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109章 老太后釜底抽薪

第109章 老太后釜底抽薪

        这突然响起的声音,打破了僵持的局面。

        从回来之后,就一直处于神游状态的张太后,看了一眼身后角落里的温祥。

        她似乎怀疑自己再次出现了幻听,温祥是她最信任的太监,已经把他留在身边十几年,甚至在她的心中,他丝毫不亚于张氏兄弟在自己心里的位置。

        几乎所有的事,她都没有刻意的避开温祥,因为她无论如何都没有想过,有一天温祥也会背叛。

        她始终认为,就算宫里所有的人都离开了自己,温祥也不会。

        但是她还是错了,太监不过就是宫里的奴才,他们只有依附这宫里最强大的人才能更好的活下去。

        看到温祥从身后的角落里走出来,张太后整个已经被打击的支离破碎的内心,再次被失望和沮丧笼罩。

        “温祥,你个背主求荣的东西,你要干什么?”张太后提着最后一口力气,对温祥发出最后的警告。

        “回太后,我温祥就是个奴才,五岁进宫那年就告诉自己,我要完全忠心于这座紫禁城的主子,紫禁城的主人以前是正德皇帝,我忠于正德皇帝一直尽心尽力,毫无怨言的服侍着您,如今这紫禁城的主人是皇上,我忠心于皇上有什么错?何来的背主求荣呢?”

        “你!”张太后感觉喉咙一紧,呼吸都变的困难起来。

        “温公公,你身为奴才说太后有亏,亏在何处?”

        杨廷和不得不盯着温祥,试图做最后的努力。

        “杨阁老,这些事我本来想烂在肚子里,带进棺材里去的,可我现在不得不说了。

        太后亏在哪诸位阁老难道心里不清楚么?只是你们不愿意做恶人,不愿意说罢了,既然你们不愿意做这个恶人,那我温祥来做!”

        “太后之亏,一亏在恃宠专横,孝宗一朝嫉妒心重,排斥后宫,独掌圣恩,导致孝宗仅有两位皇子,成年仅武宗一位,将我大明江山置于危卵之上。”

        “太后之亏,二亏在权欲滔天,干预朝政,致仕有二张为祸朝堂,祸乱宫闱,使大明乌烟瘴气十余年,百姓不见晴日。”

        “太后之亏,三亏在私心过盛……”

        “够了!这是你一个奴才该说的么?”杨廷和愤怒的打断温祥。

        嘉靖没做任何表示,让他们去争吵去吧,内监和阁臣都吵了几十年了,这已经成为大明的一道靓丽的风景,他只需要在最关键的时候,平衡两者之间的关系就好。

        “杨阁老,我刚才说了,这些话我是不该说的,可公道自在人心,我不说这些事就不存在么?这第三亏,太后为了一己私欲,占着坤宁天下母仪之宫,放任武宗皇帝久居豹房,导致后宫久无雨露,以致大宗后继无人!若非当今陛下,在关键时候北上主持大局,天下将会如何?当日武宗驾崩之时,你们是如何煎熬的都忘了吗?”

        “都是些论心之举,此中种种又如何单凭你臆测,便可以污蔑太后!”杨廷和仍在尽力挽回局面,抓住温祥没有说出具体事项的漏洞,进行了精准的反击。

        “杨廷和,我觉得他说的挺好!”

        殿外突然传进来的声音,让所有人都为之一震,能够直呼杨廷和其名的又有几人。

        所有人的目光转向殿门,看到黄锦搀扶着已经卧病在床多年的太后邵氏走了进来。

        嘉靖连忙从椅子上跳起来,快走几步过去搀扶着。

        “黄锦,怎么回事?”

        “回主子,太后今天醒来状态就特别好,不但吃了一大碗粥,还自己下地穿好了衣服,非要过来看看主子,奴才实在拦不住!”

