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145章 巡视兵工

第145章 巡视兵工

        夜色已经深了,嘉靖却还是睡不着。

        以前的时候,只要跑跑步累了,倒在床上就能睡到大天亮。

        现在就算累的跟孙子一样,躺在床上也是个清醒的累孙子,心里的事情太多,怎么也睡不着。

        这要想当个干实事的皇帝,也真累啊。

        早知道当初刚穿越来的时候,就选择当个昏君就好了。

        搜罗天下美女,把国库里剩的那点银子也全都花光,把税都收到崇祯年去,岂不是美哉?

        好吧,那样的夜生活,怕是也没法子睡觉,还是算了吧。

        既然睡不着,不如索性出去走走吧。

        环望京城,只有一处火光最为耀眼,那就是西北方的兵仗局和军器局。

        这俩局自从加入到大明重工集团之后,人数从一千多人,直接扩充到了三千多人。

        现在是两班倒,二十四个时辰不停歇的在打造兵器和火器。

        嘉靖一直觉得,技术的力量是要建立在政治基础上的,所以对于这些东西他都没有给出太多的精力。

        他一直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火苗,就像是一粒种子。

        随着政治的清明,随着教育的展开,随着科举的改革。

        以中国人的智慧,这些基础科技,自然而然的就会发展起来。

        如果大明能够多延续个几百年,甚至会急赶直追,反超欧洲的工业革命也是一定的。

        “陛下,才几日不见,您又瘦了太多了?”

        嘉靖刚到大门,李芳就得到了消息,连忙跑出来迎着。

        这个原本在兴王府的老人,自从成为这大明重工集团的总裁以后,人也变的精神了不少。

        关键是腰杆也直了,谈吐举止间,多了几分霸气,少了几分奴相。

        “李总也越来越找到当总裁的感觉了啊。”

        李芳笑了笑,这当了几十年的奴才,好不容易才把身份转换过来。

        “哈哈,都是陛下指导的好,不知陛下突然驾到,也没什么准备。”

        “不用准备,朕就是来随便看看!”

        “那陛下要多来随便看看,上次你来随便看了看,我们的火药师傅就学到了不少东西啊。”

        “这些铁都是你们自己炼的?”嘉靖指着旁边堆积成山的铁锭问道。

        “有一部分是遵化铁冶厂炼的,大部分还是买的。”李芳拿起两块,交到嘉靖手里。

        “买的?”嘉靖看着手里的两块铁锭,看不出太大的差别。

        “对啊,现在兵部的订单太多了,光靠遵铁一年一万多斤的冶铁量根本不够。”

        两人往前走的时候,刚好又有一批铁管浇筑了出来,可刚冷却下来就被砸成了好几截重新投回了“大鉴炉”里。

        嘉靖处于财务的敏感,立刻就觉得这里面有权力寻租的空间,于是问道。

        “买铁这件事谁在负责?”

        “哈哈。”李芳笑的出了声:“这点陛下尽管放心吧,奴……我注意到了这个方面,账务绝对没有问题,而且这些铁都是彭氏商社提供的,和遵铁一个价格,质量也由彭氏商社把关。”

        嘉靖又一次听到了彭占祺,这个曾经打着皇家商人名号的家伙,现在好像已经不再依靠卖大仓里的东西挣钱了。

        听说他为了回报嘉靖给了他这个发财的机会,还主动把大仓里剩下那些不好卖的东西全都买下了。

        现在这家伙又倒腾起铁来了,从芜湖买“苏钢”,广东、广西买“南钢”等全国各地的钢材,卖给重工集团。

        这些民间的冶铁厂,一年也能达到几万斤的产量,都远超官厂了。

        “这彭占祺,就靠这一项也能赚不少吧?”

        嘉靖越发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个商业天才,这家伙比当年干御史的时候可强多了。

        也算是因祸得福。

        “陛下可想错了,这项他不赚钱,甚至还贴运费钱。”

        听到这里嘉靖心里一亮,总该不会是彭占祺良心发现,要支持自己一波吧?

        不过商人逐利,彭占祺绝对是一个合格的商人,通过这点嘉靖几乎立刻想到了他一定是别的地方赚钱。

        “他还卖什么了?”

        “这个!”李芳捡起地上一块指甲大小的东西,交到嘉靖手里:“陛下请看。”

        “焦炭!”

        嘉靖震惊万分,几乎是喊出来的。

        不过李芳震惊的程度,比嘉靖还要大,几乎是锤胸顿足了。

        “这个彭占祺坑我啊,他说这是他自己发明的,连名字都是他自己起的,叫做焦炭,没想到皇上都知道,是我太孤陋让他给骗了!”

        “他这个,卖你多少?”

        “从西山运煤,一斗煤五十钱,可这种焦炭,一斗就要二百钱!”

        李芳懊悔的直拍手,但他稍微冷静下,又感到好奇陛下是怎么知道焦炭的?

        因为当时彭占祺来推销的时候,他可是派人全国去找过,没有哪个地方有这种带孔的煤卖,所以他才信了彭占祺的鬼话。

        嘉靖就看着李芳在那懊恼,也没有跟他解释,反而问道:“彭占祺是怎么跟你说的?”

        “他说有臭煤者熔而闭之成石,再凿而入炉曰焦,以之锻金、冶陶,坚而有力。”

        “那就对了么,你觉得值不值?”

        “值,师傅们都说这种焦炭好,温度高,烧的尽。”

        “那不就完了,彭占祺不也没有骗你么。”嘉靖扔掉手里的小焦炭,拍了拍手。

        更加坚定了自己要改革的决心。

        看呀,自己不过是种下了一粒彭占祺这样的种子,他就为了追逐利润,发现了焦炭。

        这种布满孔径,可以更加充分燃烧,极大增高炉内温度的燃料。

        如果没有记错,用焦炭炼钢,在欧洲是17世纪才出现的东西,这下要足足早了一百多年。

        “可我还是觉得,二百钱有点太贵了!”

        李芳原本不觉得贵,可皇上都知道这个东西了,那他应该就值不了这么多钱。

        “不贵,知识产权也是钱么!”

        “什么,什么权?主子说的是什么?”

        在自己最熟悉的冶钢领域,李芳的认知被碾压后,潜意识里又将自己的身份转换回了奴才。

        “以后你会知道的,”嘉靖连忙岔开话题:“你下次遇到彭占祺让他去找我,我能让他给你再便宜点。”

        “那就先谢过陛下了,刚才我们过来的地方,是锦衣、羽林和虎贲卫下的铠甲订单,再往前走就是为锦衣卫赶制的燧发枪作坊了。”

        “羽林和虎贲那边没下燧发枪?”嘉靖觉得这跟自己的方略好像不太一样啊。

        “陆大人亲自来看了燧发枪和火铳的试射,觉得还是三眼铳的速度更快些,也更适合大军团作战,所以他把兵部拨给他的经费,定了四万支三眼铳,剩下的钱都买马了,听说他要搞成两万火铳骑兵加一万披甲步兵的规制。”

        “这个陆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