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139章 请狠狠的侮辱我吧

第139章 请狠狠的侮辱我吧

        夏言可是信心满满而来,却又落得了个败兴而归。

        他绞尽脑汁,还是没有能够说服魏国公,甚至连他最拿手的骂人都用了。

        可是魏国公竟然一点都没生气,而且还坦然接受了,说他确实是世受皇恩,也想为圣上分忧,但是这事就是没得谈。

        夏言没有去徐鹏举安排的住处,而是自己闷闷的回了驿站。

        这件事,是他自出仕以来,遭受的最大的挫折了。

        来的时候,和皇上拍着胸脯下了保证的,这下事儿又没办成,哪还有颜面回去面见圣上。

        泥墙草床黑灯芯,夏言躺在屋里,想着魏国公府上的繁华,再看看自己当下,越想越生气。

        咚咚!

        夏言翻了几次身,正要睡觉,听到门外传来轻微的敲门声。

        “谁啊?”

        “夏阁老,是我小林子。”

        小林子是跟在皇上身边伺候的小太监,姓广名林。

        夏言连忙起身,披上衣服去打开门,把风尘仆仆的广林让进屋来。

        “广公公怎么来了?”

        “哈哈,皇上这不是怕夏阁老愁出病来,让我昼夜兼驰来给你宽宽心。”

        广林脱下身上的披风挂在墙上,转过头来看着一脸憔悴的夏言。“看来我好歹还是赶上了,夏阁老还没抑郁投河。”

        “广公公言笑了,夏某还不至于走到那一步。”夏言苦笑着掂起茶壶,给广林倒了碗凉茶:“皇上早就料到了?”

        “是啊皇上还说,夏阁老是把利剑,多捶打捶打定然能成为朕手里攻无不克的利器。”

        “哎……夏某让皇上失望了啊。”

        “皇上一点也没有失望,皇上还让我给你讲个故事。”

        “嗯?”夏言闻言,连忙用绣花针挑亮的灯草,洗耳恭听。

        ……

        广林喝着凉茶,将嘉靖要他传达的故事,原原本本的讲给了夏言。

        多年以前,在兴王府附近有个乞丐,每天就靠着在周围乞讨为生。

        这一天,乞丐偶然来到了兴王府门前,发现兴王府门口看门的狗,吃的都是府里剩下的饭菜。

        这些剩饭剩菜虽然看起来肮脏不堪,但却都是些好材料做的,油水充足。

        可他不过是个乞丐,哪里敢去和兴王府的狗抢吃的。

        就算他去抢,自己一个腿脚不好,又从来没有吃饱过乞丐,怎么能抢的过那几条皮毛黄亮的大狗。

        终于有一天,他整天都没有讨到一点吃的,肚子实在是饿的不行了,所以决定铤而走险去抢那狗盆里的吃食。

        他在兴王府门口观察了很久,周围一个人都没有,于是他决定动手。

        擒贼先擒王,射人先射马,他决定先打败最大,皮毛最亮的那条狗,只要把它打赢了,其他的狗自然也就不敢跟他呲牙了。

        夏言被戳到了痛处,羞的老脸通红,还好灯光红暗没被注意。

        他现在当然明白了自己的处境,那些占地的勋贵们,以他现在的能力连最小的那个都收拾不了,却说要收拾最强的那个。

        结果就只能是自讨苦吃。

        夏言为那个乞丐担心,忍不住问道:“结果呢?”

        “结果那乞丐当然被护食的恶犬一顿撕咬,差点要了小命,要不是王府的世子看见约束住了狗,那乞丐肯定是要被咬死了的。”

        夏言叹息一声,想来现在那些弹劾自己的折子,已经雪花般飞向了京城。

        多亏皇上在京城顶着,约束住了他们,自己才不至于搭上这条性命。

        皇上绝对不会只是让广林来讲这样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必然还有后续。

        “广公公请继续讲吧。”

        广林点头,继续说了下去。

        后来,很长时间再没见过这个乞丐,等到了下雪的时候,这个乞丐又来了。

        这次,他来的时候手里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个包子。

        他竟然忍着肚子的饥饿没有去吃,或许他知道,这一个包子也只能让他暂时饿不死,远不如兴王府门口那狗盆里的一大坨剩饭菜来的实在。

        就连一直在暗中观察着他的世子,都忍不住为这个乞丐眼光长远而感到惊奇。

        那个乞丐一直等到了晚上,兴王府的家奴再次把剩饭菜端出来以后,从怀里摸出了那个包子。

        他把包子掰开,露出了里面的肉。

        那些看门的狗,整天吃些剩饭剩菜并不觉得有多好吃,但当它们看到肉包子的时候,立刻引起了它们的食欲。

        再有上次这个乞丐差点被咬死的经历,那些狗根本就不再怕这个乞丐,所以直接就扑了上来。

        乞丐立刻远远的把两半包子分两个方向扔了出去,那些狗顿时分成了两拨去抢包子去了。

        那个乞丐趁机端走了兴王府门前的狗盆。

        故事说到这里,见夏言良久不语,广林忍不住问道。

        “夏大人懂了么?”

        “懂……懂了!”夏言猛然记起今天喂鱼时,仿佛也有类似的场景。

        原来,徐鹏举所说的鼎立支持真是坦诚之言,只不过这么大的付出,必须要有相应的肉包子才行。

        广林笑了笑,摇头道:“皇上说了,你一定会说懂了,但你一定还没全懂。”

        “嗯?”

        夏言感觉自己的智商被侮辱了,好歹也是官宦世家,进士及第,这么简单的故事还听不懂了?

        “皇上说了,这个故事如果到这里就结束了,那就不是一个精彩的故事。”

        广林认真的看着夏言说道:“那个喂狗的盆,在狗看来不过是个吃饭的家伙事,但在那个乞丐看来,那可是专供皇室的官窑瓷器。”

        嘣!夏言的心脏狂跳了一下,他被击中了认知的盲点。

        “那个乞丐如果只是一个包子换了一盆狗食,也实在不会被皇上记这么多年,这个包子在狗眼里就是美味的肉包子,直到不知道几次后那包子里的肉馅变成了石头,狗的牙被硌断了,从此以后不但没有肉包子吃,狗食还总被乞丐抢走。”

        嘣,夏言的认知再次被击中了盲点。

        一个简单的故事,思维顿时天空海阔,夏言忍不住内心呐喊。

        皇上啊,以后请继续这样狠狠的侮辱我的智商吧!

        嘉靖现在正在忙着思考皇产的后续改革方案呢,现在北方果然开始不稳了,可他却只能忍着不用兵。

        要先富国才能强兵,要打就打的他们再也不敢南视,否则还不如不打。

        因此他现在可没有那么多时间去编故事。

        而实际上这个故事,还有后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