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119章 内宦之患

第119章 内宦之患

        解决质疑的唯一办法,就是公开所有真相。

        嘉靖记得查账的时候,也有张鹤龄的相关账目,立刻让人去找了出来。

        果然,根据账目记载,张鹤龄这些年的俸禄和赏赐加起来,是远不足以有钱来购买这处房产的。

        也就是说,这些都是他可以被剥夺的非法财产。

        “你把这个账目贴出去公示,然后把他的房子收回吧!”

        让宫里的小太监把张册抄写一份,交给费宏。

        费宏把账册收进袖里,便一本正经的再次扣首:“陛下,前些日子,张行长来找过我,说如果还有剩余给杨阁老留一院!”

        嘉靖不动声色的翻看着费宏送来的那个销售名册,从头翻到尾,果然没有杨廷和的名字。

        合着费宏绕了这么大个圈子,又是报恩寺,又是张鹤龄的,实际上他的最终目的是在这里呢,又一个老奸巨猾。

        “朕当日确实答应过杨阁老,可以五十万两的价格,卖给他一套五进的院子,当日朕说的那套还给他留着呢,至于张鹤龄这套,你该怎么卖怎么卖就是!”

        “皇上圣明,那属下就告退了!”

        嘉靖等他走了,继续翻查那份销售名册,自己给杨廷和留的那处院子,鲍忠果然是用他自己的名字买的。

        这处院子,他本来想等杨廷和退休致仕的时候,作为对他这么多年来功劳的赏赐。

        既然他想买,那就暂时卖给他好了,让他背负着大明银行的负债,再多干几年也挺好。

        等他退休的时候,再用其他的方式进行赏赐好了!

        嘉靖翻着翻着,舒展的眉头慢慢紧皱起来。

        根据规划,这园林总共有一百一十五处院落。

        自己一处,太后一处,这两处作为核心,加上五位国公作为股东围绕左右,这七处成北斗七星状沿主河流分布。

        在这七处之外,是三十六处七进的院落,暗合三十六天罡之数。

        另外一侧是三十六处五进和三十六处三进的院落,总共七十二座暗合七十二地煞。

        那三十六座七进的,只能卖给王公贵族,宗藩,高官之类,看一下名册到没有什么问题,除了几个宗亲竟然一笔付清了,多少有点意外。

        倒是那七十二座里,原本他以为这里高官能占到三分之二,商人能占到三分之一。

        万万没想到,高官占了竟然不到三分之一,而商人也只有十个左右。

        剩下的,全都是由宫里的太监买了,或者就算不是宫里的太监的名字,也是他们在外面认的干儿子的名字。

        这个引起他的注意之后,他又让鲍忠再次去确认了一遍,果然背后出资的都是宫里的太监们。

        这些太监,竟然这么有钱?

        他之所以迟迟没有公布內帑的账目,就是因为这个帐太混乱了。

        除了排在前面的几个太监,还可以看到明细的账目之外,其他的都是以二十四衙门的名头列支的。

        具体这些钱落到谁的头上,却又是一笔糊涂账。

        司礼监的张雄,提督京营的张忠,管理皇家店铺的于经,协助张锐的孙河,兵器局的刘养。

        以及刘祥、丘得、吴经、颜大经等人的名字,赫然就在名册上。

        还有马锡、张信等太监,都是用的宫外的干儿子名义购买的。

        这些太监如此有钱,还如此明目张胆大大出乎了他的意外。

        倒是张锐、张永、谷大用、魏彬等一直跟随在身边,敏锐的捕捉到了形势的太监,反而比较低调。

        但是想起当日里孙大壮的所作所为,再想到谷大用只不过用一句话,就让孙铭奇从银庄里借了六万两的银子。

        似乎这些太监如此有钱,也就并不奇怪了。

        他们只要走出这个紫禁城,代表的就是皇上,想要中饱私囊、招权纳贿、侵吞公款,简直再容易不过。

        这样做只有一个后果,就是败坏了皇家的声誉,让百姓对皇家怨声载道。

        以前正德皇帝对他们多有姑息,但是嘉靖却不会再放任他们如此嚣张。

        不但不会让他们继续放肆下去,而且以前吃进去的,也必须要全部都吐出来。

        关于皇家的产业,必须要有一个系统的,严格的管理了!

        就在嘉靖开始考虑如何对这些宦官们动手,还没有明目的时候,另外一个意想不到的人来了。

        魏彬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捆荆条,赤裸着上身背在后背,跪在了乾清宫前的台阶上。

        嘉靖还挺好奇的,荆条这玩意还真不太好找。

        也难为他就为了个负荆请罪,竟然真的整来了几根荆条,刺的雪白后背上血次呼啦的。

        乾清宫的小太监把魏彬领进殿内,又帮着他把后背的荆条解下来。

        “魏公公,这是何意?”

        “主子,奴才有罪,奴才这些日子以来,日不思饭,夜不能寐,就想着该怎么向主子认罪。

        思来想去,也只有负荆请罪,能够表达我内心的忏悔!”

        嘉靖玩弄着小太监递过来的荆条,一根又一根的小心掰掉上面的刺,是根货真价实的荆条。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保持着沉默,等着魏彬自己去交代自己的罪过,以看清他是真的想要悔过了,还是只是做个样子而已。

        魏彬见状马上就明白过来,俯身趴在地上。

        “奴才之罪有三,其一和江彬联姻,协助江彬势大,以致昔日之祸,但他谋逆之事,奴才确实不知道啊!”

        嘉靖又掰掉一个荆刺,扔进旁边的火盆里。

        “这个朕知道,否则当日你就和那十六个人一起剐了!”

        魏彬的肩头微微的颤抖着,继续说道。

        “奴才罪之二,在司礼监期间,招权纳贿,为弟弟魏英讨了个伯爵,我已经让他辞去了爵衔,并交还了这些年领取的食禄,这是我这些年各种名目积攒下的银子,总共三百二十七万两,还有老家的良田五百余亩,庄园一座!”

        魏彬从怀里掏出几张银票和地契房契,缓缓的举过头顶。

        旁边的小太监立刻上前接了过来,送到嘉靖跟前。

        嘉靖没有接,而是用眼神让小太监放到旁边的桌子上。

        “奴才之罪三,当日先帝之时,凭借司礼监的身份,多有恶行,奴才这就交出司礼监大印,任凭主子责罚!”

        “你自己可有中意的去处?”

        嘉靖知道他今天有此举,就是想要求一个活路,当日查账时嘉靖也曾许诺过他们四个,可以活着。

        “奴才多有抹黑皇家之举,奴才愿意残生到武宗皇帝陵前搬石锯木,修建康陵以赎罪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