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118章 痛失左臂

第118章 痛失左臂

        可惜就算再仁慈,采取的手段再温和,变革也难免会有流血。

        那天的四十七个人,最后还是有两个犟种领了廷杖。

        其中一个御史,估计是钻进了牛角尖里,回想自己这一辈子,好不容易考了个功名。

        如今已过知天命之年,竟然又成了个白身。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他成了死在车轮下的那只蚂蚁。

        当天晚上回家后,内心的羞耻和对前途的迷茫使然,那个御史竟然自己上吊死了。

        嘉靖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着实吃惊了一番,你看人家杨慎,不也挨了一顿廷杖?

        不但活的好好的,还把这当成了政治资本,把自己塑造成了一个不畏强权的斗士,进而吸引了一大波追随者。

        “算了,朝廷给他点抚恤,厚葬了吧!”

        不能因为有人以这种激烈的方式对抗,就去改变自己原本正确的决定,这是作为领导者的大忌。

        因为那个御史的死,使得这件事情存在一个小小的瑕疵,虽然说不上圆满,但大礼仪这件事,总算是结束了。

        他用自己的方式,告诉那些试图想要架空皇权的大臣们。

        这紫禁城里的事情,自己说了算!

        在这紫禁城外面的事情,朕照样也要说了算。

        后院安稳以后,启用新臣代替老臣的计划,势在必行,谁也无法阻挡!

        毛纪和蒋冕滚回老家了,梁储病退了,自然有更年轻的张骢、夏言和严嵩顶了上来。

        毛澄也走了,嘉靖几乎没有任何空窗期的启用了袁宗皋,补上了礼部尚书的位置。

        要论人家老袁对礼的理解和操作,丝毫不比你毛澄差么,是什么给了你勇气敢来跟朕叫板?

        真以为朕离了你们四十几个,朝廷就不转了么?

        想当年,太祖皇帝杀了那么多,大明不照样一步步在变的强盛?

        文官们,不要高估了你们在朝廷中的位置!

        嘉靖正对为期近一年的固权之战做工作总结,并对下一个阶段的斗争做规划的时候。

        鲍忠带来了一个让他揪心的消息。

        “主子,袁尚书病倒了!”

        听到这个噩耗,嘉靖激动的手里的笔都按在纸上,洇了一大片。

        袁宗皋在他刚到京城的时候,在他还没有构思好如何对抗张太后,对抗那些大臣的时候,无数次的识破的对方的陷阱,并在礼法基础上给予了自己鼎立支持。

        这近一年的时间,袁宗皋和骆安说是自己的左膀右臂也不为过。

        他不远千里跟自己到京城来,可没想到还没有来得及享受到从龙之臣的待遇,刚刚被提为礼部尚书就病倒了。

        “走,我们去看看他!”

        “主子……”

        嘉靖见鲍忠为难的站在原地,万分不解的看着问道:“怎么了!朕难道不能去看?”

        “不是不能,只是这民间有传言……”

        嘉靖被他这一提,顿时就郁闷了。

        这事还得要从太祖那时候说起,据说当年徐达病重,太祖亲自去看了看那位陪他戎马一生的儿女亲家,还送了他一直烧鹅。

        结果徐达立刻就死了。

        第二件事就是曹国公李文忠病重的时候,还是太祖亲自去探望,结果第二天就死了。

        因此民间就开始流传,大明朝的重臣病了,只要皇上亲自去探望,第二天必死。

        虽然这东西肯定是那些黑老朱家的人杜撰出来的,但架不住这东西他流传还挺广的。

        就算自己脑子里是唯物主义思想,不信这个,但架不住人家老袁家信啊,你说你去了,人家是死还是不死?

        “算了,不去了!”嘉靖就算心里很想去,也不得不改变了想法:“加封袁尚书为文渊阁大学士,等他病好了就进入内阁。”

        他也只能通过这样的办法,给已经六十有九的袁宗皋,一点活下去的动力。

        然而,历史的火车轰隆隆的往前走,总有人要提前到站。

        如果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一场演出,总会有谢幕的那一刻。

        等时间到了三月,鲍忠来汇报袁宗皋已经不行了。

        嘉靖为了表达自己的感情,特赐在袁宗皋的石首老家,为他建一座豪华官邸。

        并将官邸旁边的黄田、白泥二湖也赏赐了。

        可就算如此,还是没有能让袁宗皋多留在人间几日,去享受那本应该属于他的荣华富贵。

        嘉靖元年,四月,袁宗皋病故。

        帝忧伤不已,赐石人石马以彰其功,亲赐谥号:荣襄。

        袁宗皋的死,让嘉靖悲痛了好长一段时间,有种痛失左臂之感。

        好在他很快就见到了另外一个人才费宏,多少缓解了一下他悲伤的情绪。

        费宏在路上耽误了不少时间,加上走到中途的时候又生了一场病,不得不驻下来等病好了才进京。

        他一到京城,就先整理了一下报恩寺园林的修建和售出情况。

        并提出了几项连嘉靖都耳目一新的建议。

        比如那些不太重要的木材,让辽东和女真进行交易或者原地砍伐,以取代从云贵地区砍伐之后再运到京城,这一下就节省了不少费用。

        针对这条建议,嘉靖只提一个要求,只和西海女真交易,而绝不能和建州女真交易。

        为分裂的敌人增加统一的难度,一个强大而统一的邻居,总归不是什么好事。

        费宏还针对嘉靖提出的冬季供暖系统,借鉴了鲁豫地区的土炕结构,进行了改进,大大增加的采暖效率。

        不愧是一个业余爱好是建筑的天才。

        “陛下,这些改进我会在接下来的工程里实施。”费宏收起笔管,合上他手中的册子。

        “你现在是城建局的最高领导者,以后这种事情就不必请示了,你全权决定就好。”

        嘉靖对费宏的印象不错,这个看起来有些干瘦的老头,看起来干劲十足,很有精神!

        “陛下,那报恩寺重修的计划,我已经提到了最先,预计今天秋天就能完工了。只是还有一事需要皇上定夺。”

        “嗯?”

        “就是关于昌国公买的那处院子,如今昌国公已经在狱中,他那处院子是建还是不建?如果要建的话是否还要按照昌国公的需求来建?还请陛下定夺。”

        “……”张鹤龄现在毕竟还没有死,可在嘉靖的心里,他已经跟死了没有什么两样。

        但是,嘉靖要想建立朝廷的信用,却又不能把张鹤龄的那座府邸直接没收了事。

        那会让其他的官员,害怕哪那天自己出了事资产会被剥夺,进而将自己的财产藏的更隐蔽,不利于重振大明计划的开展。

        这倒是个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