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131章 问策

第131章 问策

        张邦奇最近很忙。

        自从大明银行开始逐渐步入正规以来,他现在掌管的钱越来越多了。

        他现在是每天,天还没亮就出门了,天都已经黑透了还没回来。

        相比于他的忙碌,王守仁却闲出屁来了,他现在正躺在冰凉的炕上,从身下抽了一根稻草放在嘴里咀嚼着。

        别说,除了稻香味,还有另外一种甜丝丝的烟熏味,跟牛肉干差不多。

        好歹现在也是个伯爷了,吃穿倒是不缺,关键是他没有事干啊。

        张邦奇带来的这点书,他早就从头翻到尾,又从尾翻到头了,想去找朋友聚聚,可人家也都很忙。

        可要是找几个人一起讨论一下学术吧,这又是人家张邦奇的地方,组织了几次搞的乱糟糟的,他自己也有点不好意思。

        把他请来的张永,自己跑回老家去了。

        和他一起来的杨一清,年轻时被群臣私下叫内阁疯狗,现在起复后变成了内阁老疯狗,听说现在正在忙着咬勋贵。

        只有自己,变成了一条咸鱼,躺在这张冰凉的席上干瞪眼。

        “请问,新建伯可是住在这里?”

        就在王守仁盯着屋顶的蜘蛛织到第八圈丝的时候,他突然听到院子里传来一声有些尖细的嗓音。

        这正是他期盼了已久的声音啊。

        他立刻从炕上跳起来,光着脚就迎了出去。

        “是,是,这位公公可是从宫里来?”

        那院子里的小太监,看到披头散发,敞襟开怀,还没穿靴子的王守仁。

        满脸疑惑的退回到大门口,拉着看门的大爷重新确认了一遍,这才又回到眼前。

        “你就是……新建伯王守仁?”

        “公公稍等片刻!”

        王守仁转身回屋,打水洗了把脸,把头发和胡子梳理干净。

        然后从箱子里拿出那件压箱底的白色长衫穿上,想了想又掏出一块玉佩挂在腰侧,蹬上那双擦的一尘不染的皂靴。

        等走到门口,他又摘下那把长剑提在手里,这才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前后不过几分钟的时间,看的那小太监眼睛发亮,嘴巴张成了椭圆。

        俨然一个风度翩翩老公子,仗剑天涯不留行啊。

        “走吧?是不是皇上终于想起我来了?”

        小太监忙不迭的点头。

        “是,是,圣上正在等着伯爷呢。”

        王守仁坐着轿子,心情美美的进了宫。

        当他被引进乾清宫侧殿的时候,就见嘉靖在牢牢盯着自己看,他还以为自己脸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强忍着没有抬手去摸。

        他的脸上当然什么也没有,来的时候刚洗了脸。

        只是嘉靖很好奇的在观察着他,自从王守仁进京以来,嘉靖就见过他没几面。

        印象中大审判的时候匆匆见过,元宵节的时候黑灯瞎火地扫了一眼,最近一次见面是制定千户考核的时候。

        前几次都是好多人在一起,他没有精力也没有时间好好打量。

        这个王守仁啊,在他穿越前的那个年代,被一本《明朝那些事儿》推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已然成了孔子之后第二圣人,甚至都要超过孟子了。

        现在见到了真人,也就是个干巴巴的瘦老头,一双丹凤眼倒吊着,耳朵倒是挺长。

        其实穿越过来才知道,大明还真不缺文武全才的妖孽。

        远的于少保不说,就说近的,杨一清、夏言,都是文武兼备之才,而且人家还比王守仁会拍马屁,也就是更有政治智商。

        王守仁只不过是这些人当中,论能带兵打仗的他思想最高,论思想高的他带兵打仗最强罢了。

        “臣王守仁,叩见陛下!”

        刚才就喊了一遍,皇上好像没听见,等了半天王守仁只好又喊了一次。

        这次嘉靖听见了。

        “新建侯,快请起请起。”

        嘉靖绕过长案亲自把王守仁扶起来,他要亲手摸摸这个传说中的大明达芬奇。

        “不知陛下此次召臣前来,可有什么事要臣去做?”

        王守仁实在是呆不住了,他得赶紧找点事做。

        嘉靖笑着引他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有小太监立刻奉上来两杯奶茶。

        他现在还不想让王守仁做事,这人性子太傲,得好好熬上一熬才能做成好阿胶,给大明补补血,先继续把他晾着。

        这次把他找来,实际上是想帮张永想想办法。

        嘉靖没接他的话茬,而是开始唠起了家常。

        “新建伯是江苏人?”

        “是。”

        “喝茶,尝尝这南方茶叶和北方牛奶的结合,味道不错。”

        王守仁不知道嘉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疑惑的喝了一小口就赶紧放下了。

        “朕昨天让张永去南方,打算让他接手江南织布局的生意,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臣听说这件事了。”

        王守仁立刻想到,原来皇上是来问自己要人来了。

        “依臣愚见,江南织布局自太祖年间至今,早已是关系着不知多少人生计的庞大产业。皇上此次一道圣旨降下,便将那些吸附在江南织布局上的水蛭脱掉,怕是本业也得掉层皮啊。”

        “掉层皮朕倒不怕,朕怕的是失血过多而亡。”

        “当年臣也和张永有过接触,此人是有些手段的,但只怕独木难支啊。”

        王守仁鬼精鬼精的,顺着嘉靖竖的杆就往上爬。

        “那依新建伯看,该当如何呢?”

        嘉靖说完,怕王守仁顺着杆再爬回江南去,连忙又补充了一句。

        “当然,新建伯这种大才,朕肯定是不舍得用在这种小打小闹上的。”

        王守仁刚到嘴边的话,又被堵了回去,他只好退而求其次。

        “臣有二策单凭陛下决断,其一,封赏张永之弟,解其后顾之忧并为其竖立依仗。”

        “好,朕这就封其弟锦为千户,锦衣卫指挥佥事,去南直隶管事,其兄富为锦衣副千户,同去。”

        “这其二,还需有人能够鼎立相助,臣推荐自己的学生,武宗时被贬的聂豹,此人能文能武可堪大用。”

        “朕就喜欢新建伯这种举贤不避亲的气度,朕立刻让人拟旨,起复聂豹总督江浙。”

        王守仁没想到,嘉靖竟然如此从善如流。

        他的建议嘉靖全部毫不犹豫的接纳了,接纳完了还没说自己的事,就让喝了碗奶茶然后被请出来了。

        王守仁回去的时候也不坐轿子了,反正时间有的是,他慢悠悠的走在路上,看着两边飞舞的柳絮。

        皇上把自己叫去,就为了问这两策?

        一阵风吹过,那些飘零的柳絮被卷成一团,集到了路边。

        王守仁格物致知,猛然醒悟过来,这么简单的策略皇上又如何想不到?

        他哪里是从善如流,只不过是把想说的话,通过自己的嘴说出来罢了。

        这皇上,是要做这阵风。

        而自己和群臣,就是那些纷纷扬扬的柳絮,这个皇上不是懵猪而是猛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