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我用阵法补天地在线阅读 - 第1733章、一合四景

第1733章、一合四景

        陆风自柳傲龙口中没有听到有用的消息后,不禁有些茫然,按说黑鹰猎魂师团于猎魂师圈子中也算是有着不小的名气在,何以连他都没听过飞龙猎魂师团?

        是因为年代久远的缘故?

        还是说飞龙猎魂师团自四叔施景业出现意外的那个阶段,便已经全军覆没销声匿迹了?

        若是后者,那想完成四叔施景业的遗愿可就难了。

        陆风茫然走着,突然被一声‘堂主~"所打断。

        声音十分清脆且熟悉,透着难以抑制的惊喜。

        回头看去,只见一名年轻男子正从另一边的人群中挤出,男子容貌英俊,肤色白皙,留着两撇小胡子,手持着一柄普通制式长剑。

        陆风愕然的看着来者,足足愣神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先前的那道声音分明是白狸所属;

        虽说猜到了眼前的陌生男子应该是白狸易容的,但见那人靠近间扯下脸上的妆容,浮现原本的模样下,还是不由惊了一瞬。

        白狸的易容技艺是愈发高超了,在不施展祛邪灵眸下,连他轻易都不好辨别出来。

        「堂主,」白狸满心欢喜的靠近,满是亲切的开口:「我就知道你一定还活着,他们都说你不可能再回来了。」

        说话间眼眶忍不住浮现出了一抹湿红。

        陆风俨然没有想到白狸会出现在这,不由惊喜问道:「来这多久了?其他人近况都还好吗?」

        「都好,都好的,」白狸恭顺的点着头,刚要回应下去,正南区域的打斗动静突然传来,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陆风脸色一凝,明白那是樊叔同兽王正在战斗的地方,暗自感应下,却是惊诧发觉自那里的气息来看,竟是那兽王的气息占据着上风?

        樊叔竟斗不过那只兽王?

        是因为前一战损耗过大的缘故?还是说那兽王太过强悍?

        陆风镇定心神,明白一旦正南方区域的防线失守,所带来的连锁反应下恐会危及到叶梵那边,当即无暇再顾及旁事,领着白狸便朝那边靠了过去。

        一路奔行。

        还未来得及临近,便远远瞧见樊叔的身影被挑飞到了半空,一条体型足有二三十米长的巨大蜈蚣类凶兽正张牙舞爪的在后方。

        作势就要袭击向半空之中的樊叔。

        陆风容不得多想,顺手拔过白狸的佩剑便冲了过去,三步跃过重重护卫的人群,迎着靠向樊叔的那条巨型蜈蚣便即一剑挥了过去。

        没有过多的剑招也没有任何剑意表现,仅是硬实力下的单纯一剑。

        但这一剑,却是惊艳了底下无数的护卫和魂师。

        白狸眼中同样满是惊艳之色;

        她清楚的捕捉到了陆风这一剑的架势,那横削的剑芒宛若和天地融为了一线,说不出的平衡,毫无违和之感,沿途的灵气好似都在这一剑下自主的避让了开来,使得这一剑的势头毫无阻拦,直达剑道真意。

        这是剑之基本式中的——‘削"!

        也是一合剑术之中最基础的一合横剑。

        白狸自问于年幼之时便已握剑学得此般横削剑式,然,哪怕是苦练了十余年下来,都自问远远及不上陆风这一剑的千百分之一。

        这一剑在她看来,简直完美到了极致。

        连时机亦不外如是。

        那仰起的巨型蜈蚣几乎刚探出半个身子,便迎上了此般剑芒,让它根本没有任何别的选择,只能被逼退缩回去。

        「樊叔,它交给我!」陆风平稳落在樊叔跟前,向着后者点了下头。

        对于这位老者他还是较为有好感的,当日若不是樊叔的及时出手,萧

        庶那厮怕还没那么容易解决得掉。

        说起来陆风还算差他一个人情,眼下正好偿报。

        若是换作别的凶兽,陆风或许还会估量一番,再不济也会相佐辅助着樊叔一起应战,但眼前这头蜈蚣充其量不过天魂境六息层面,尚还威胁不到他。

        樊叔之所以处于下风,不过是急于求成,自身虚弱外加大意着了那凶兽的道罢了,并非是真正实力上的不如。

        此刻的这条蜈蚣经过方才和樊叔的激烈战斗下,虽险些重创了樊叔,但它自身同样也被樊叔消耗了许多;

        此刻所能呈现出的实力,要比陆风感应到的怕还要差上许多。

        陆风看了眼手中握着的长剑,思绪偏转下兀自燃起一股战意。

        正好借此机会巩固领会一番自身于剑道上的感悟,同时点拨一二白狸的剑术!

