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161章 富贵险中求

第161章 富贵险中求

        文渊阁的后面有个库房,专门用来存放历代皇帝曾经颁布的诏书,以及自有内阁以来,所有内阁送到司礼监朱批后,又送回来存档的奏疏。

        就算那些被皇帝留中的,以及颁发给大臣或诰命们留下的圣旨,这里也都存有一份副本。

        可想而知,这么多的文件,会是什么样的规模。

        夏言在这仓库里一本本的翻找着,还好成祖不像太祖那么勤劳,而且他专注于北伐之事,很多事都是交给仁宗来做的。

        所以找起来,还算是能看到点希望。

        就算这里有专门的人打扫,可这种平常都没人来的地方,偷懒就自然而然的存在着。

        那些深处的架子,以及架子的顶上,都落了厚厚一层灰。

        夏言每拿下一本,就得先扫干净上面的尘土,才能慢慢翻看。

        才翻到永乐三年,夏言就已经满身是灰,就连脸上也被汗水粘了厚厚一层。

        “公瑾啊,你在找什么,大家伙跟你一起找。”

        严嵩在内阁也没有什么事,就跟着进来一起凑热闹,顺便看看皇上是不是给了夏言什么为官的秘籍。

        “额,噗……是惟中啊,不用不用,我也不知道要找什么。”

        夏言说的是实话,皇上就让他来看诏书了,也没告诉他内容是什么。

        但这话听到严嵩耳朵里,那更确信了自己的想法,一定是有什么东西,夏言不想让自己知道。

        看来自己没事的时候,也应该多到这库房里来,看看历代的诏书和奏折。

        这个想法其实是对的,这些奏疏里,体现的可都是历代名臣的战斗智慧,那些诏书里,又全是历代皇帝的应对之策。

        把这些都掌握了,那岂不是既掌握了为官之矛,又学会了帝王之盾。

        矛盾在手,茅盾文学奖还远么?

        偶然的一个小插曲,成就了严嵩把持朝政十几年的辉煌成就,暂且不提。

        就说夏言,在翻到永乐十二年的时候,总算找到了一份有用的。

        可他不确定皇上让他看的是不是这份,仍旧继续埋头翻找了下去。

        直到吃喝拉撒全都在这仓库里,整整一个星期。

        以夏言一目十行的能力,也好歹是翻完了永乐二十二年间的所有资料。

        等他跟泥塑一般,挂着一层厚厚的灰,从那里面出来的时候。

        在严嵩看来,那俨然就是全身散发着光辉,一代掌握了为官秘籍的大侠,终于在闭关七天之后。

        出关了!

        夏言确实算是出关了,他这次出来,带出来了两份法宝。

        在大明朝也好,还是以前的所有封建社会,包括明朝之后的清朝。

        都有一样克敌制胜的法宝,上可对付昏君,下可对付奸臣,那就是祖宗之制。

        夏言捧着这两份诏书,先是回家痛痛快快的洗了个澡,将此前在南京失败带来的沮丧一扫而空。

        然后痛痛快快的睡了一觉,等他醒来的时候,还觉得兴奋难耐。

        硬是强拉着正在刺绣的夫人,进了卧房。

        两个时辰以后,太阳已经高悬,夏言才提上靴子出门,直奔文渊阁。

        先办皇上交代给他的第一件事。

        提起笔来,顿时思如泉涌,下笔如飞,洋洋洒洒写的极其痛快。

        【祖宗之制,非军功不封。洪熙初,都督张昹始以外戚封彭城伯,其弟昇亦以都督乞封惠安伯,外戚之封自此始。

        ……爵赉无章,转相承相,禄米岁增,国用愈绌。往时开国、靖难之勋封者,不满五十人。

        ……臣等谨议得:魏、定二公虽在戚里,皆一时佐命元勋,彭城、惠安二伯即以恩泽封,而军功举半。其余外戚见封爵者,第宜终其身,毋得请袭……又妄引洪熙以后例请者,听吏部、科道官纠举,置之重典,以为贪冒不知止者之戒。】

        整份奏疏近三百字,一气呵成,连停顿都没有停顿的。

        看的内阁诸人也是连连赞叹,在夏言写的时候,就都围了过来,夏言写一句他们跟着读一句。

        读着读着那汗就流下来了,这份奏疏挺狠,比上一份《勘奏皇庄疏》还狠。

        上次是拔龙须,这次就是捅狼窝了。

        严嵩等夏言写完,都开始怀疑人生了。

        难道这就是秘籍?

        想了半天,又觉得可能这真就是秘籍,毕竟俗话都说了富贵险中求么。

        杨廷和看了眼杨一清,杨一清连连摇头表示不知情。

        夏言写完“戒”字,把毛笔扔进涮笔缸里,胸中奔腾不止的兴奋之情,总算是平息了。

        “诸位,意下如何?”

        夏言搓着手,看向旁边的三位阁臣。

        “公瑾,你莫非真当你姓周?要帮助吴王鼎立江东?”

        杨廷和旁敲侧击的提醒这个冒失的年轻人。

        “又有何不可?”杨一清盯着奏疏,又故意大声读了一遍后,继续发表着自己的意见。

        “就算是孔明再世,也定知唯有如此,方能复兴汉室,孔明做得,公瑾也能做得!”

        “疯了,我看你们俩是疯了!”

        杨廷和背着手在原地走的飞快,从东头走到西头,又从西头走到东头。

        “你们有没有想过,这份奏疏递上去意味着什么?”

        “大不了在有人来暗杀我一次罢了。”杨一清乐呵呵的笑了笑,提笔就在那份奏疏下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应宁兄啊,此次可不比上次皇庄,圣上有容天之量,那些勋贵们可没有啊。”

        “那你签不签?”杨一清把笔递给杨廷和。

        “我……”杨廷和是不想签,可他也觉得外戚是到了不得不砍的程度。

        以现在的形势来看,外戚都块要赶上皇室宗族了,这两大团体的存在,就像是在大明的大动脉上扎了两个窟窿。

        持续不断的在给大明放血。

        “以后可不能如此了,这么大的事还是要内阁共同商议,再做计较。”

        杨廷和唰唰写上了自己大名。

        这要是张骢在这里,心里肯定能高兴的不得了,这夏言此举就是自断前程么,弄不好还连自己的命也断了。

        就算那些勋贵们现在弄不死你,难保以后不会找别的由头弄死。

        但严嵩明显想法就不太一样,当他坚定了富贵险中求这个想法的时候,就在边上等待着。

        等二杨签完字后,他立刻就凑了上来。

        “公瑾老弟,我能否也在上面签?”

        “请!”夏言笑着把笔递给严嵩,他不但同意严嵩在上面签,他还要拿着这份奏疏走遍六部,让所有认同的人都在上面签上自己的名字。

        嘉靖看着奏疏上一个个的名字,除了内阁四人外,还有吏部侍郎方献夫等几十个。

        这么多人敢站在明面上推进这件事,可见外戚之祸确实到了不得不除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