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142章 打还是不打

第142章 打还是不打

        【嘉靖元年二月,虏犯延绥榆林卫,三月,卜赤四千余骑犯陕西延绥,四月,犯隆德、兴国、固原兵战城下,偱山而行,伏虏子谷突出横击,指挥杨洪战死,指挥同知孙旸战死,虏遂掠安定、会宁而去。】

        嘉靖收到这封带血的战报时,已经是五月。

        那个时候小王子卜赤,早已经回到了长城以北。

        看到这封战报,他是一个脑袋两个大,

        就这短短的七十来个字,他是反反复复看了不知道多少遍,来来回回看了两三天。

        怎么偏偏就选在这个时候?

        改革才刚刚开始,两条腿都已经没到膝盖,马上就要进入深水区的时候。

        这个时候,打还是不打?

        打!

        打的小了没有用,他们往北退却,还会伺机再回来。

        而如果大打,以当前大明的国力,势必要举全国之力,至少要耗费军费几百万两。

        如此改革就会功亏一篑,前面的改革全都废了。

        谁也无法在既得利益者的头上动刀子的时候,还要求他们尽全力去帮你打赢一场战争。

        把那些权贵当成傻子的人,自己才是傻子!

        幸亏黔国公镇守南疆,南边那些人又在和中亚纠缠,暂时南疆还算是安稳。

        可如果不打!

        嘉靖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简直有损国威!

        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多么霸气!

        嘉靖也好想对大明百万将士们喊出:犯我大明者,虽远必诛!

        可是光靠情怀是不能打仗的,打仗要有军饷!

        汉武帝好歹还有文景二帝为他攒下的老本够他挥霍,自己呢?却只有孝武二宗留下来的烂摊子。

        嘉靖已经三天三夜没合眼了。

        一闭上眼就是西北那些被屠杀的村民,就是那些马革裹尸的大明将士,就是孙旸被马拖的只剩下胸部以上的惨状,就是杨洪被乱马踏死的画面。

        内阁的人,这些天也都在文渊阁争吵不休,到现在也没有拿出一个主意来。

        嘉靖不想再等了,就在这里长叹气,短叹息,也不能把鞑靼给叹死!

        他谁也没打招呼,径直自己来到了文渊阁。

        见到嘉靖到来,几个阁老立刻安静了下来,小心的等待着天威怒火的降临。

        “对于西北边的事,你们怎么看?”

        嘉靖走到杨廷和的位置坐下,看着眼前大明最聪明的四个人之三,夏言还在南直隶没回来。

        “陛下,臣以为此事没有什么可犹豫的!小小鞑靼如何能抵挡我大明威武之师,臣愿亲率大明将士二十万,将鞑子驱赶到长城千里之外,以绝西北之患!”

        杨一清双手挥舞,越说越激动,大有当年蓝玉之势!

        “杨阁老打算打几个月?”

        “不出半年!”

        “军饷粮草几何?”

        “军饷一百万两,粮草……”

        杨一清说到这里愣住了,现在大明的国库大仓里,总共白银也只有一百多万两,粮草更是仅能维持现有边镇和各卫。

        见到杨一清哑火了,张骢揣度圣意,是到了自己表现的时候了。

        如果夏言在南方有所成就,自己在北方甚得圣心,那两者还能再次回到同一个起跑线上,未来首辅花落谁家,还真不好说。

        “臣以为,此事当从长计议!”

        张骢在杨廷和没开口之前,抢先说道。

        杨廷和虽然是首辅,但杨一清的资格要更老,所以杨一清先说还不算坏了规矩。

        但杨廷和还没开口,张骢先说话就有点过于着急了。

        杨廷和没有任何表示,那只是他城府深,实际内心早已经做好了要压一压张骢锐气的打算。

        “怎么从长计议?”嘉靖等着张骢的高论。

        “鞑靼乃是游牧民族,但现在还没有能力对我大明的国土造成威胁,就算南下也是迫于饥寒,袭掠完了也就退回去了。我们不妨把河套所有的人南迁,让他们无物可掠,自然也就不会再南下了,然后再效仿张仪远交近攻之策略,去和北方的‘黄毛’结盟,由他袭扰小王子、吉囊和俺答部,令其无暇南下。”

        张骢侃侃而谈一大段,也算是有理有据有对策。

        嘉靖沉默半晌,不得不说张骢的这个计策虽然有些漏洞,还算是一个当前可以采取的措施。

        但是,嘉靖内心的民族自豪感,却不允许他在外敌入侵时,不做任何抵抗的放弃西北,那会成为千古罪人!

        “这个南迁之策,确实和孙局长治理黄河之策不谋而合,但朕还要告诉你两件事,一、蒙古人的图腾是什么?是狼,二、黄毛毕竟也是蒙古人!”

        张骢还没反应过来嘉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杨廷和就在边上开口了。

        “陛下的意思是,蒙古人就像狼,狼一旦在猎物身上尝到了血的甜味,就会变本加厉,直到将猎物咬死,现在他们虽然是迫于饥寒南下,但一旦发现我们没有强硬的应对,他们就会逐渐南下,直到将河套吞下。”

        杨廷和时机把握之准确,策略应对之得当简直再完美不过,看似在解释皇上的话自己什么都没说,实际上已经将张骢完全打压了下去。

        小伙子虽然四十多岁了,但在内阁这些老狐狸面前,还需要多多的历练啊。

        “皇上的第二点担忧,是那黄毛毕竟也是蒙古人,他是会牵制住其他部落,还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将那三个部落往南驱逐,损大明而盈汗国呢?”

        张骢必竟还是年轻,哪里忍得了这番打压,当即梗着脖子问道。

        “那打也不行,退也不行,那敢问杨阁老有何高见?”

        杨廷和站在三人中间,手捋胡须,双目微闭,迟迟没有说话。

        你问我就说?你算老几?

        嘉靖适时的给了杨廷和一个台阶:“杨阁老,你认为该当如何?”

        杨廷和胸怀全局,怎么会不知道嘉靖自从登基以来,所有的事情都是圣心独断,今日怎么来内阁问事来了。

        因为当下的情况,嘉靖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打,改革就得停,不打,面子上过不去。

        那就只能又打又不打!

        如何又打又不打呢?

        杨廷和终于开口了:“臣以为,就一个字,等!”

        “等?”

        “是的,等!秣兵历马,以待战机!”

        老狐狸就是老狐狸,一下就说到了嘉靖的心里,茅塞顿开。

        秣兵历马,做出要打的姿态,既给了天下百姓和西北将士们一个交代,也给了自己内心一个交代。

        以待战机,那就是现在先不打,给改革留出点时间来。

        可这个时间也不能太长,改革已经箭在弦上,必须要加快节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