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141章 鞑靼南掠

第141章 鞑靼南掠

        嘉靖元年,二月。

        榆林卫一眼望去,还是一片黄沙茫茫,草还没有从地下钻出芽来。

        七匹马顶着漫天的沙尘,呈三角形队列穿过大堡的矮墙,风沙立刻便小了许多。

        为首的人迫不及待的摘下头上的围巾,从口鼻耳朵里往外抖擞着沙子,大步走进屋里。

        “也不知道兵部哪个狗日杂碎,跟皇上说今年北虏一定会南下,让咱们好生防备着,让他到这来防备防备!”

        指挥使杨洪刚钻进屋,就是一通牢骚,奔着桌子上的大陶罐就走过去。

        他抱起大罐子,对着嘴就先一通猛灌,然后扔给身后的其他人。

        “杨指挥使好歹也是读过书的,说话还是要儒雅点。”

        指挥同知孙旸连忙上前,帮他拍打着身上的黄沙,笑着劝说道。

        “儒雅个锤子!”杨洪解下背后的战马刀扔给孙旸,自己开始脱下身上的甲胄。“这狗日的沙尘,呸!刮个没完没了的。”

        “俺还就喜欢这种天气!”

        孙旸放下马刀,又回来接过杨洪的铠甲,转身挂到墙上。

        “老子刚出去转了七天,你在这里喝茶打屁,你可不喜欢?你他娘的要真喜欢,明天你出去巡逻去!”

        孙旸连忙笑道:“我去就我去么,我说喜欢这种天气,就是因为这种天,北虏一定不会南下,这要是天好了,说不定他们就真来了。”

        谁也没想到,孙旸一语成谶。

        第二天果然是个大晴天,万里无云,风止沙落。

        孙旸穿好盔甲,把斩马刀挂在马胛上,提上一杆火铳就准备开始例行巡逻了。

        “兄弟们都检查好水囊饭袋,别落下了,出发!”

        他们刚走了没有多久,就发现远处有一条若隐若现的烟柱。

        多年军旅生涯的孙旸立刻警觉起来。

        ??有烟的方向并没有农家居住,也没有军队驻扎,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北虏南下了????,还肆无忌惮地在做饭吃??。

        七人立刻下马,给马蹄包裹上的破步,顺着山沟??向烟起的方向摸了过去。

        等他们赶到的时候,却没有看到一个人,只有几十团尚未完全熄灭的火烬,和遍地零乱的马蹄印。

        “孙同知,看这些脚印,这次鞑子来的人不少,要赶紧回去告诉兄弟们。”

        孙旸低着头,顺着那些马蹄印走了很远,最后抬起头望向了延绥的方向。

        “你们回去立刻禀告指挥史,我和剩下的兄弟们追上去,看看他们有多少人马。”

        孙旸脸上常在的笑脸不见了,随手指了两个兵勇吩咐一声,翻身上马带着剩下的四人顺着痕迹追下去。

        这些人一直追到一条小河边上,看到大片的马粪,孙旸的心情前所未有的紧张起来,这批南下的鞑子至少几千人。

        而榆林卫一个卫总共也不过只有七千人,这七千人里骑兵才只有五百。

        就算杨洪来了也不是对手。

        发觉事态严重的孙旸,立刻又将仅剩的四个随从分成了两队。

        “你们分别去大同镇求援,去延绥镇提醒总兵防备敌情。”

        寻了一处浅滩渡过河水,孙旸寻着地上的踪迹继续追下去,他发现这群鞑子一会向南,一会向西,似乎也没有一个准确的目的地。

        打秋风!

        孙旸判断这群鞑子并不是要南下入侵的,更像是为了后续大军南下先探索一下地形,如果没被发现就顺势掳掠点回去。

        所以他们刻意避开了有驻兵的地方,又总是沿着坡脊行走,就是为了一旦被发现,立刻向别处游窜。

        一连跟了十天,孙旸的水囊都空了,才终于看到了那群鞑子的身影,粗略估算得有四千余骑,和自己推算的差不太多。

        只是隔得太远,看不清是那些四处劫掠的哥萨克,还是鞑靼的正规骑兵。

        孙旸找了个深谷把马藏起来,想要靠的再近一点打探清楚。

        哥萨克是蒙古对那些没有部落归属的自由牧民的称呼,如果是他们战斗力会稍微差一些,可如果是鞑靼的先锋骑兵,那可就得赶紧回去让杨洪小心些了。

        就在孙旸前摸了几十米,刚从土堆后面探出头来的时候,猛然听到一声绳索破空的呼啸声。

        他暗叫一声不好,刚要缩回来,就被抛过来的套马索给套上了,紧接着一股巨大的力量将他拉扯在地。

        几个鞑靼骑兵尖叫着呼啸而去,孙旸被他们用绳子拉在后面,拖起一道烟尘。

        篝火旁,一个十七八岁的小胖子蹲在火堆边上,用小刀从骨头上割着肉。

        “唔,还是个军官!”

        “从五天前,我们就发现他在后面跟着,这次总算把这个狡猾的跳蚤抓住了。”

        “留着吧,有点用。”

        孙旸已经被地上的砂石摩的遍体鳞伤,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那边几个人说的都是蒙古语,他常年和鞑靼打交道,多少能听懂几句。

        这才知道原来自己在盯着他们的时候,他们也早就发现了自己。

        他这十天一路上跟下来,发现这群人为了不被发现踪迹,凡是遇到汉人当场就杀了。

        有时候路过村庄,第二天走的时候不但会将整个村子屠了,还会将所有东西抢走后,把房子放火全都烧了。

        而正是自己的身份还有点用,所以现在还没有被杀。

        那边几个人又嘟嘟囔囔说了些什么,孙旸就听不懂了,大概只听到了几个熟悉的地名,榆林、安定、会宁之类。

        看来他们应该会从这里一路向西。

        孙旸恨不得将他们全都杀了,为那些无辜死去的汉人报仇,可他现在自身难保,只能恶狠狠的瞪着那几个说笑喝酒的鞑子。

        但很快,孙旸就又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字眼,让他立刻兴奋起来。

        阿拉克汗!

        那是小王子孛儿只斤·博迪的称号,难道那个十几岁的孩子就是小王子?

        他竟然这么大胆,亲自越过长城到了这里?如果将他拿下,至少能换取西北几十年的和平。

        孙旸绞尽脑汁,想着怎么才能把这么重要的情报传递出去的时候,就听到远处山头上,传来一阵号角声。

        那些刚才还在喝酒吃肉的鞑子,几乎在声音响起的瞬间,就用沙土把地上的火覆盖,同时翻身上马有序的分成了三队。

        其中两队迅速占领了左右两侧的制高点,而留下的一队则紧紧围绕在小王子周围。

        其中一个鞑子把孙旸提起来,挂在了马背上。

        【明】

        孙旸期盼已久的旗帜,终于出现在了视野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