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132章 潮信

第132章 潮信

        刚过了清明,还没有到五月的微山湖,实在是一个好去处。

        置身水面的小船上,仿佛穿进了一幅绝美的山水画卷。

        湖面上波光粼粼,微风拂过水面,湖畔的柳树抽出新绿的嫩芽,轻轻摇曳着。

        偶尔一条鲤鱼跳起来,去吃那垂入水里的绿叶,激起层层涟漪。

        张永离了京城,并没有着急南下,他现在是无事一身轻,等到了浙江迎接他的肯定是一场苦战。

        在这场苦战之前,能够如此这般自由自在的坐在扁舟上垂钓,也是难得的清闲。

        皇上的旨意他刚走到济南府就知道了,弟弟张锦,哥哥张富虽然名义上是锦衣卫千户。

        但南直隶那地方,总共也不过还剩一百来个锦衣卫,还有一大半是军官,他们俩能调动了谁呢?

        湖面上,有几艘渔船远远的绕了开去,在远处撒下一圈渔网,收起来的时候,就收获了几条鲤鱼。

        阳光下,那些渔船的轮廓分明的倒映在水里,清晰可见,让人感觉到一种宁静祥和的气息。

        可张永此时,却感觉自己就像那水里的鱼,一张巨大的网正在他的头顶上展开。

        是被那网拽出水面,变成餐桌上的晚餐,还是能冲破那张网,进入广阔的天地?

        他也没有多少信心。

        “干爹,鱼儿咬钩了!”

        旁边的小太监,迫不及待的拿起竹篓,在边上压低声音兴奋地叫起来。

        这小太监刚刚十三岁,进宫已经十多年了,这还是他第一次走出皇宫,能够巴结上张永,也是他的造化。

        “这个傻鱼啊,没有饵也能上钩,吃了它也只会把你脑子变笨,算了!”

        张永收回鱼线,把鱼从钩上摘下来,远远的扔回到了水里。

        小太监再一次失望的坐了回去,钓了一下午鱼了,好不容易有个上钩的还被放了。

        早就听说微山湖的鲤鱼好吃,看来是吃不到了。

        太阳西斜,红色的晚霞布满了半边天空,风也停了,水面安静的像一面镜子,一时分不清那是天,那是湖。

        晚霞和湖中的荷花相称,一朵朵粉色的花瓣,和那水中的晚霞融为一体,显得格外的娇艳。

        张永撑着小船靠到了岸边,小太监又忘了刚才没有鱼的失望,跳到岸上,在那野花丛中,蝴蝶飞舞的地方,摘了一束花捧在手里。

        对于他这样年轻的孩子来说,这里是一个美丽的,充满生机的地方。

        对张永来说,这里却只是暂时逃避的桃源,尽管这里风景优美,让人流连忘返,可他也不得不返了。

        ……

        城南,小院。

        谁也不知道,谷大用在这里还有这么一处院子,实际上这处院子也从来没有住过人。

        这还是孙大壮临去兴王府之前刚买的,可他去了之后,就再也没回来。

        开始谷大用还坚信孙大壮肯定是从兴王府敲诈了太多钱财,见财起意不知道跑哪里躲起来了。

        可是这一年多和皇上相处下来,他越发怀疑这个判断了。

        刚进宫不满一年,就把张太后弄进了冷宫去,而且还没有引起大臣们多强烈反对。

        现在又将内阁整个进行了一番大换血。

        这眼看着张锐差点冻死自个,才换来了一个活命的机会,去江南当个账房去了。

        魏彬整了一出负荆请罪的大戏,也还是被逐出了宫去,变成了一个看仓库的。

        当日风风光光的司礼监四大太监,也只有张永那个老家伙,还算有个不错的归宿。

        这么一想,他更加怀疑,就凭孙大壮那一根筋的脑子,真的能够玩的过皇上?又真的能从兴王府带走那么多东西?

        而且就以皇上这报酬不隔夜的性格,他要真携款潜逃了,皇上会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这院子的大厅里,明烛高照,谷大用却不由自主的颤栗了下,感觉有些阴冷。

        “干儿子,如果你真在那边有灵圣,保佑干爹能够度过这次难关,干爹给你找个山里修个庙,也让你受点香火!”

        谷大用双手合十,冲着四周低声嘟囔几句。

        拜完一圈,谷大用才看着眼前的大圆桌愣了会儿神,桌上摆放着几道美味佳肴,还有一些酒筷。

        他在张锐刚出事的时候,就敏感地察觉到了皇上要对他们动手。

        因此就找人去江南把那几个干儿子全都叫到了京城来。

        虽然去年审账的时候,皇上亲自承诺过,不会要他们的命,前面三个人也确实还活着。

        但帝王的承诺,有的时候还真信不得。

        历史上那些拥有免死铁券的人,又有几个真的免死了呢?

        谷大用心里明白,自己做的那些事,随便有一个被查实了,都足够让他死好几次的。

        而且就算皇帝言而有信,让自己活下来,他也不想和张锐、魏彬一样,落的个两手空空。

        真到了那个时候,被发配去守陵了,手里有钱有人,日子也总好过一些。

        吱呀~

        外面传来开门的声音,谷大用脸上的焦虑瞬间不见了,腰杆笔直,和以往并没有什么两样。

        “干爹,儿子们来了,这走的匆忙也没来得及给干爹准备什么礼物。”

        三十来岁的太监毕忠,捧着尊半尺高的金佛,恭恭敬敬的放在门口的搁物架上。

        在他身后,陆陆续续又进来了七个太监,将他们带的奇珍异宝,挨个放在那金佛旁边。

        “难得你们有这份孝心,还记得给我带点东西,赶紧落座吧,饭菜都要凉了!”

        “是,谢干爹。”

        总共八个太监,依次坐在桌子四周。

        桌子周围刚好摆了十个凳子,在谷大用的左手边还空了一个。

        刚进门的八个太监小心翼翼的彼此交换了下眼神,谁也没有开口问那个空着的位子,好像那个空位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咱们爷们,也有好些年没聚的这么齐全了,你们大哥陈东来的路上非要去爬一趟泰山,结果一不小心掉下山崖给摔死了,这杯酒我们一起先敬一下亡人。”

        “敬大哥。”

        谷大用先端起酒杯,洒在地上,其他八个人跟着一起把酒撒了。

        他们都明白,这个陈东是每年从他们手里收了金子,凑到一起送到京城来的人。

        能干这活的,必然是胆大稳重心细之辈,怎么会在干爹十万火急召见的时候,还能有闲情逸致去爬泰山,还恰好就摔死了。

        这接下来的形势,怕是比他们想的还要艰难。

        果然,谷大用倒上第二杯酒后,就沉声说道。

        “咱以后怕是保不了你们了,不过只要咱们爷们能够齐心协力,眼下这个坎说不定还能翻过去。

        咱也提醒你们一句,我要是翻了,怕是咱们爷们,都得去阎王那里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