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129章 反击

第129章 反击

        武宗继位仅一月,便建皇庄七,后增至三百余处。

        诸王外戚求请及夺民田者无算。

        百姓流离失所,疲不聊生。

        是到了断臂求生的时候了,与其一刀刀的剜掉脓疮,不如直接来个痛快的。

        “黄锦,拟旨!”

        “是!”

        黄锦连忙从床上跳下来,快步走到长案前,展纸研墨。

        “夏言赐英武殿大学士,加少师,上国柱,礼部尚书,即日进入内阁负责皇庄清查一事。”

        “着户部委官配合夏言,从公勘察,所有依恃权势侵夺霸占者,审证明白归还本主管业;勋戚奏讨,接受投献过制者,一律裁革;所有皇庄产业,侵占民田者尽数归还,荒废者交所在州县;各地管理皇庄、京仓、城门税,差出取佛、买办织造、烧造,镇守、备守的内监,诏书到日,即便回京。”

        “即日起,成立皇家轻工集团,黄锦让出司礼监职位,出任轻工集团总裁,张永出任副总裁,全权掌管所有皇家产业经办,所有利润上交内帑。”

        一连三道诏书,黄锦越写越兴奋,最后全身热血沸腾。

        就连他也可以预感到,这圣旨颁布之时,将会引起多么大的震动,大明的风气将会为之一清,内帑将会前所未有的富裕。

        根据夏言这份奏疏,如果能够顺利完成,可以清出庄田二十万九百顷。

        也就是近三千万亩,大明也不过只有六千万人口,这一下足够多少人可以耕者有其田,民心必然会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而且配合孙铭奇的南迁计划,坚壁清野也将会进行的及其顺利。

        可是事情也并不总是按照计划的那般顺利进行。

        圣旨颁布的第三天早晨,天还刚蒙蒙亮,杨一清已经收拾妥当出门坐上了轿子。

        从杨府到内阁,总共也不过只有十几分钟的路程。

        可就在轿子刚走出杨府门前的胡同,正要拐上大道的时候。

        突然从树影里冲出来十几个蒙面的黑衣人,一个个手持刀叉直扑轿门。

        “杨一清,出来受死!”

        为首的那人叫喊着,一把撕下轿帘。

        抬轿子的都是杨一清的家仆,经过短暂的恐慌之后,也立刻回过神来。

        四人立刻抽出抬轿的木棍,和那些人撕打在一起。

        来人显然都是杀人越货的好手,没几下便将那四个轿夫砍翻在地。

        就算外面打成了这样,杨一清却仍旧坐在轿子里稳如泰山,并没有出来。

        那十来个人心下虽然觉得奇怪,但还是互相看了一眼。

        领头的那人一挥手,顿时十几把刀从四面八方一齐捅进轿子里,势必要把杨一清捅成满身窟窿。

        “大哥,好像不对!”

        “轿子里没有人?”

        他们刀捅进去后,没有感觉到任何阻力,立刻醒悟过来自己上当了。

        为首那人拔出刀,走到其中一个轿夫跟前,把他从地上提起来,刀架到脖子上。

        “杨一清那老贼去哪里了?”

        “老夫在此!”墙角黑影里,一身绯红色朝服的杨一清,笑呵呵的走了出来。

        他戎马一生,岂能在这种阴沟里翻船?

        更何况他今早还没出门,就收到了鲍忠派来的东厂太监的提醒。

        这一出戏,不过是引蛇出洞罢了。

        那十来个人发现上当,正要风紧扯呼,就见四周的屋顶上站出一群持枪的锦衣卫。

        他们自知逃跑无望,竟然同时抬刀抹了自己的脖子。

        “可惜,死无对证了!”杨一清挨个检查一遍,连连摇头。

        “杨阁老无恙就好!”锦衣卫百户于小六走上前来:“陛下让我带一百人,从现在开始时刻保护在阁老身侧。”

        “夏言那边呢?”杨一清擦着手上的血迹问道。

        “夏阁老和杨首辅那边,也都有人!”

        其实,夏言的危险并不再这里,而在朝堂之上。

        杨一清和杨廷和都是老资格,而且深得皇上器重,所以那些日夜烧香扎小人,就盼着他们死的,也只能采取这种见不得人的手段。

        但对于夏言,就不一样了,他只不过是一个冉冉升起的新星。

        对于他这种微弱的星光,只需要一点乌云,便可以遮住。

        “翊国公郭勋、魏国公徐鹏举、丰城侯李旻……”

        嘉靖让三个太监抱着一大堆奏疏,亲自来到了内阁,一份份的清点着,扔到脚下。

        “公侯伯三十多人,御史、给事中四十多人,各地省府衙门三十多人,总共有一百一十七份折子,弹劾你孤僻乖戾、贪污受贿、抢强民女,甚至连行巫蛊之术,意图谋反都有,你要不要看一看?”

        夏言规规矩矩的跪在地上,声音爽朗的回道:“能被这么多高官权贵们惦记着,臣深感荣幸!”

        “哈哈,起来吧,朕也为你感到高兴啊!”

        嘉靖上前扶起夏言、张熜和二杨。

        “今天早上,杨阁老路上遇袭,一百多封弹劾夏言的折子绕过内阁,直接送到了朕的案上,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你们找到了他们的七寸,把他们打疼了!”

        “都是皇上圣光独具发现了这个毒瘤,臣等不过是为皇上效犬马之劳罢了。”

        要论拍马屁,夏言也是一个好手。

        “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些折子?你要不想看,朕就让人在这里烧了!”

        嘉靖用自己的态度,表示了对这次清理皇产的全力支持。

        没想到夏言笑道:“陛下,臣恳请留下两份奏疏。”

        “嗯?”

        这个要求,倒让嘉靖有些意外,这个夏言比自己想的有意思。

        “臣今天早上,跟应宁兄学习了一下兵法,有两句话感悟颇深,其一是擒贼先擒王。”

        “额,朕猜这第二句是射人先射马?”

        “是,臣要先从最难处下手,先把魏国公搞定了,其他人自然也就好办了!”

        “好!”

        嘉靖对这个方案表示了认可,旁边的小太监立刻跪在地上,从那如小山般的折子里翻出了定国公的奏疏。

        “臣还想要另外一份,听说翊国公善书,尤工篆书,臣想把他这份弹劾臣贪污纳贿的折子裱起来,挂在家中,时时警醒。也请皇上派人清查臣的财产,以证清白!”

        “哈哈……”嘉靖听到这里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这个夏言还挺幽默。“好,朕就派祖济源带人去查查你的财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