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2章 老师

第2章 老师

        一番分析之后,他也大概明白了当下的处境,接下来新的历史走向,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可是接下来,该怎么干呢?

        在心态上,朱厚熜是有点犹豫的,干的好了,那是祖宗之法制定的,不是你的本事,太祖和成祖俩人在后世的名声太难以超越了;要是干的不好,后世史书肯定会将大明衰败的责任,全都按到自己头上。

        如此一想,他倒多少明白了,为什么那个机智权术在历史上也能排进前列的嘉靖帝,要十几年不上朝,前期沉迷女色,后期沉迷道法,似乎他这一生就为了一件事,将自己的父母请进太庙。实在是官吏冗沉、文争不止、外有强敌环伺、内有萧墙争斗,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有限,支撑不住就只能摆烂罢了。

        到了穿越人灵魂拷问的环节!

        是跟历史上的那个嘉靖一样,认清现实趁早躺平,任他们去争斗,自己只需美女佳肴享受一生,也不枉穿越一场?

        还是去乱革弊,用四十年的时间,去打造一个生机勃勃,万物竞发的大明宇宙!

        “黄锦?”

        “主子,我在呢。”小太监黄锦赶紧凑到近前,扶着朱厚熜坐起来:“主子是不是饿了?”

        “我不饿,我有好久没去府学了吧?张先生今日在不?”

        “在倒是在。”黄锦见他起身,连忙拿过衣服伺候他穿上:“只是主子大病初愈……”

        朱厚熜穿好衣服,打开门走了出去,以行动答复了黄锦的疑虑。

        大概情况是分析完了。

        他多年养成的工作习惯,在做出正确的选择之前,还需要做一份详细的市场调研,因为他还有很多细节并不清楚。

        做好了市场调研,才能决定接下来的选择,而当下身边最了解大明情况的,当然就是自己的老师张邦奇,这个身在官场之中,心又游离于官场之外的人,所谓旁观者清。

        会计师最重要的素养之一,便是严谨、严谨、再严谨!

        ……

        已是阳春三月,天气却并未如期回暖,只有远处柳条上的点点绿意显示春已来到。

        进士出身的湖广提学副使,三十七岁的张邦奇,此时坐在屋檐下动也不动,宛如一尊雕塑,他面前的棋盘上摆着半边棋子。

        几日前他又接到了王守仁寄来的信笺,他的这位已是四十九岁的忘年好友,不久前刚因平定宁王之乱有功而获封新建伯。在信里,王守仁得意的分享了最近一些格物致知的心得。

        王守仁在事业上的成功,大大的促进了“阳明心学”的推广,当今天下文人聚会,出口不是格物致知,便是知行合一。

        张邦奇主要研究的还是朱程理学,虽说王守人的心学是在朱程理学的基础上进一步的发展,但两者还是有不小的区别。

        自从去年冬天朱厚熜生了一场大病之后,府学就冷清了下来,他也得有清闲,尝试着去接受新的思想流派,格物一番。

        可他面对着棋盘,却始终无法做到宁静的窥视自己的内心,去领悟棋盘中的至深道理,总是在想着自己的这个学生。

        在诸多朱家子弟中,自己的这个学生是个另类,当下除了他之外,根本就没有一个人能够静下心来学习。

        当然这也不能完全怪他们,自成祖之后,朝廷对藩王子弟限制颇多,可以说是衣食无忧,前途无有。

        因此也就导致了这些子弟们,徒有虚名,坐縻厚禄,贤才不克自见,知勇无所设施,整天花天酒地,胡作非为。

        朝廷非但不禁止,反而暗中纵容、鼓励,以此消磨意志,巩固皇权。

        只有朱厚熜,却能时时严格约束自己,认真学习的。

        “哎……”

        张邦奇望了一眼空荡荡的府学大门,一片支撑过了寒冬的树叶,终于随风飞舞,旋转着飘落到地下。

        收回思绪的张邦奇,将目光再次投向了眼前的棋盘,红色的帅士車马各守其位。

        人生如棋!

        此时两千里外的紫禁城里,也有一片枯叶,熬过了冬雪寒风,终于在景阳钟一声又一声苍凉的悲鸣中落地。

        三月十四日,年仅三十一岁的正德皇帝,终于走完了他戏剧而短暂的一生。

        另外一个老人,怔怔的站在原地,任由那片树叶飘落到他的肩头,他没有动,也没有说话。

        须发皆白,身着绯红蟒袍的杨廷和,随着钟声又老了许多,脸上的皱纹深陷,眼神也变的越发沉重。

        和张邦奇天差地别,他的这位皇帝学生就实在是太荒诞了些。

        这些年他既不关心朝政,也不亲近女色,整日除了在豹房作乐,就是去郊外演武,甚至化名大将军朱寿带领手下北伐,打出了歼敌十六,自损数百的“辉煌”战绩。

        最关键也最头疼的,还是皇帝竟然没留下一个子嗣!

        这要命的一点,就导致了当今的朝廷,看起来像一条平静的大河,但底下外戚内宦早已暗潮涌动,此刻皇上驾崩了,这股暗流势必要涌上来,兴风作浪。

        回想自己年轻的时候,也曾意气风发,也曾想要辅佐一代天下明君。

        往事的一幕幕早已经不知道在脑海中过了多少遍,现在正德皇帝去了,他也老了,朝廷中的那些权欲争斗却不能停下来。

        这官场,就像波涛汹涌的大海,杀人于无形,无时无刻不在试图吞噬水面上的一切,谁要是丧失了斗志,就会被海浪撕碎,沉入黑暗的深不见底的深渊。

        谁也不知道,这个老人如果能重回十九岁中进士的那一年,是否还会选择出川,选择走今天的这条道路,他自己也想不清楚。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他现在必须要打起精神来,再一次去战斗,去选择下一位新的皇帝。

        “阁老……”

        身边的小太监伸手摘下杨廷和肩头的树叶,小心的伺候在边上。

        “走吧,去乾清宫!”

        杨廷和的手拢进衣袖,想了想又伸出来垂在身侧,双眼中再次充满了战斗的光芒,挺直后背大步走向黑暗的,随时准备吞噬人心的乾清宫。

        这一刻,他仿佛又回到了四十多年前,得授翰林院的时候,那个时候的他对未来充满了信心,也充满了斗志。

        乾清宫中所有人都在无声的忙碌着,尽管早有准备,但慌乱无措的表情还是清晰的写在每个人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