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136章 石出

第136章 石出

        江南织布局一年几百万两银子的大买卖,可相比之下,它的核心却显得有点寒酸。

        在浙江省杭州府郊外的山坡上,有一处隐藏在丛林中的幽静小院,这里便是江南织布局的权力中枢。

        乔升坐在院子中的石桌旁边,面色冷凝,神情不悦。

        石桌上放着他刚从河道衙门带回来的十万两银票和一匣金子,其他人还没有回来。

        “他娘的,一个小小的府台,也敢不把咱家放在眼里,一个个的反了天了!”

        没多久,另外一个去湖州府的太监回来了,也是同样手里拿着一叠银票,骂骂咧咧地拍在桌子上,顺势拿起桌上的茶碗一口喝尽。

        “连口茶都没给喝!二哥这里,也不顺利?是不是那些家伙都听到了什么风声?”

        “还用他们听到么风声,现在谁不知道这江南织布局要变天了。”

        比起刚回来的那个太监,乔升要沉稳的多了,他的目光盯着门口,还有三个分别去各府衙门打通关系的没有回来,心里不由的有些担心。

        天色傍黑时分,终于又回了两个,眉宇间略带喜色,显然他们俩一行要顺利的多。

        不过当他们看到乔升脸色的时候,立刻收起那份喜色,放轻脚步靠到跟前。

        “二哥,金华府那边已经说清楚了,绝对不会将咱们私占桑田的事漏了。”

        “衢州府也是一样。”

        乔升点了点头,示意他们坐下,今天总算有点好消息,只有去绍兴府的老六还没回来。

        四个人各怀心思,喜忧参半,坐在院子里默默的等着,直到月上了柳梢头,老六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老六不会跑了吧?”

        “他往哪跑?应该是路上耽误了,明天一早准能回来。”

        “那谁知道呢!”

        “闭嘴!”乔升呵斥一声,站起来背着手走围着石桌转了几圈,看向第一个回来的太监:“湖州府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把咱们前几年给的银子全退回来了呗。”那太监看了眼桌子,又补充了一句:“跟二哥一样。”

        乔升又转了几圈,把其他三个都转的头晕了,才又问道。

        “孙祥去了?”

        “去了,不过听说他在太湖边上等了好几天了,也没等到那个张永的船。”

        乔升的心里没有缘由的一阵心慌,他总觉的事情的发展,和谷大用计划的有些不同,也和自己想的有些不一样。

        或许是昨天龚弘的强硬态度,或许是内心的第六感,总之事情不太对。

        “让他在那里等着吧,那龚弘和湖州府台于诚志,必须得让他们尽快闭嘴。”

        “大哥,他们可是朝廷命官,真的要动手?”

        “他们不死我们就得死!”乔升恶狠狠的说道:“让王保保处理干净那些商人,顺便把他俩给做了,敬酒不吃吃罚酒,怪不得咱心狠了。”

        乔升说完这句话,才猛然反应过来,看向其他三个人。

        按说王保保就应该呆在这里等着的,可现在他去了哪里呢?没有人知道。

        乔升猛然一个激灵,这外面有点安静的可怕,按说这里远离市区,晚上总会有些鸟鸣虫叫的,可今天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

        “邱华那边有信没?”乔升紧张的问道。

        “他前天就出门了,顺利的话现在都到琉球了吧。”

        “你确定他走了?”

        其他三个人都摇了摇头,谁也不知道他走了没走,他们去的那三个府都不靠海,跟邱华也不顺路,唯一和他顺路去绍兴府的老六还没回来。

        “不对……”

        乔升眉头紧锁,有些不舍的看向了身后的房子,那房子里早就被铺满了硝土。

        只要一点火,这座典雅的小院,就会连同里面的账册,化成一团烟火。

        后面的小山顶,张永坐在竹椅上,随手驱赶着飞舞在身边的蚊虫。

        他身边的一个锦衣卫千户,正拿着一根竹筒盯着下面的院子。

        这竹筒可是厉害,皇上让人从江南搞了几副叆叇,把镜片拆下来装进这粗细两节套起来的竹筒里。

        然后随着细竹筒在粗竹筒里抽插,这眼睛就能看到很远之外的地方,清晰的就和在眼前一样,简直就是传说中的千里眼。

        就这种神器,皇上在千户考核的时候,每人送了一个。

        有了这东西,用皇上的话说,就能“料敌于先”。

        “张公公,他们要点火了,咱们要不要冲下去?”

        “拿来我看看?”张永伸出手来。

        没想到那千户没舍得把千里眼交到他手里,可能是怕他不小心掉地上摔坏了,自己拿着凑到了张永眼睛上。

        “那屋里面有什么?”

        “帐目,全是账目,这些年送给官员们的银子,还有送到宫里的银子,还有各地的田产情况,都在里面了。”

        说话的赫然是邱华,那个半月前还在谷大用眼前,信誓旦旦谁要出卖兄弟,天打五雷轰的邱华,第一个叛变了。

        还叛变的特别彻底,要不是他,张永还真难这么快就找到这个隐秘的地方。

        乔升举着火把站在小院前,他还没有下定决心要把这里付之一炬。

        内心还在期待着,或许很快老六就能回来,顺便带回来邱华已经出海了的消息,王保保说不定是出去庆祝去了,因为那些商人都处理了。

        只要再去把龚弘和于诚志杀了,就算张永来了,也抓不到任何把柄。

        这一把火要是烧起来,他们就没有任何可以往外推的了,所有的烂账都会落到他们几个人的头上。

        这样谷大用是安全了。

        但他们这些年所有的一切,都没了。

        “张公公,再不动手他们可就要点火了,我这次带来的都是枪法极好的旗校,两人对一个,这个距离上能保证把他们四个一击毙命。”

        那个千户再次催促道。

        张永眼睛眯着,缓缓举起左手,只要这手轻轻落下,这些人就全部落网了,一个都逃不掉。

        “开枪,开啊!”院中的火把动了,邱华在旁边急的小声叫起来。

        “张公公!”那千户的眼睛紧贴在千里眼上,再次催促张永下令。

        张永也有他自己的盘算,他这次来是来接手理顺江南织布局的,他所做的一切,都要以这个目标为根本去出发。

        所以他始终没有想清楚,要不要阻止乔升去放这把火。

        就在他的手刚要落下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张公公且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