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153章 未来局长

第153章 未来局长

        一路西进,直到河曲关,整个北方的地形已经基本摸的差不多了。

        嘉靖已经没有必要再行西进到陕西布政司了。

        因为过了河曲向西,便是沃儿都司和陕西布政司,大明和鞑靼各占了一部分河套地区。

        这里的争端相对宣大地区,要稍微好一点,不会直接威胁到京畿安慰。

        原本成祖把都城搬倒北京,是想更方便的打击北方的鞑子,没想到迁都才整整一百年,形式就发生了逆转。

        只要把宣大地区的鞑子向北驱逐几百里,沃儿都司就会成为一块深陷大明腹地的突出部。

        自然也就无法长期存在下去,整个河套就会重新进入大明的版图。

        到那个时候,大明需要直接面对的地缘威胁,也就不服存在了。

        西北有大片的沙漠,西面有天山秦岭,南边又难以逾越的群山雨林,东面是大海的天然屏障。

        唯一接壤的朝鲜,还是大明的附属国。

        到那个时候,才是真正可以休养生息的时候。

        “秉用啊!”

        嘉靖难得客气的叫了张骢的字,而没有直呼其名。

        整的张骢受宠若惊,手都不知道放到哪里好了。

        “这次跟朕出来,收获不小吧?”

        “臣收获很大,跟随陛下见识了我大明疆域之辽阔,身为大明之臣,深感自豪。”

        严嵩默默的在旁边缩这脖子,一幅看傻子的眼神盯着张骢的后脑勺。

        “朕知道你是个能臣,是个实干家,但是朕发现在内阁,真有点屈才了!”

        “……”张骢愕然的抬起头,这跟他想的剧本不太一样啊。

        “朕要在这京城到大同,再从大同到河曲之间,修建一条驰道,让后军都督司的大军在三天之内就能杀到河曲关。”

        这是要打发自己修路来了啊,不是带自己出来旅游的啊,也不是让自己来勘察地形来的啊。

        张骢几乎是本能的就跪了下去:“陛下此事不可行啊,此劳民伤财之举,乃是亡国之兆啊,想始皇帝修驰道而天下反……”

        嘉靖没等他说完,直接就驳斥了回去。

        “还有人说始皇帝修长城而亡天下呢,大明修建的长城比始皇帝还多,大明不还好好的?”

        “……”张骢眼珠子转的飞快:“可就算修建了驰道,也不能三天从太原府到河曲关啊。”

        “修道是你的事,怎么能让士兵三天之内到河曲关是朕的事,如何?”

        嘉靖不想把张骢逼的太狠了,这可是个狠人,成事也能成,败事是也真能败,又上前把他扶了起来。

        “朕已经让彭占祺从京城修到大同了,你只需要从太原经大同修到河曲即可。”

        张骢实在不想接,他已经做好了完美的人生规划,就是进入文渊阁,然后成为阁臣,再一步步登上首辅的位置。

        这一下直接被发配到这离京千里的地方来了,难受啊!

        “这件事你要是干成了,朕把大明重工集团交通局局长的位子给你留着,如何?”

        张骢想了想,另外几个局长是谁?土木局的孙铭奇,那是从龙之臣;城建局局长费宏,那资格比自己还老,更有资历进入内阁;地质矿务局虽然现在还没有局长,但是李芳在兼任着。

        这三个哪个都比自己资格老,而且看起来好像这些人比官场上的那些人,过的更滋润。

        这么自我安慰着,张骢也不是不能接受了,但他心里不平衡的是夏言还在内阁。

        得等有机会的时候,把他也给拉出内阁,也给搞到大明重工集团来,那样心里就舒坦了。

        “臣定不辱圣命!”

        “嗯,那你就不用跟着我回去了,从现在开始就干吧,人手么……不用急,很快就会有的。”

        没错,嘉靖又想裁军了。

        大明总共才六千多万人口,养着三百多万的军队,还占着大量的劳动力,不垮才怪呢。

        不过现在不着急,裁军也得在精兵之后,精兵又得在革新之后。

        反正等张骢勘探完地形,形成施工方案,至少也得两年。

        河曲关下的河曲县。

        这里比起江南的县城来,无论是规模还是繁华程度,都差的远了。

        本来就是因为军屯而形成的县城,也没有什么发展经济的地方,除了各种吃饭的馆子,就是各种花花绿绿的酒楼。

        这些当兵的挣了军饷,除了吃饭和找女人,也没什么能花钱的地方。

        嘉靖四个人转了一圈,也没找到个稍微上点档次的纯粹吃饭的馆子。

        看来这些兵丁,对吃饭的要求并不是太高……

        那五千护驾的锦衣卫,就驻扎在河曲县南十里之外。

        “陛下,要不咱回去吃吧。”骆安为难的左右看着,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建议道。

        “为什么要回去吃?”嘉靖指了指不远处,一座挂着红色灯笼,连窗纸都是红色的建筑:“咱去那里吃不好么?”

        “陛下,那个地方最好还是不要去的好。”严嵩两眼冒着光,盯着那随风飘扬的彩旗。

        “有什么不好的?那里是不能吃饭,不能喝酒,还是不能为我们未来的张局长饯行?”

        在嘉靖的认知里,无论多么豪华、高档的会所,也都提供单独吃饭喝酒不作陪的服务。

        明显那个酒楼的环境,在整个河曲县最好了。

        “有……有伤风化!”严嵩也才四十来岁,跟着嘉靖在外面跑了快三个月,早已经快压不住枪了。

        “什么有伤风化,在我大明还能把人逼良为嫖不成!”

        嘉靖抬手甩开长衫前摆,一马当先走向那座百花楼。

        还没到跟前,就看到一个读书人从门内,划出了一道优美的抛物线,砰的一声落到了街对面。

        溅起一团烟尘!

        “好大的力气!”嘉靖忍不住轻声赞叹。

        那个书生再瘦弱也有个百十来斤,竟然就这么嗖……啪,扔出来了少说十米。

        紧接着那楼里就出来一个管事打扮的人,指着那个书生骂道:“你他娘的是不是来捣乱的?”

        那人一米五,小瘦猴,能有这么大力气?

        书生似乎不服,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大声道:“君子动口不动手!”

        管家冷笑一声,吹了声口哨,一个身高近两米,头戴绿帽,铁塔般的昆仑奴从管家身后冲了出来,吓的那个书生一溜烟的跑了。

        嘉靖愣在原地,嘴中喃喃:“大号泰森也当龟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