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98章 顺水推刀

第98章 顺水推刀

        宫里本身就有二十四衙门,分别是十二监、四司、八局,而十二监中的印绶监就有现成的活字印刷设备。

        嘉靖当时就给陆炳写了个条子,把杨慎写的这些话,特意嘱咐署上杨慎的名字,快马加鞭不惜工本先印了一千份。

        第二天,关于清宁宫起火的事,全北京城已经无人不知。

        因为陆炳不但把这些印张传遍了京城六部及主要衙门,还送到了方林诗社这种文人聚集的地方。

        “杨公子最新言论,各位都快来看啦!”

        “清宁宫昨夜走水,杨公子对此事有最近解读,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众官员清晨起来,要去衙门里办公的时候,无不收到了这样一份印刷精美的纸张。

        “杨公子好文采啊!”

        “这是文采的事么?张太后最近做的也有点太过了,上天都看不下去了。”

        内阁中,杨廷和昨夜忙着嘉靖刚朱批的折子,都没有回家。

        他刚刚从那张小床上起来,用猪胰子洗了把脸,用柳枝刷完牙,就看到毛纪拿着一张纸走了进来。

        要说起这牙刷,还是我们的痴情贤君孝宗朱佑樘发明的,为了给他的皇后用的,可能皇后长的好看但有口臭。

        可杨廷和还是习惯用老方式刷牙,毛纪刚进内阁,就挥着手中的纸,来到他跟前。

        “杨阁老,贵公子这下可更出名了!”

        杨廷和立刻扔掉柳枝就站了起来,接过那张纸飞快的看了一遍。

        他可不喜欢出名这种事,在他看来,风头太盛便会招来是非,引来无妄的灾祸,还是要稳稳当当的好,他曾经多少次跟杨慎说过,君子要敏于行而讷于言,不要做那些太出风头的事,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可是儿大不由爹,杨慎根本不听。

        他看完上面的字,顿时脸色变的极其难看,连袜子也没顾得上穿,提上靴子就要往家里赶。

        可当他来到大街上就愣住了,满大街都已经在传说着杨慎的这纸评论,现在回去也改变不了什么了。

        “哎……”

        杨廷和长叹一声,转身回到内阁,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良久无语。

        对于皇帝和张太后之间的矛盾,在没有放到明面上激化之前,所有人都在小心翼翼的避免触及这个话题。

        上次关于尊号的事,已经闹的不可开交。

        多数大臣所能接受的底线,也就是这样了,但谁都知道,嘉靖并没有要就到这里为止的意思,他不但要尊号,还要把兴献帝请进太庙,还要把章圣皇太后放到和张太后同样的高度,甚至超越的高度。

        在这个时候,旗帜鲜明的指责张太后,无疑是被这个年轻的皇帝当成了一把挥向张太后的刀。

        按照杨廷和的意思,张氏兄弟是可以处理的,但张太后不能动,动了她就是动了正德皇帝,就是动了嘉靖自己的法统。

        可他也理解嘉靖的想法,如果不动张太后,那张氏兄弟就处理不了,现在也只能期待年轻的皇帝,已经找到了处理这复杂问题的平衡点吧。

        否则,免不了又是一场官场的地震,又是一场血雨腥风,自己预感到的那件大事,还是要来了。

        陆炳为了宣传到位,甚至贴心的连那些不识字的人也想到了,他让人把这些印刷品连茶馆都送了一份,交给那些说书先生。

        这下,街头巷尾无不谈论张太后在后宫跋扈专权,纵容胞弟横行京城,已经引起了上天的震怒,特地降下火灾以示惩戒之意了。

        经过说书先生一番加工,以通俗易懂的方式,让所有人都能对这事谈论指点一二。

        “人家就凭自己的姐姐成了皇后,就又是要官,又是建寺的,嚣张啊。”

        “嗨,谁让咱生不出那么厉害的闺女来呢,你没听过么,张府的奴才都能强娶官家的小姐。”

        “那算的什么,这京畿的市场上卖货的,哪个敢不给张家孝敬,我就是卖这点菜,一天都得上交两个铜板!”

        “你个臭卖菜的有什么抱怨的?人家长宁伯不照样被打的躺在床上好几个月?扬州府的同知叶元知道不?在吏部衙门里就被张氏兄弟打掉了一嘴牙,好悬没打死。”

        “没办法,人家有太后撑腰啊,我听说户部有个主事叫李梦阳的,就因为提了一句张氏,就差点被杖毙了,幸亏高人指点逃了,才捡了一条命。”

        “哎,祖宗法度,外人不得妄入宫禁,他们兄弟俩不照样肆行无忌,出入宫禁如同进自己家一般?嘿嘿,想想那宫里多少漂亮的宫女啊……”

        “说起宫女我又想起来一个事,听说昌国公在宫里调戏宫女,被太监何鼎打了一金瓜,结果你们猜怎么着?那忠心的太监,竟然被一顿大杖活活打死了,啧啧~”

        这下好了,关于张氏兄弟那点黑历史,全都被扒了个干净,传的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而外面都传的疯了的时候,宫里却把消息封锁的死死的,张太后还丝毫不知道。

        张延龄更是还在集香楼呼呼大睡,哪管外面已经洪水滔天。

        张鹤龄府上多少也听到了些风声,但谁又敢不要命了把这话往国公耳朵里传?

        因此就算外面已经热闹的不成样子了,张家三姐弟却丝毫不知。

        嘉靖还特地选了个吉时,去了趟清宁宫,仿佛那天的不开心,压根就没有发生过。

        “朕听说宫中走水,担心不已,今日见慈寿皇太后无恙,朕就放心了。”

        “多谢皇上挂记着,我就说么,这女人就那么会事,过去了就忘了,那个姑娘你要看不上,母后再让人去找。”

        “此事倒也不急,朕是想这清宁宫得修上一修了,太后住在这,工匠出入于礼不合,太后还是先暂时移居仁寿宫比较好。”

        “还是皇上心细,我马上就找人搬过去。”

        “不劳太后费心,人朕已经带过来了。”

        张太后光听着暂移仁寿宫了,听说蒋氏要出去住,这清宁宫不就是自己的,还以为修好了就能回来,没想到嘉靖压根就没有这个意思。

        蒋氏外面有园林,丝毫影响不到在宫里也有个宫殿,这清宁宫改回慈宁宫住着,再合适不过。

        张太后更是到了仁寿宫才发现,这仁寿宫并不是空的,就在她搬过来的时候,武宗的皇后夏氏,和德妃吴氏,贤妃沈氏也被搬了过来。

        原本仁寿宫是不小,可是婆媳四人挤在这里,就十分的小了。

        张皇后知道自己中了嘉靖的计,就要去找嘉靖发飙,却被温祥拦住了,递给她一张精美的印刷品。

        “主子,还是先委屈住在这里吧,你看。”

        “这个杨慎!”张太后咬牙切齿地把纸撕得粉碎,一口气差点没能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