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135章 潮落

第135章 潮落

        南镇抚司指挥使钟阿四,刚接到皇上的驿报,要全力配合张永接手江南织布局。

        他正为这件事发愁的时候,就见张锦千户带着五百神机营来了。

        钟阿四越发觉得,这件事情恐怕不仅仅是配合这么简单了,什么样的交接,需要五百神机营。

        不但这五百神机营,他还在南京城里遇到了几个熟悉的面孔。

        有北京的东厂探子,还有北京来的锦衣卫,这些人却都没有到这里来点卯,显然他们有着其他的目的。

        就在谷大用那张准备兜住张永的网张开的同时,一整更大的网,已经在江南大地上铺开。

        长江上,梅妍楼。

        最上层的雅间里,布商糜二正在招待他来自江南织布局的大供应商。

        仅去年一年,他就从这位手里进到了十万匹丝绸,除去回扣还净赚了近二十万两银子。

        这种大佬到了南京,自己又怎么能不好好接待,他今年准备再开十家店面,明年还要挣更多的钱呢。

        琵琶美酒夜光杯。

        那个大佬亲手为糜二倒上了一杯,来自帖木儿的葡萄美酒,预祝今年生意更加兴隆。

        糜二受宠若惊,连忙端起酒杯就要一饮而尽。

        却突然间,被旁边弹琵琶的美女抢过来,秀手捏住大佬的下巴,直接把那杯酒灌了进去。

        “放肆,你干什么!”

        糜二经过短暂的愣神,连忙拿起桌上的丝巾,准备上前给大佬擦嘴赔罪。

        就看到那大佬掐住他自己的喉咙,双目凸出,挣扎着从凳子上倒在地面,很快就七窍流血没了生息。

        钦州府,余氏商栈。

        大老板余德容正在亲自看着手下的伙计们装车,这十几车丝绸经过谅州运往陈朝、澜沧和吴哥,又能赚回几万两白花花的银子。

        就在最后一车货装完,系好绳索的时候。

        巷子口猛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他奇怪的抬头看过去。

        就看到一个骑马的汉子,手里的火铳已经举了起来,瞄向了自己。

        早年跑商时候锻炼出来的警觉,让他立刻拉过一个车夫挡在身前,自己则顺势倒下,往车底下钻。

        砰!

        就在他上身刚钻到车下的时候,火铳的巨响传了过来。

        然后他就从车底下看到,那个骑在马上的汉子灰白色的衣服被染成了红色,从马上坠落下来,刚好滚到了自己眼前。

        吓得他尖叫一声,差点晕死过去。

        “余德容出来吧,跟我去一趟南镇抚司!”刚才被他拉着挡枪的车夫,提着一杆火绳枪俯身拉着他的腿,把他从车下拽了出来。

        这下,他真的晕死过去了。

        河道衙门。

        总理河道右副都御史龚弘,身穿一件蓝色长衫,安静的坐在椅子上。

        他的表情有些憔悴,眼下的黑眼圈极重,脸颊上的胡须都冒出了黑头,他已经好久没有刮过脸了。

        在他的面前,是一个黑色的布包袱,黑布包袱的旁边还有一个檀木的匣子。

        桌子的对面,正是江南织布局的二总管乔升。

        龚弘靠在椅子上,双手交叉在身前,表示了他的抗拒。

        “龚某上任五年,总共也就从你这里收到了十万两银子,我还犯不上为了你这点银子去冒这么大的风险,这些银子你拿回去吧。”

        良久的沉默之后,龚弘终于开口了。

        “龚大人,你可想清楚了,你这辈子的俸禄加起来也到不了十万两银子。”

        乔升双手扶在桌上,上身前倾带着一股压迫感。

        “还有,你以为把这银子还回来就完了么?盛过屎的碗定然不会再用来吃饭,这个道理你应该知道吧。

        再说,咱家拿走的这可不是十万两银子,还有宫里的人对你的器重,劝你不如再把这一匣金子收下,做你该做的事。”

        “我若是拒绝呢?”龚弘猛然睁开眼,瞪着乔升。

        “那就别怪咱家不客气了。”乔升坐了回去,笑嘻嘻的看着龚弘。

        “乔公公,我也提醒你,别忘了这里是河道衙门!”龚弘毫不客气的反击了回去,大喊一声:“来人,送客!”

        门外立刻有四个河道兵丁,手按腰刀冲了进来。

        “哼,你等着吧,咱家不用送,告辞!”乔升提起桌上的包袱,抱着匣子气哄哄的走了。

        杭州,西湖边。

        一座典雅精致的小楼里。

        邱华满身大汗,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正在经历他独特的“贤者时间”。

        一个身披薄纱,若隐若现的美女,趴在他剧烈起伏的胸口,用玫红色的长指甲轻轻的划过他的膻中。

        “你这次走了,什么时候还能回来?”

        “呼……少则一两年,多则五六年,咱家肯定会回来。”

        “等邱郎归来,奴家都人老珠黄了。”

        “哼,你恨不得咱家永远也不回来了才对,咱家若不回来银庄里那十万两银子,还有这栋小楼不都是你的?”

        “哎呀,邱郎怎么把人家想的那么坏。”

        “咱家怎么不知道,女人也需要快乐,可惜咱家是个太监,所以你在外面有个相好的咱家也就当不知道。”

        女人吃惊的坐起来,杏目圆睁盯着邱华,突然又笑了起来。

        “邱郎又在瞎说,奴家在外面哪里有相好,奴家心里只有邱郎。”

        “婊子!咱家什么都知道,知道咱家为什么不生气么?因为只有你能让咱家快乐。”

        女人莞尔一笑,再次俯身下去。

        半柱香后,邱华迷离的半闭着眼。

        “娇娘,要不你跟我一起出海吧,咱家带你去吕宋当个土皇帝。”

        “我可听说,现在海边已经布满了兵丁,片板难下海,邱郎真的能走的了么?”

        邱华的手抚摸着自己隆起的胸肌,自豪的说道。

        “咱家这水性,在海里能游二十几里,只要能有机会进水里,咱就能走。”

        “可是奴家不会水啊,邱郎能不能不走,咱们找个地方躲起来。”

        “不走……”

        邱华用力的捏着女人,想了好久,猛然坐了起来。

        “老子不走了,咱们去找个人少的地方,买上几亩地,这些银子足够咱们一辈子敞开了花的。”

        话音刚落,门就被踹开了。

        张永亲自走了进来,从地上捡起衣服扔了过去。

        “穿上衣服,跟咱家去诏狱慢慢想你有多少银子吧。”

        邱华起身捡起衣服,穿到一半突然转身,推开窗户跳了出去。

        窗外就是西湖,只要入了水他就能逃走。

        可他刚跳进水里,就有一张网从早就等候在外的船上撒了下来。

        别看这些人抓鱼十网九空,抓人还是百抓百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