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103章 战火起(求银票)

第103章 战火起(求银票)

        时间不等人,在大明重工集团城建局近千名工人和内监争分夺秒的抢修下,仅仅用了不到七天的时间,被烧的清宁宫偏殿就已经修整完成。

        这也是第一次,向天下人展示了大明重工强悍的基建能力。

        作为打击张太后的第一步,清宁宫的匾额挂了没多久,便被拆了下来。

        原本的慈宁宫的匾额,再次挂到了翻修一新的大门上。

        就在当天,嘉靖就宣布章圣皇太后再一次加尊号,为“圣母章圣皇太后”,并于腊月十六日正式入住象征皇太后身份的慈宁宫。

        他知道此举,定然会引起大臣们激烈的反对,也知道会面临那些如雪花般的奏折。

        但他已经打定了主意,不但要这么做,还要直面群臣!

        发动一次大范围的,彻底的,一劳永逸解决最后争端的大议礼。

        他不想这件曾经在历史上,君臣对立了二十多年的事件,在自己的身上原封不动的重演。

        没有二十年的时间去浪费,这件事甚至就不能带入到嘉靖朝。

        一定!必须!

        在正德十六年,将这件事彻底搞定,他接下来四十多年的时间,将会把自己所有的精力,全都用在大明的强盛之上,用在大明百姓的富裕之上。

        礼的存在,应当是正面的,是引导一种秩序,而不应该成为一种武器,成为造成混乱的源泉。

        果然,嘉靖刚刚把这条消息发布出去,没过一个时辰,就收到了内阁的奏疏。

        由杨廷和最先发起了劝谏,第二天腊月十五,更多的奏疏像是纸不用花钱一样,由内阁送进了宫里。

        司礼监的太监不敢擅批,全都送进了乾清宫。

        嘉靖看着长案上快要堆积不下的奏疏,连翻开都不用,就知道他们这些大臣写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千篇一律,都是一样的废话。

        这种大臣们对皇权的攻击,倒有点像是针对服务器发动饱和攻击的感觉,就是要让自己疲于应付,最后宕机妥协。

        而要想应对饱和最简单也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拔掉服务器的网线。

        现在,嘉靖决定要拔网线了,他先是给司礼监的太监们放了假,又令人暂时关闭了内阁。

        就在更多的奏疏没有门路可以投送,大臣们开始相互联系,企图在东华门直接跪呈奏疏的时候。

        嘉靖却突然宣布,腊月十六日在奉天殿外的空地上,亲自接见所有想要劝谏的大臣们。

        大家也不用再送奏疏了,咱面对面的进行谈上一谈,看看是你们说服朕,还是朕说服你们!

        如果你们说服了朕,朕就也给张太后上尊号,并请张太后入住慈宁宫。

        如果朕说服了你们,那这件事以后就不用再提,全按朕的想法来。

        明天所有人都可以出席,张太后要来,蒋太后也要来,紫禁城的大门不但为大臣们敞开,也为所有普通百姓们敞开,大家敞开了谈!

        而且,绝对不会有廷杖!

        甚至为了能够让更多的人参与到这场大争论中,嘉靖还特地在午门外左右两边,竖起了两面大木板。

        并邀请杨慎作为第三者参与到这次大讨论当中来,实时将争论的内容,公布到外面,让那些没有能够进入到紫禁城的人,也能够加入讨论。

        这个消息传出去,腊月十六日天还没亮的时候,就有近万人涌向了紫禁城。

        就算不懂,也无法参与这场讨论,但是能够借这个机会,进入到紫禁城也是好的。

        普通老百姓要没有这回事,怕是这辈子也没有进入紫禁城的机会。

        天色刚刚放亮的时候,大臣们已经尽数聚集到东华门,一个个摩拳擦掌,准备在这大议礼中一举挫挫这年轻皇帝的锐气,让他成为一个能够听大臣们建议的,中庸中正的皇帝。

        主持本次大议礼的,正是原兴王府长史司右长史,袁宗皋。

        辰时刚到,随着景阳钟的敲响,午门的边门打开,几千百姓涌了进来,围在整个辩论的会场。

        嘉靖在鲍忠的跟随下,由引导官引导坐进那早就准备好的御座上,接着入场的,是章圣皇太后蒋氏。

        十二声景阳钟响完,午门关闭。

        大臣们却发现,嘉靖身边的两个椅子上,原本应该是张太后坐的那张椅子,却空着!

        就连嘉靖也很奇怪,这种时候,跳脱的最欢的张太后,怎么会没有出席呢?

        张太后现在,还在仁寿宫里呢,她早就打扮好了准备出席的,可是早晨正要走的时候,却发现仁寿宫的大门打不开了!

        陆柄抄着手,站在仁寿宫门前,开心的看着自己的杰作。

        这么大的事,他当然听说了,因为陆松要调集团营维持秩序,所以他是最先知道消息的那一波人。

        当他知道这件事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一定要给那个张太后再舔点堵。

        所以他天还没亮就偷偷跟着陆松出门了,并趁着团营和侍卫们在布置的时候,一个人偷偷的溜到后面。

        这么一个孩子,而且还是皇上的伴读,陆同知的公子,没事总在宫里转悠,因此那些侍卫就算发现了他也没当回事。

        他径直溜到了仁寿宫大门口,掏出早就准备好的铁链,直接将宫门给锁了起来。

        “这会儿看你还怎么去!”

        仁寿宫里面,温祥让太监拉了几下门,发现拉不开后也急了。

        “怎么回事?”张太后走到门口,出不去也是十分着急,这种难得的可能巩固自己地位的聚会,她怎么能不出席呢。

        “回主子,门不知道被什么人从外面给锁上了,或许是……”

        “不用或许,肯定是那蒋氏干的!”张氏气的用手绢不断扇着风,外面的钟声已经响到了第十声,再有两声皇帝就要登场,辩论就开始了,她指着两个正在晃门的太监:“你们两个,翻墙出去把锁砸了!”

        第一个太监刚从墙头上冒头,就被陆柄扔过来的石子砸在了额头上,翻身摔了下去。

        陆柄也趁机赶紧跑了,能给她制造这么点麻烦,陆柄就很得意了,不让她出席是不可能的,那样大哥还怎么服众。

        众人又等了片刻,还是没有看到张太后的影子,已经有人开始低声议论起来。

        杨廷和等人更是心里捏了一把汗,他们要维持君臣之间的平衡,哪怕是个吉祥物,他们也需要张太后站出来啊。

        他在着急的时候,他的儿子杨慎可一点都不着急,反而很兴奋。

        午门外,第一张由杨慎亲笔写的字帖了出去。

        【孝慈皇太后无辜缺席本次大议礼,任由皇上和文武群臣在烈日下苦等,足见起傲慢之性,有违天下仁母之姿!】

        当这字条,又由那站在木板下嗓门甚大的鸿胪寺官员喊出来,给那些不识字的百姓听的时候,那些早就准备大战一场的群臣们,内心的那股气势顿时被削弱了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