        樊叔见有人主动接过战局,明显呆愣了一下,待得看清来者,脸上的呆愣不禁化作浓浓的惊骇,忍不住失声:「这小子竟真的活着回来了!?」

        「还变得如此之强!?」

        陆风此刻所散发的气势,饶是他都隐隐有些心悸之感。

        樊叔脸上不禁浮现出几分惊羡之色,对于陆风能活着回来他勉强还能适应接受下来,但在瞧见后者如今的实力,竟提升至这般恐怖层面,举手投足间散发的气势浑然不输于天魂境六息层面的凶兽,不禁真的被震撼到了,甚至隐隐都有了一丝也想去无渊冥海闯上一闯的冲动,他于实力的桎梏可同样也好多年了。..o

        但很快,樊叔便被陆风所施展的剑法给吸引住了目光。

        一招一式,尽皆十分的朴素无华,要么是横削要么是斜削,再不然就是左右交叉着削,总之基本都是一剑,即触即离,浑然没有半点寻常剑招拖泥带水之意,流畅得仿佛在跳舞一般,说不出的洒脱飘逸。

        但就是这样简单朴素的剑招剑势,却压制的那条黑甲蜈蚣浑然没有半点反抗能力。

        白狸此时整个人都看呆了,从被陆风的身姿吸引,逐渐转移到剑法之上,一招一式尽收眼底,浓浓的震撼不假掩饰的浮现于表。

        「没想到一合剑术还能这样施展!」

        这一刻,白狸只觉好像才真正认识到这门剑术,恍惚间好似都瞧见了先辈们当年创造此般剑术时的情景。

        想来,也莫过于陆风此刻的姿态了。

        ‘唰唰唰~"

        剑锋吹拂的凌厉切割声接连响彻,黑甲蜈蚣身上不断有零星火花迸溅而出;

        毫不夸张的讲,如若没有那层黑甲防御,此刻的它,恐怕早已被削成一条光杆。

        饶是黑甲防御惊人,在陆风屡次削割在同一位置下,它也抵挡不住,一条接着一条狰狞的长腿被横削断离,抛飞了出去,黑色的血液洒得到处都是,弥漫出股股腥臭。

        樊叔平和了一番自身气息后,已是瞧出此刻黑甲蜈蚣的颓势,明白若是自己此刻出手,保管能配合着陆风轻松解决掉这只兽王。

        但见此时陆风突然甩开自己手中的长剑,平稳的落在了白狸手中的剑鞘之中。

        继而一股凌冽的剑意突然弥漫。

        樊叔愕然望向陆风,见后者此刻剑势陡然变化,已不再局限于简单的横削竖劈,而是在那基础上多了很多‘点"招。

        若是将那一剑剑横削比作枝丫的话,那么此刻陆风所做的便是让得这些枝丫上绽开出一朵朵妍丽的花朵。

        代入到战局之上,此般花朵无疑均是那黑甲蜈蚣的鲜血。

        最让他惊骇的是,此刻没了长剑之下的陆风,身形速度竟足足提升了数倍,灵巧得犹似游龙入海一般,晃得人眼花缭乱,

        近乎每一次抬手之间,都会有着道道剑芒迸发而出,威势不减的同时,比之先前更为迅捷凌厉无数。

        那些剑芒穿透黑甲蜈蚣的防御,远超其闪避极限,精准的落在一片片黑甲鳞甲之上,切割出一条条白色痕迹。

        原本凭着长剑少说四五下才能切割开的防御,在眼下无剑之境的造诣下,仅需两三剑便可破开。

        那轻松程度,简直让人感觉就好似在裁剪布匹一样,而不是面对着防御恐怖的凶兽。

        白狸痴痴的望着陆风的身影,心中的震撼难以言喻;

        陆风此刻的剑招她十分熟悉,郝然正是四景剑法之中有关梅之剑的其中一式——‘剪雪裁冰"。

        当日剑斗大会上,梅子苏便施展过此般招式。

        但在白狸看来,与陆风此刻所施展的景象,完全没有可比性,那弥漫四周的剑意,恍惚间让得她仿佛真的置身在了一片冰天雪地之中一般,随着陆风剑势的覆盖,周遭一朵朵凌寒自开的梅花悄然绽放。

