后面的二甲和三甲就没有这种殊荣了,自己去看榜单就可以了。

        原本按照以往的惯例,一甲三名,是要经过午门的中门出宫,然后骑马巡游京城的。

        这是他们人生的巅峰时刻,除了皇帝外,也只有一甲三名可以从这午门走上一趟。

        但今天,却是个例外。

        嘉靖当然不能剥夺他们这光辉的时刻,还让他们走了两次!却少了游街的环节。

        “一甲三鼎,自午门出,后自午门入,然后到乾清宫议事。”

        张佐亲自引领这三个人,在二百来进士嘴角流着酸水的目光中,慢慢悠悠的从中门走了出去。

        然后又从侧门走了进来。

        这说明什么?对礼仪清楚的人都羡慕完了。

        只有在极其重要的朝会时,三品以上大员才能从午门侧门进,其他的官员只能去走东华门。

        让这三个人从这里进来,说明当今皇上立刻就定了这三个人的官职。

        至少是三品!

        要搁在以前,就算是状元,也得先去翰林院从从六品的翰林院修撰开始干起。

        当今皇上,真是选了人立刻就能用啊。

        早知道今年就不参加会试了,等下一科好好准备准备,直接冲一甲多好。

        这嘉靖元年的恩科,一甲的含权量明显要高很多啊。

        吃了一顿鸿胪寺明显山西老陈醋放多了的饭菜后,那些进士们和文武大臣,各回各家去了。

        姚涞等三人,和六部尚书及内阁二人,则跟着嘉靖回了乾清宫。

        准备接下来的高层议事。

        “今年的科举,只是一次试验,效果还不错,但也还有不少问题。”嘉靖等人都坐下了,开口就直奔主题。

        【作者题外话】:本书到这里,已经基本上快四十万字了,大家有目共睹,作者这近两个月来,没有一天断更,没有一天少更,还偶尔有加更,银票每天都会刷新,不投也浪费了,还希望各位能够支持一下,哪怕一张也好,本书因为某些原因,当然百分之百不会烂尾、太监。发个评论、打个卡,也是举手之劳,借助本章,恭祝各位事业有成,金榜题名,今天还会有满一千银票的加更,稍后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