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165章 这才是应有的模样

第165章 这才是应有的模样

        “你叫姚涞?”

        嘉靖声音低沉,让姚涞更感觉倒一种强大的威压,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还好杨廷和和姚涞之父延绥巡抚姚镆相熟,这个姚涞和杨慎关系也很好,连忙上前打了个圆场。

        “回陛下,此乃姚镆之子姚涞,受其父影响对边防多有关注,因此出次无心之言,还望陛下赎罪。”

        杨廷和也没想到,有人想死谁也拦不住。

        姚涞这会儿来了精神,昂首直视御阶,大声说道:“不,这是我多年心得,大明只有稳边关,强海运,才能更加强盛。”

        “维东!”杨廷和低声呵斥。

        “杨阁老不必担心,朕今日说了畅所欲言,那就言之无罪。”

        嘉靖认真的看了姚涞几眼,三十多岁,四方脸盘,看起来倒是一幅稳重的样子。

        “你也下去吧,召第十八组进殿。”

        再后面几组,也都没什么意思,看的嘉靖都有些饿了。

        偶尔有几个让人稍微眼前一亮的,也就仅仅是一亮而已,听起来辞藻华丽,实则细品一包糟糠。

        看来这排在后面的还是占点优势,下次再科举的时候,得让这些小组同时进行。

        眼看还有最后一组了,嘉靖还是没有听到心心念念的徐阶的名字。

        徐阶在历史上的名声并不是太好,是王守仁举荐的当下江浙总督聂豹的弟子,也算是心学门人。

        此人多少也有些才能,但嘉靖看好他的,却不是历史上他在内阁时的表现,而是看好了他在还没有被权欲蒙蔽了心时所做的事。

        现在的徐阶,还正是一块可以琢磨的好璞。

        终于,到了最后一组,各自报上名号籍贯之后,嘉靖才终于看见了徐阶。

        那个身材瘦小,浓眉大眼的年轻人。

        强忍着看完了前面几个人的表演之后,终于轮到了压轴的徐阶。

        “徐阶,你有什么想对朕说的?”

        满朝文武顿时为之震惊。

        全场二百多人,这是唯一一个皇上主动打招呼的。

        黑幕!

        本次科举有黑幕,皇上就是幕后黑手!

        当场很多人就冒出了一个念头,一定是王守仁在背后为他的门人说了话。

        必须要上疏,要劝谏,要阻止这股不正之风!

        要取消徐阶的进士资格……算了,这一条划掉,现在自称心学门人的人太多了,开罪不起。

        但是,很快徐阶接下来的表现,就狠狠的打了他们的脸。

        不是装逼意义上的打脸,而是实际意义上的打脸。

        “陛下,学生去年进京,有幸一睹西华门皇榜,彼时皇上为盈国库,将满朝欠钱之人予以公示,深得民心。”

        嘘——

        群臣有先入为主的印象,顿时低声嘘成一片,拍马屁!

        万没想到徐阶这只是个引子,听到刚才的嘘声,立刻就进行了反击。

        “当时学生仔细研读过皇榜上的名字,今日在堂的大臣,十之八九榜上有名。

        学生以为,借钱不还实为无信,陛下虽宽宏大量不予追究,但不表明今天在这里的诸位,就可以心安理得的当这件事没发生过。”

        那些借钱的人,经过他这一提醒,都想起了当日迫切还钱的囧境。

        徐阶这相当于狠狠的一巴掌,扇在众人的左脸上,引来一阵仇视的目光。

        但徐阶环视左右,脸上堆笑,似乎在说别急,还有更狠的一巴掌,赶紧把右脸亮出来。

        只听他接着说道。

        “学生以为,今日这场殿试别开生面,实乃陛下不拘一格降人才,然仅此一场考试,便可决定一人的余生,合理么?”

        嘉靖听的津津有味,心想这话竟然是从你徐阶嘴里说出来的。

        真不知道历史上那个变了初心的徐阶,当年殿试的时候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想法。

        “是故,学生以为,在做诸公,上至首辅,下至县令,都应参加三年一次的考核,能者上,不能者下。”

        “徐阶,这里是奉天殿,不是你胡言乱语的地方,吏部每三年都会对在京官员进行考满,就算是京外五品以下官员,也有当地布政司考核交由吏部复审,你刚才说的那段话是什么意思?”

        吏部尚书杨旦听不下去了,说官员没有考核,这简直就是否定了吏部的工作。

        “杨大人,考满是如何考的?”

        “当然是依太祖旧制。”

        “依太祖旧制?太祖旧制对官员的考核为‘六事’,即学校、田野、户口、赋役、讼狱、盗贼。地方官围绕“六事”施政,也据此考核。然当下之考满是什么?仅考资历如何,何人门生,上下打点,虽有能者资历浅而不能上,虽有强者无依附而不能升,虽有能干事者不善人情而不能提,你有脸在这里口口声声说什么依太祖旧制?依此选上来的诸位,有多少是尸餐素位之辈?你们有何颜面站在这里?”

        啪,这是抡圆了胳膊抽右脸。

        “徐阶,你满口胡言,看我不撕烂你这张嘴。”

        “老贼,凭你这大腹便便,一看就是奸贼!”

        吵闹间,两人已经打作一团,那些上去拉架的也都是拳打脚踢。

        自诩为心学门生的,借着拉架的名号,对着杨旦一顿黑拳。

        那些早就看徐阶不惯的,也打着拉架的旗号,频频对徐阶出黑脚。

        把嘉靖看的心惊肉跳,真怕把那些老家伙给打坏了。

        穿越前只在电视上见过某些国家的议会会打成一团,也在电视剧里见过大明有这种朝风。

        果然在大明当官,不但得能说,还得能打。

        这才是大明朝堂应该有的生机勃勃的样子么。

        嘉靖也不慌,就坐在那里看热闹,反正他们也打不到御座上来。

        彼此打成这样,总好过大臣们都一个鼻孔出气,真理不辩是不明的。

        至于用嘴巴辩,还是用拳头辨,只是方式不同罢了,反正有人会站出来阻止。

        “够了!朝堂之上,殿试之时,成何体统!”

        杨廷和虽然岁数大了,眼看都块七十了,真发起火来嗓门还挺大。

        场面顿时安静了下来,各自从地上爬起来整理衣冠,悻悻的站回原位,只留下鼻青脸肿的徐阶。

        “陛下刚才还说过,今日殿试,畅所欲言,言之无罪,你们耳朵都干什么用的?

        特别是你杨旦,身为吏部尚书,竟然对一个新科进士大打出手,颜面何在?”

        杨廷和一番训斥,才转身对嘉靖稽首道:“陛下,大臣们也是兴之所起,一时冲动,还望陛下不要责罚。”

        嘉靖老神在在的坐在椅子上,平静的说道。

        “责罚?朕不责罚,这样才是大明应有的模样嘛,如果大臣们都死气沉沉的,大明才是真没有了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