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134章 潮涌

第134章 潮涌

        一场不怎么痛快的宴席,很快就吃完了。

        古大用在临分别前,再次对干儿子们交待最后一句。

        “只等此事平息,咱们爷们再聚,切记到了最后扛不住的时候,不妨放上一把火,把所有烧得个干干净净。”

        “干爹!”邱华走了几步,有折身回来抱住谷大用的小腿。

        “您要是察觉到风声不对,就去天津卫海边,儿子在那给您留了条船,我接您到海外去接着享福。”

        “你有这份孝心咱家就很高兴了,只要你们都能按照我说的做,一定不会有事的。”

        所有人都走了。

        谷大用回头看了眼他原本买给孙大壮的院子,他最喜欢的两个干儿子,已经全不在这世上了。

        他是偷偷溜出皇宫来的,还得趁着夜色再偷偷的溜回去。

        天上的明月已经西垂,东方的启明星还没有升起。

        张永怎么也睡不着,坐在窗下望着天边的明月,月只有一半,玉兔不见了,只有吴刚在伐着桂树。

        这个吴刚啊,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又是何苦呢?

        可也正是永不放弃,他才是吴刚啊。

        头枕在他腿上的张禄已经睡熟了。

        张永轻抚着张禄的头,盘算着什么时候该动身南下。

        在这微山湖,已经钓了整整半个月的鱼,可他毕竟不是姜太公,不能等着鱼自己上钩。

        奇怪的是皇上竟然也没有派人来催促自己南下,他还真是沉得住气,一点都不像个十六岁的孩子。

        哎……张永叹了口气,明天就收拾收拾,去准备大干一场吧。

        “干爹,你还不睡?”

        张禄迷迷糊糊中翻了个身,微微睁开眼问了一句,又睡着了。

        无忧无虑的真好啊。

        张永在这里故意停了这么久,自然有他的筹划在里面。

        一是他走的时候,就听说魏国公徐鹏举也要回南直隶了,二是那个聂豹还没到任上,自己先行前去必然危险重重。

        虽然这些天,他发现在他周围捕鱼的,全都是些三十来岁精壮的汉子,而且十网九空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渔家。

        更重要的是,此去江南织布局对于他来说,就像是在黑夜里行路。

        前方夜黑草深。

        自己离开京城,就是往这黑夜里投出了一块石头,打草惊蛇。

        现在,这些蛇都已经从草里出来了,他也该一头扎进这片暗不见天日的黑夜里了。

        这江南织布局,名义上是归大内织染局管辖,实际上却是皇上个人的私产,受到司礼监的约束。

        以前的时候,这片地方是谷大用的禁脔,别人难以染指。

        无论怎么说,张永也是司礼监的四大太监之一,虽然没有从这里分到多少实惠,但也是多少有人安插在里面的。

        对于过年以来,哪些人离开过江南织布局,他们的性格和弱点分别是什么,这些情报在张永还没出宫的时候,就已经送到了他跟前。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张永也是多次出宫督军过的。

        天刚微微亮,张永就收拾了收拾,在张禄对那美味的恋恋不舍中,离开了微山湖。

        他并没有去江浙,而是直接先去了南直隶。

        径直来到了魏国公的府上!

        魏国公徐鹏举和张永那也是老相识了,故人到了自己地盘上,那必须得盛情接待一番。

        南城城外的江上,有十二名楼,每座楼都是美女如云。

        其中又以清江楼、鹤鸣楼、醉仙楼三楼为最,所以徐鹏举自然而然的选了最大的那座花船清江楼,并点了船上的头魁作陪。

        张永虽然是个太监,但太监也毕竟曾经是个男人,男人喜欢女人那是天性。

        “张督公有很久没来南京城了吧?”

        “是啊,正德十四年到现在,也有三年了。”

        上次来南京,还是平定宸王之乱的时候,和王守仁一起来的。

        “我听说这次来,以后就不走了?”

        徐鹏举热情的有点过分,但张永坦然的接受了他这种热情。

        “圣上若没有用到我这把老骨头的地方,就要在此养老了,以后少不得要叨扰国公。”

        “唔,我们兄弟何谈叨扰,我巴不得你总来呢,来吃菜吃菜。”

        一曲终了,弹琵琶的乐伎退了下去,趁着房内无人,徐鹏举挪动屁股做到了张永身边。

        “听说皇上把江南织布局这一滩都交给你了?”

        “哈哈,谈不上谈不上,只不过是帮着黄锦总裁打理一下罢了。”

        “谦虚,不还是你说了算?”

        果然如张永所料,这份热情的背后,必然是有所求。

        犹记得上次来南京的时候,为了给王守仁的那些杂牌军要点补给,都费了好多唇舌。

        徐鹏举抓住机会,很坦然的提出了自己的需求。

        他的这份坦然在于,他很清楚的知道,张永第一站就选择了来找他,必然是对他又所求。

        趁着对方有所求的时候,提出自己的条件,正是最佳的时机。

        “我那小儿子很有生意头脑,最近弄了百顷桑地,以后这蚕丝可就靠老兄了。”

        “在无损皇家利益的前提下,我当然会优先考虑公子的蚕丝。”

        “放心,我也是吃皇粮的,怎么会让老兄做那种掉脑袋的事,老兄你有什么困难,也尽管提,只要我能做到。”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却之不恭!”

        张永趁机提出了他的要求,那就是借兵。

        作为南京的守备,徐鹏举拥有部分的调兵权限。

        他不相信江浙两地的兵丁,更不相信河道衙门的兵,唯有从徐鹏举这里调的兵才能快刀斩乱麻,迅速收拾好乱局。

        徐鹏举愣了一下,这个调兵可不是随便调的,一旦搞不好容易引起皇上的猜忌。

        别看平常他没多少正形,但在正经事上还是很理智的。

        “张督公打算调多少兵,又打算要干什么?”

        “我也不会让国公做掉脑袋的事情,只有两件事,第一件严封海禁,片板不得下海。”

        “这个没问题,这本就是朝廷的国策,我保证这个月内海里见不到一件漂浮的东西。”

        徐鹏举没有任何犹豫,立刻就叫来了随从,给新江口营去传信,严查出海。

        “这第二件事,国公得冒点风险了,我得向你借五百神机营,暂时编入到南直隶锦衣卫。”

        “五百……我总共才两千五。”

        张永见状立刻加码:“这件事要是成了,我在呈报圣上的奏疏里,首功定然是国公的。”

        “哈哈,什么功劳不功劳的,张督公提出了我当然要尽力去满足。

        喏,这可是清江楼的头魁,跳起舞来柔弱无骨,来一起餐一餐这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