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76章 凌迟处死

第76章 凌迟处死

        每个月的初一和十五,是例行朝会,一般在乾清宫举行。

        当在奉天殿举行朝会的时候,通常是发生了极大的事情,比如皇帝登基,或者某种重大的盛典。

        就在所有人都沉浸在讨论报恩寺园林项目,而忽略了江彬案和户部借钱需要还这件事的时候。

        却在冬月十七日,突然的得知要到奉天殿举行朝会。

        而且到会人员,包含了所有在京的官员,以及在京有爵位的王公和贵族们,甚至外地在京公差的官员们,也要尽数到场。

        这种前所未有的规模,令所有人都察觉到了即将有重大的事情发生,却不知道这件事会是什么,立刻紧张了起来。

        但这种紧张,却又毫无缘由。

        因为嘉靖自从登基以后所做的,归纳起来也只有两件事。

        一是和张太后之间对于大明这个“上市公司”控制权的争夺,二是针对大明当前紧张的财务状况,采取的一系列措施。

        半年的时间接触下来,这个年轻的皇帝,既没有像历史上的那些皇帝一样,对原本的官僚体系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也没有清除后宫那些宦官,换成自己的亲信。

        而且以往的朝会,嘉靖那种平易近人的笑容,以及林俊传出去的,关于江彬一案皇上仁慈的态度,让所有人都产生了一种错觉。

        似乎嘉靖不是成祖朱棣的后代,而更像传说中仁德太子朱标的后人。

        他们却选择性的忘了,无论是朱棣还是朱标,他们的老子朱元璋从来就不是个满脑子都是仁义的皇帝。

        只有刑部尚书林俊知道,这一次的朝会,嘉靖将会第一次祭出他的屠刀,向天下人展示他身为帝王凌厉的一面。

        朝堂之上。

        几百个官员,伫立在大殿及外面的屋檐下,所有人都禁声垂首,安静的等待着皇帝的到来。

        嘉靖终于出现在御座前,他看起来还是那样和蔼的笑容,这笑容让所有人心里的紧张暂时得到了缓解。

        “马上就要正旦了,这一年朕过的并不容易,诸位过的也不容易!”

        “还有四十三天,就是嘉靖元年,过去的事情就应该留在过去,未来的事情也应该有个好的开始。”

        嘉靖还是大臣们刚刚习惯的,听起来有些白的开场白,当他们已经习惯了这种开场,便觉得还是这样听起来要亲切一些,而这个亲切的开场白,再次让他们的紧张得到了进一步的缓解。

        “昔日在兴王府时,朕就总结过正德一朝四大弊政,宦官专权、挥霍无度、藩王叛乱、宠信奸佞。宦官么,八虎之首刘瑾已经被凌迟了,宁王的叛乱也早就平息了,今日朕要说的就两件事,一是被正德皇帝挥霍后的财政状况该怎么解决的问题,而是正德皇帝宠信的奸佞该清除到什么程度的问题。”

        嘉靖说完这段开场白,才慢慢的来到御座前,坐下去用目光扫视着大殿上的群臣们。

        “都进来吧,今天不用这么站了,能挤进来多少算多少!”

        “召群臣进殿议事!”鲍忠扯着嗓子高喊一声,外面又有人将声音传了出去。

        整个大殿被生生挤进了一二百人,被挤得满满当当,就算是这样外面还是有些人没有挤进来。

        啪!

        嘉靖扔出了一卷锦帛,丢到御案上。

        “江彬一案,结果已经出来了,你们这些人多多少少都与江彬有瓜葛,也可以说,要不是你们的纵容与吹捧,也不会有江彬凌霸朝野多年,蒙蔽皇兄多年!”

        “当日江彬嚣张跋扈之日,你们有谁站出来上过一个弹劾的折子?有谁能够舍的一身剐也要清除君侧佞贼?

        春秋之义不存啊,可以说你们这些人,就算是十个里拉出九个来杀了,也还有漏网之鱼!”

        所有人都惭愧的地下了头,不敢直视嘉靖的目光,只有林俊和杨廷和,以及刚刚到京还不到六个时辰的王守仁和杨一清,还在前面背部挺的笔直。

        后面虽然有些正德十六年才考中进士的张骢之流,也算能够不被牵扯,但迫于嘉靖散发出来的帝威,也深深的埋下了头。

        嘉靖看了一眼张骢,现在还不是处理他的时候。

        这个人能力是有的,就是太独,但凡他能有点张居正的情商,成就不会次于张居正,得给他安排个合适的去处,现在先让他在内阁待着学学吧。

        很长时间的安静,嘉靖刻意的制造了这种压抑的难以呼吸的氛围。

        就是在这种紧张的气氛下,下面的那些人才能深刻的剖析自己的内心,想想自己以前是怎么做的,以后又该怎么做。

        对,就是康熙王朝里,康熙说的那样,你们一个个冠冕堂皇,你们就那么干净么?都把自己的心肺肠子翻出来,洗一洗,晒一晒,拾掇拾掇!

        而这种沉默,比直接告诉他们,更能让他们反省的彻底。

        也不知道到过了多久,直到嘉靖听到有人开始低声抽泣的时候,才觉得差不多了,这是有人反省明白了。

        这才让鲍忠端过来一个铜盆,当着所有人的面,把那卷展开足足有十几米的锦轴一把火烧了。

        “过去的事,朕就不追究了,你们以后的事,朕会看着,大明律每个人手里都有吧?谁要是没有跟朕说,朕亲自送给他一本!以后谁若还不知收敛,不知悔改,今天的江彬,就是明日的你们!”

        鲍忠立刻上前,当着众人宣读圣旨。

        “江彬此人,原本一边镇指挥俭事……经刑部查实,罪证确凿,主犯江彬,神周、李琮,及江彬子勋、杰、鏊、熙等十六人,罪不可赦,依大明律当施磔刑!诸位臣公当以此为戒,时刻警醒,钦此!”

        这份圣旨刚宣读完,大殿上当时就晕过去了二十多人。

        这些人都是当日与江彬关系非常密切的,特别是边安伯许泰更是还没等宣读完圣旨就晕死了过去。

        还有很多虽然没有晕过去,但也两腿发抖,勉强还强撑着没倒。

        他们感觉自己就像是在鬼门关上走了一趟,现在这条命就是白捡的。

        令人意外的是,嘉靖说今天要解决两个议题,可是也就解决了江彬的案子就散朝了,根本没说财政这个事。

        只是奇怪的是今天特别指示,让他们从西华门出,西华门一般是庆祝的时候才会走的。

        难道皇上这是在告诉他们,要庆贺死中得生?

        等退朝大臣们走出奉天殿以后,无一不感到像过年了一样开心,特别是前一阵传出来名单的人,纷纷向林俊投来了感激的注视,感激他指点了一条明路。

        就在那些官员们,弹冠相庆,开开心心的走向西华门的时候。

        却发现西华门前早已经被百姓堵得水泄不通,都没有人去看江彬被凌迟,几乎全都跑到这里来了。

        难道这里有比凌迟还值得看的东西?

        【作者题外话】:朕已经三天三夜没合眼了,总想着和大伙说些什么,可是话,总得有个头啊。想来想去,只有四个字:

        请投银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