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143章 拆分东厂

第143章 拆分东厂

        屋漏偏逢连阴雨,船破又遇顶头风。

        这边刚定下来针对鞑靼的策略,那边才接手东厂的鲍忠又出事了。

        陕西省泾河县。

        舒壬走到了自己人生的十字路口上。

        他前面三十六年的人生还算顺畅,十六岁中秀才,十九岁中举人,然后就到了泾河县担任县令。

        陕西有个说法,叫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

        舒壬二十岁的时候,就娶了米脂县最漂亮的姑娘,二十二岁那年生了一个大胖儿子。

        他的老乡兼同窗卢思存在去年的时候,被升到了京城吏部给事中。

        有了这层关系,用不了多久他的仕途还能再进一步。

        按说他的这种人生,可谓是圆满至极,是多少人羡慕的对象。

        可直到七天前,他才知道自己这段人生美丽的七彩光芒,不过是一团泡沫。

        被东厂轻轻的一戳,就碎了!

        东厂的前身,是太祖皇帝为了以重典驭臣下,设立的特务机构检校。

        刚开始,他们只有察听在京大小衙门官吏的不公不法之事的权利,以及风闻奏事的权利。

        设立之初还是有一些正面积极的作用,对大臣也产生了一定的威慑,大明风气为之一清,百姓纷纷叫好。

        然而到了成祖时,因为君臣间阖,成祖又对内宦比较信任,也更容易把控,所以于永乐十八年,设立东缉事厂,简称东厂。

        此时的东厂权力得到了无限的扩大,不但监视京官,甚至所有的朝臣、宗族以及锦衣卫都在他们的监视之下。

        而他们不但监视官员的不公不法之事,甚至连官员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进行了严密的监控。

        而舒壬那美丽的泡沫,就跟东厂这种无处不在,无孔不入的监控有关。

        这一年,舒壬的儿子已经十四岁了,早就送到了县学读书。

        可自从他生了这个儿子之后,妻子就再无所出。

        本来他也没有太在意,毕竟已经后继有人,舒家也算是有后了,他也算是对列祖列宗有了交代。

        他的精力也就都放在了公务上,这些年也确实干出了一些有口碑的业绩,提升在望。

        东厂的事情他当然也听说过,但从来也没有往心上去。

        自己秉公办事,不贪不贿,再说只是一个七品小官,也不值当的被东厂盯上。

        可他却偏偏被东厂盯上了。

        其实东厂最开始盯上的并不是他,而是他的同窗好友卢思存。

        吏部的给事中,相当于吏部内部的纪律检查组长,那可也算是京城的大员了,被东厂特别关注也是情理之中。

        可东厂在盯卢思存的时候,就发现了卢思存和舒壬妻子之间的关系。

        这原本也不是什么大事,东厂是直接对皇上负责的,这种维持了十几年的秘密,也不会有别人知道。

        但偏偏陕西省东厂的官校,是个爱喝酒的,人一旦爱喝酒嘴就会缺了个把门的。

        这件事就这么被传了出来,一时之间整个陕西官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甚至大有要传出陕西,散向全国的趋势。

        更甚者,有政敌在泾河县县衙的石狮子头上,扣了两顶锃绿锃绿的帽子。

        士可杀,不可辱。

        舒壬终于难以忍受,在石狮子被扣了绿帽子的那天晚上,他先是到酒肆喝了不知道多少酒。

        又到青楼狠狠的发泄了三秒后,回衙门府库里取了刀,回家将他的妻子砍成了人彘,又摸到西房将那十四岁的儿子砍掉了脑袋。

        等他做完这一切,酒也醒的差不多了,顿然醒悟人生已如死灰。

        按照《大明律》,凡是捉奸在床者,手刃奸夫淫妇无罪,然只杀妻而未杀奸夫者,按杀人偿命论处。

        他身为县令,自然熟读大明律,万念俱灰之下,抬刀自尽了。

        事情就算发展到了这一步,一个七品县令因为家门不幸而自杀了,也不是什么大事,更不会到让嘉靖为难的地步。

        可此事恰逢就发生在嘉靖即将对官田改革的前夕。

        所有的官吏,无不恐怕自己侵占的那些私田,被东厂探查清楚。

        因此以舒壬的自杀为导火索,上书请求皇上严惩陕西东厂官校的奏疏,就不约而同的投进了内阁。

        事情发展到此,也还不用嘉靖操心,奏疏到了司礼监的时候,鲍忠立刻就让人将那个检校押回了京城,请示皇上之后斩首示众。

        原本以为随着这个检校行刑之后,事情就会平息下去。

        但那些官员显然没有打算就此打住,而是进一步要求限制东厂活动范围,取消东厂风闻奏事之权的折子,加倍的递到了京城。

        发展到最后,又有众多御史、给事中参与,纷纷上书要求恢复太祖关于宦官不得干预政事的禁令,取消东厂!

        这件事波及范围之广,参与的官员之多,甚至都超过了正德十六年的大礼议事件。

        就连内阁也都异常团结的站到了官员一方,由杨廷和出面对嘉靖多加劝谏,甚至不惜再次以致仕作为要挟。

        “主子,此事是那些官员的逼宫,这是谋反!必须要抓几个带头的以示惩戒,对顽固不冥之辈行廷杖!”

        鲍忠站在他的角度上,无论如何不能取消东厂,取消了东厂就是取消了自己的权利,也是取消了皇上对付大臣的一个手段。

        他把这个问题上升到了一定的高度,上升到了皇权和官权之间的斗争。

        嘉靖当然也明白这其中的玄机,他如果想要化解这次危机,也不是没有办法。

        只是他作为一个拥有着几百年后灵魂的皇帝,接受的是更加民主的思想,对于东厂这种随意探查别人隐私的行为,也从内心深处觉得难以接受。

        所以这一次,他选择了退让!

        但退让并不意味着示弱,而是为了更加合理有效的规范改革。

        “这件事,确实是你做错了!”

        嘉靖想了很久之后,是时候对东厂也改一改了,他们的权力有点太大了,他可不想鲍忠成为下一个九千岁,被凌迟在京城百姓面前。

        “主子……”鲍忠还想再争取一下。

        “拟诏书,昭告天下吧!”嘉靖主意已决。

        【东厂仍为情报部门,但以后只保留对境外信息的收集和对外信息舆论作战,在境内只针对具有谋反迹象的特定人员进行监控。

        恢复太祖检校,不进行主动监控,只负责贪官污吏的举报收集和初步调查工作,不经过任何衙门,直接转交刑部并向皇上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