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133章 潮起

第133章 潮起

        餐桌上有条大鲤鱼,传说中红鳞黄嘴四条须的微山湖大鲤鱼。

        张永虽然一条鱼也没有钓回来,但不妨碍他船靠岸的时候,从打渔的船家那里买一条。

        “干爹,这鱼真好吃啊。”

        小太监盯着桌子上的瓷瓶里,那捧他从湖边采来的各种野花。

        “好吃啊,在宫里是不是吃不到?”

        “对啊,为什么这么好吃的鱼,宫里很少吃呢?”

        “孩子,记住喽,这越是好吃的鱼啊,他的刺就越多,一个吃不好可是会咔住喉咙的。”

        张永熟练的用筷子,准确无误的把鱼里的刺挑出来,剔到一根毛刺也没有了,才把鱼肉宠溺的放到那小太监面前的盘子里。

        这一手筷子挑鱼刺的功夫,是他当年伺候孝宗吃鱼的时候,专门练出来的,虽然岁数大了眼神不好了,却依旧没有生疏。

        眼前这个孩子,是个孤儿,被张永收养以后就跟着姓张,叫张禄。

        张禄这孩子说不上有多机灵,有时候甚至有点一根筋,但张永恰好喜欢的就是他这份忠心不二。

        这次南下,经过皇上恩准把他带来。

        一是这孩子带在身边放心,二是自己还得这孩子养老送终。

        要拿出当年斗刘瑾的那份干劲来……

        张永品味着嘉靖这句话,那股早已被武宗冷却的热血,似乎又开始有了些温度。

        皇上仁慈,自己又有何以报呢?唯有尽心尽力,为皇上分忧解难而已。

        区区一个谷大用,当年连给刘瑾提鞋都不配,自己虽然老了,难道还斗不过他了么?

        桌上的鲤鱼,已经不在冒热气。

        谷大用不夹第一筷子,也没有人敢去夹。

        他拿起筷子,象征性的拨开一片鳞片,张罗道。

        “吃吧,这是我让人从西湖送来的鲤鱼,让宫里那个江南的厨子做的。”

        其他的八个太监,也只好象征性的吃了一小块,他们根本就没有什么心思吃鱼。

        这道坎要是过去了,以后有的是鱼吃。

        这道坎要是过不去,那就该准备吃断头饭了。

        “干爹,您就说怎么干吧,只要能保下干爹,咱们兄弟死都不怕。”

        “哼,兔崽子,知道咱家在岸上,就不能让你们在水里呆着,这种漂亮话不用在咱自家人跟前说。”

        “干爹一定能够逢凶化吉,长命百岁。”

        九个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心情暂时跟着这句吉祥话放松了下来。

        他们开始盘算,自己这边现在是什么情况,又如何应对张永。

        “要不,咱家找人把那个张永半道里给……”坐在末首的小太监孙祥,抬手在自个脖子上比划着。

        谷大用刚露出来的笑模样立刻又沉了下去。

        “你当他张永是个没经事的雏么?还是以为当今皇上真的是个十六岁的孩子?咱家看你这是活的不耐烦了,自己把头往刀底下送。”

        坐在谷大用右手边的乔生沉声训斥道:“别出馊主意了,听干爹安排就好。”

        场面顿时变的安静下来,都等着看谷大用会以什么办法去应对。

        谷大用首先阐明了一下当前的形势和目标。

        在嘉靖目前的做法看来,以前的好日子肯定不会再有了,也不用想着回到以前。

        而最好的结果,就是能够把张永糊弄过去。

        江南织布局的这一摊子事能够顺利交接过去别出岔子,以前赚的钱也足够他们几辈子花的了。

        如果应付不过去,那就想办法不能让张永抓住什么实证,把钱交出去换保命吧。

        “看皇上的意思,当下能够活下来就已经是烧高香了。”谷大用说完这段,再次端起酒:“咱家在提醒一句,你们谁要是动别的心思,绝对没有你们的好果子吃。”

        “干爹放心吧,咱们知道能有今天,都是靠着干爹提携,谁要敢动歪心思让他天打五雷轰!”

        太监邱华赶紧表态,顺便还看了桌上其他人,一圈人也都跟着纷纷点头。

        谷大用看着满桌子的佳肴,实在也没什么胃口吃。

        他沉默了半天,开始安排最后拼死挣扎的策略。

        “小祥子,你岁数最小,干爹给你讨的差事也最简单,这些年你负责收丝,光凭着差价也赚了不少了吧?”

        “回干爹,这些年总共也有个一百多万两,其中七十万两让陈大哥带给干爹了,儿子留下了三十万两。”

        “你可没带给咱家,那是给了正德皇帝!”

        “是,儿子说错了!”孙祥立刻抬手给了自己几个大嘴巴子。

        “咱家想,谁都知道江南织布局是块大肥肉,过过手就能沾一手油,真让张永去了给他看一滩子清水,他也不能相信。”

        谷大用说到这里,孙祥原本就白净的脸变的更加惨白。

        “所以等张永到了,你就得全力配合,主动坦白,干爹虽然也舍不得丢你这个卒去保车。

        但咱家想了很久,就属你这里的问题最小,最多也就是把钱吐出来,让你会宫里训斥一番也就罢了,你交出来的这些钱,等你回了宫里,干爹再补给你。”

        “儿子过了这些年舒坦日子,都是干爹给的,儿子不能要干爹的钱,能帮干爹分忧已经天大的福分。”孙祥站起来退后一步,跪在地上。

        “起来吧,咱家知道你最孝顺,干爹不会亏了你的。”

        “小升子!”谷大用看向右手边的乔生,“干爹最器重的还是你和陈生,把这最重的担子也交给了你们俩个。”

        乔升安静的听着,他不用再多说什么感激的话,他深知道陈生已经死了,那自己这里才是最重要的突破口。

        “这些年,你和陈生带着他们四个,干的都是最要紧的事,省府衙门,河道糟运,也都是你在打点,你回去之后,就得跟得了咱们银子的人打好招呼,到了他们该出力的时候了。”

        “干爹放心吧,儿子一点会做的干干净净。”

        “咱家对你是放心的,小华子,这些年咱们私底下多织出来的丝绸和布匹,都是你和王保保在卖。

        小保子先不说,你这边都是偷偷运出海去的,一旦被查到了这可是天大的罪过,你最好找个地方躲起来,去个谁也找不到你的地方,最好去海外。”

        “儿子回去就出海,只是干爹……”邱华说着,挤出不舍的泪花。

        “好了,你也不用掉那两滴,等风头过了咱爷俩还有见面的时候。”

        谷大用看向最后一个小太监:“小保子,这些年海内的都是你在卖,那些个商人最无情无义了,赚了咱那么多钱,他们也该知足了,你要保证他们在张永到之前,再也开不了口。”

        “干爹放心吧,总共十六个人儿子时刻都盯着他们呢,一个也跑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