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106章 乘胜追击

第106章 乘胜追击

        正午的太阳高悬在天空中,它的光芒强烈而耀眼,照耀着整个大地。

        阳光下,一切都显得格外明亮和鲜艳,黑暗和阴谋无处遁形。

        太阳的光芒穿透云层,照在大地上,让人感到温暖舒适,也让人感到无比的活力和兴奋,仿佛它的能量可以让所有事物焕发出生机和活力。

        在这个炎热的正午,太阳像一个充满活力的巨人,它的光芒让人感到无比的充实和满足,百姓们第一次近距离的接触了他们的皇帝,犹如这天上的一轮圆日,照耀着大明的每个角落,给他们带来了希望。

        以杨廷和为首的大臣们,强装镇定的注视着那些被押送上来的几个人,内心中却是七上八下。

        “开始吧!”嘉靖轻松地靠在椅背上,看起来像是一个旁观者。

        接下来的主角,应该是林俊、骆安和葛浩。

        葛浩忐忑的半坐在椅子上,从他的角度既能看到平静如常的嘉靖,也能看到正襟危坐的杨廷和。

        他对面的骆安,看不出有任何情绪,似乎是一块没有感情的石头。

        就在林俊喊出带董至上前问话的时候,葛浩偷偷的看了一眼张太后,她的惊恐和慌乱无措毫无保留的写在了眼睛里。

        中午的阳光有些刺眼,董至的脸在强光下有些看不真切。

        “罪臣董至,叩见皇上、太后、诸位大人!”

        董至只有双手戴着锁链,走上前跪在众目睽睽之下的空地上。

        “你日前私闯内阁,向杨阁老递交奏疏,弹劾昌国公、建昌侯数宗罪状,你可有实证?”

        “有……有!”董至点头如捣蒜。

        “如你所说为实,多宗罪状你均有参与,案情一旦落实,你也会被问罪,你又为何弹劾他们二人,若是诬告,你知道按照大明律该当如何处罚?”

        “罪臣知道,若是诬告,按照所诬之事处刑,奏疏中所列二人之罪状,若无查实,罪臣当夷三族。”

        “知道就好,想好了再说话!”张太后忍不住脱口训道。

        说完后,她才发现自己已经乱了分寸,不但大臣们全都不可思议的看了过来,就连那些围观的百姓们也都眼光如刀。

        董至连忙回道。

        “我当然想好了,我虽然早年不更事,做了许多助纣为虐的事,但佛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如今我幡然悔悟,悔不当初,因此才将二张所做之事上告朝廷,只求陛下看在我迷途知返的份上,能够饶我不死!”

        林俊趁机回头,见嘉靖平静如常,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于是继续开始审问。

        “这第一桩,你指控建昌侯贿赂太监张锐、钱宁,在狱中毒杀曹祖一事,可有此时?”

        “有!只要陛下能饶我不死,我知无不言!”

        骆安猛然拍下惊堂木,场面顿时安静下来。

        “就你做的那些事杀十次都不够,是否开恩陛下自由圣断,你只要如实交待,胆敢以此提条件?”

        董至哆嗦着,连连磕头。

        “此时当日确是小的亲自去贿赂的两位公公,如今钱宁已经伏法,张公公仍旧可以为我作证,且有当日狱中仵作老孙头可以证明。”

        “张公公?”林俊看向站在旁边的张锐。

        “此事……奴才知道,也确实收了建昌侯五百金以匿此事,当日是那钱宁找人毒杀的曹祖,至于曹祖状告昌国公和建昌侯谋反,当时还未能审实查明。”张锐连忙把所有的罪责全部推了出去。

        这件案子到这里,应该就是一段糊涂案了。

        万万没想到杨慎恰好在这个关键节点,又插了一杠子。

        【当日曹祖状告二张谋反,二张贿赂张锐、钱宁于狱中毒杀曹祖,此案无法审查,但天理昭昭,公道自在人心,二人若无心虚,又何必出此下作手段?】

        百姓们看到、听到这段评论,登时间又是哗然一片。

        二张谋反之心,已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张太后此时还能勉强坐得住,毕竟此事年代久远,且查无实证。

        “这第二桩,你弹劾建昌侯杖杀僧婢,焚尸灭迹,此事可有对证?”

        董至如实回道:“此事我也是听司聪所言,如今司聪已死,实证还需要大理寺查证!”

        “此事,大理寺走访多人,且开棺验尸。”葛浩翻开面前的册子说“当日确实有一僧一奴死于建昌侯府门,经勘验二人均为殴打致死,且骨殖有焚烧痕迹,但旁观者证为建昌侯府家奴行凶,建昌侯并未亲自动手。”

        【建昌侯纵奴行凶杀人,包庇家奴,证据确凿无虞!】

        杨慎立刻就又一张纸贴了出去。

        张太后有点坐不住了,但还好罪不至死,问题不大。

        “第三桩,司聪一案,人证物证俱在,是你动手杀人焚尸,你有何词辩驳?”

        “冤枉啊!”董至的额头磕在地上,发出砰砰巨响:“此事是建昌侯逼我做的,我也是无奈而为,我和司聪乃是至交好友,那日前一晚我还和他在芳林诗社饮酒达旦,此事芳林诗社掌柜可以为证啊!”

        “呸!”司昇冲出来,一口粘稠的浓痰啐在董至面门上:“你个背友求荣的东西,当日若不是你去张贼那里告发,我儿如何会惨死?”

        骆安抬手,两个锦衣卫立刻上前把激动的司昇架到旁边去了。

        董至抬袖擦了擦脸,继续说道:“我知道自己罪该万死,我愧对挚友啊!”

        【交友需谨慎啊!】

        这次,杨慎就贴出了六个字出去,人群中就有一个孩子扔出一团狗屎,准确无误的砸在了董至的头顶上。

        又是浓痰,又是狗屎的,这审讯还怎么进行。

        可这老百姓是皇上放进来的,民意就是天意啊,他又不能说什么,只好气的拍了几下桌子,勉强维持一下秩序。

        还好关于董至的案情已经审完了,他立刻让人把董至先带下去在边上候着。

        那董至被带到旁边,立刻就有十几个人冲过锦衣卫的阻拦,拳打脚踢扔石头,瞬间就把他打的头破血流,狼狈至极。

        对于张延龄这种档次的奸逆之辈,老百姓是痛恨的,但这种痛恨是虚无缥缈的,毕竟真正从具体的事情上,像杨老汉那样受到实际伤害的人是少数。

        但对于董至这种出卖朋友的普通人,老百姓的痛恨却是真切而实际的,毕竟大多数人都曾经有被朋友伤害过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