        探波傲雪、孤傲洁琼……

        接连几招过后,属于梅之剑的高洁傲岸剑意愈发深入人心。

        让得白狸一度似乎都有些忘却了剑招剑式,完全沉浸在了这份唯美到极致的剑意之中。..o

        此刻的黑甲蜈蚣可以说已经伤痕累累,但却依旧顽强抵抗着,猩红的双目之中绽放着滔天的凶意。

        樊叔瞧出陆风有意在指点着白狸剑道,当下也打消了插手的念头,但却并没有赶去别的战区,而是于旁就近帮着一众护卫对抗起了其余一干弱小的凶兽,同时把控旁观着陆风这边的战斗。

        准确的说,是欣赏陆风的战斗。

        如此惊艳绝伦的战斗,樊叔自问是真的有些不愿离开,饶是他不擅剑道,感受着陆风散发的那股股剑意下,也能有着不少的领会提升。

        白狸更是激动的连握剑的手都在不自觉发抖。

        她惊艳的发觉,陆风此刻的剑意竟又发生了转变,从高洁傲岸的梅之剑,到幽雅空灵的兰之剑,再到虚心直节的竹之剑,最后以着冷艳清贞的菊之剑收尾。

        四类完全不同的剑意,转变之间竟全然没有半丝生涩,浑然天成,仿若一体。

        黑甲蜈蚣在这四类剑意侵袭下,已是遍体鳞伤,浑身黑甲都被削开了口子,黑血完全染黑了周遭的黄沙,其凶厉的势头也明显随之萎靡了下去。

        伴随着一记凶猛的扫尾,黑甲蜈蚣生出退意,作势便要逃离而去。

        陆风的身影却是不知何时已经来到其后方,手中一道恐怖的剑芒横削而出,犹若一柄巨大铡刀般横砍向黑甲蜈蚣满目疮痍的腰腹。

        「这是……一合四景!」

        白狸瞪大了双眼,瞧出此般招式下,终是明白过来陆风这一系列剑意施展下的用意,原来都是在为了让她进一步领会此般强大剑招的真意。

        而她却光顾着欣赏陆风潇洒飘逸的身姿了……

        白狸心中不禁一阵惭愧莫名。

        一剑出,四景散。

        场上所剩的便唯有黑甲蜈蚣的一声凄切滔天的嘶鸣。

        待得众人回过神看去时,偌大的黑甲蜈蚣,已几近断成两截,倒在地上不住的颤抖着,生机肉眼可见的消亡。

        白狸的瞳孔猛然瞪大,脑海之中完全被陆风方才那凌厉恐怖的一剑所占据,再顾不得后者伟岸英俊的身影,整个人都不禁陶醉在了这份剑势剑意之中。

        她原以为梅兰竹菊四类剑意的消散是陆风转变所致,但在这一剑下,她才终是恍然明白过来。

        四景剑意未散,而是融入了最终的一合之剑之中。

        一剑,四景,这恐怕才是陆

        风演练此招想要传达的真意。

        同梅子苏施展的完全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剑招!

        所谓的一合四景,并不是指将四景合在一起融作一剑挥砍而出,一合剑术与四景剑术相合下衍化出的这一式,也没有此般肤浅。

        真正的一合四景,竟是将四类剑意敛于一体,一剑横削,四景齐出。

        这才是真正的一合四景,一剑四景!

        ‘难怪……难怪……"

        白狸嘴角泛出一丝自嘲,她一直以为自己的这门一合剑术比不过他们的四景剑法,故而这招一合四景才会以四景剑法为核心;

        但却没想到,真正的核心一直都是她的一合剑术;

        一合之名在前,四景之名排后,这并不是梅子苏他们所言的尊重一合剑术的礼让,而是真的是因为这一招就是一合剑术为核心的。

        一合四景,可以没有四景剑意,但却并不能没有她的一合剑术!

        这才是陆风想要传达给她的这一式的真意!

        白狸领会下,本就泛红的眼眶陡然变得湿润起来,心中没来由涌上一丝归属自豪感。

        一合剑术不比任何剑法弱!

        自己的这位堂主,也是世间顶顶好的存在!

        事实上。

        陆风于一合四景这一式的领会,也是在悟得虚元神决之后,此前同样以为着是以四景剑法为核心的剑招。

        眼下情景施展,除了于白狸剑道上的指点外,其实自身也在领会着各中精妙,于方才的剑意展现中,他隐约似把握到了同隐刀那一战下所顿悟出的那丝微妙感觉。

        隐隐似有了对无剑之境以上境界的新感悟。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