        嘉靖扶着邵太后往里走,想让她坐到自己那张宽大的椅子上,累了也可以躺躺。

        杨廷和等人也赶紧叩首请安,每个人心里都明白,邵太后这是回光返照,怕是就在今明两天了。

        哪知道邵太后走到张太后跟前的时候,反而站住了,用拐杖嘣嘣的敲打着椅子。

        “怎么,见了母后也不问安行礼了么?”

        张太后愣了一下,缓缓的从椅子上下来,跪了下去。

        她还真没习惯过来,这以前,自己是皇后,邵太后只是先帝的一个妃子,她当然不用行礼问安,再后来,自己是太后,独掌后宫第一人,当然也不用行礼问安。

        但现在形势不同了,兴献帝的帝位得到了确认,邵太后就是名正言顺的太皇太后,当今后宫真正的第一尊位,作为儿媳妇,行礼问安是基本的孝道。

        邵太后没再理会她,转过头来看着杨廷和。

        “杨廷和,你也老啦,头发都白了!”

        “臣谢太后挂念!”

        “行了,起来吧,这么大岁数了也别跪着了,小锦子给这几位大人也搬个椅子来。”

        嘉靖搀扶着邵太后坐到上首,杨廷和几人拘谨的坐在凳子上,直到这时邵太后才拉着蒋氏的手坐到自己身边,看也不看张太后说道:“你也别跪着了,起来吧!”

        “谢母后!”张太后忐忑的坐回去。

        “你啊,能让你活着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你还蹦跶什么?”

        邵氏这话出口,不但蒋氏和嘉靖为之一震,就连杨廷和等人都吃惊的差点失态,这话从何说起呢?

        张氏连刚才那最后一点骨气也没有了,刚坐到椅子上又跪了回去。

        “我知道错了,皇上怎么安排我,我都没有任何怨言,只求皇上能够开恩,饶我弟弟一命!”

        杨廷和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他已经不想再去争取了,你难道就没有想过,就算皇上饶过了二张,而你张太后没有了任何权势,那些群臣,那些百姓们,就能放过张氏兄弟么?

        而且邵太后刚才说的话,明显还有后话,后宫很多辛秘是外臣不得为知的,自己要再争取可能连自己都要搭进去了。

        “你那弟弟啊,早就该死,你也别求情了!”邵太后人之将死,说话也没有什么顾忌。

        “你能有十几年的自在,已经是你偷了别人的命,该还的总该是要还的!当年你自己的儿子早殇,你为了在孝宗跟前独宠,假称有孕,欺瞒圣上,强抢宫女郑氏之子为己有,并害死郑氏,凌迟知情的太监刘山,你这太后之位,本就是应该是那枉死的郑氏的!”

        此事外人还真不为知,杨廷和等人也只是知道弘治十七年,刘山以干预外事而被凌迟,却不知道其中还有这段隐情。

        “正德八年,厚照那姓王的妃子被临幸有孕,你怕她诞下龙子影响到你喜欢的夏氏皇后之位,将她打发到浣衣局,让那些下人百般凌辱,以至于身孕八月而滑胎,你能有今天,都是你自己作的!”

        杨廷和感觉到一阵莫名的心痛,原来自己的学生正德皇帝,是可以有自己的子嗣的!

        “天意,都是天意!”邵氏长叹一声,看了眼大殿中的每一个人,似乎在将每个人的脸都记下来:“今天在这里说的事,各位知道就行了,涉及皇家的颜面,此事若是传出去,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邵太后说完这句话,用力的把拐杖往地上杵了一下,然后慢慢的靠到椅背上。

        场面诡异的宁静了有一炷香的时间,蒋氏去搀扶的时候,才发现邵氏已经归天了。

        嗡——嗡——

        时隔不到一年,景阳钟再次响起。

        孝惠康肃温仁懿顺协天祐圣皇后,以皇后之礼,和宪宗同葬于茂陵,享祀主陵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