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救命!被病娇用锁链暗无天日囚宠在线阅读 - 第10章 商寒爵气疯了

第10章 商寒爵气疯了

        还是云姜又羞又辱的又咬了商寒爵一口,男人才吃痛松开她。

        又咬人!

        商寒爵黑着脸,他早晚把云姜小狗牙给拔了。

        ……

        两人大早上旁若无人的亲吻,看着对面的霍京淮,阴沉的脸色很不好看。

        他指骨轻敲着轮椅的扶手,阴鸷冷声质问:“商总,或许你该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商寒爵这才将惴惴不安小兔子一样的云姜搂入怀里。

        他挑眉看向了霍京淮。

        “如九爷所见,阿姜是我的女人,解释就是,他看你不顺眼打了一棍子,你要反省一下,你是不是惹到我的宝贝了?不然大街上这么多人,她为什么谁都不打,偏偏打你呢!

        所以,肯定是你惹到她了,你应该跟她道歉!”

        商寒爵几句话,就气的霍京淮脸色铁青。

        他连客气也不客气了,直接骂:“商寒爵,你个不讲理的疯子,你大早上给我找堵是不是?”

        “是又怎么样?”商寒爵跟他针锋相对,冷笑:“谁让你霍九瘸子惹了我家阿姜,还不给她道歉呢!”

        “就是!”

        云姜有人撑腰,顿时有了底气。

        对着面前的霍京淮就挺直腰板,昂起下巴,气呼呼的瞪他:“谁让你欺负我姐姐,你活该!”

        霍京淮这才发现,云姜就是他老婆云禧一直求他帮忙找的妹妹。

        看在云禧的份上,他冷脸的没有再计较,但是因此也和商寒爵闹得不欢而散。

        一个大项目,就这样黄了。

        毕竟两个京城大佬一个让交人,一个让道歉,谁也不肯低头。

        “哼!”霍京淮最后阴鸷的让秘书推回了公司,而云姜则狠狠的踩了商寒爵的脚,趁着商寒爵吃痛,竟然又跑了。

        “阿姜!回来!阿姜!”

        “还不去追!”

        可云姜滑的像个小泥鳅似得,一进入到人群中,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商寒爵脸黑的快气死了。

        过河拆桥!

        这小东西玩的可真六。

        云姜这次不敢往家跑了,这个男人手眼通天,肯定很快就能查出来她昨晚回了云家。

        她现在回去,就是狼入虎口。

        云姜躲在阴暗巷子的角落一直等到天黑,然后才趁着漆黑的夜色,走路去她曾经购买的一个小房子。

        云姜从小到大也是被姐姐云禧宠大的。

        因此,当她说想买自己的一个小房子时,云禧立即就给她买了一个。

        这个小房子是两室一厅的小公寓,地处偏僻又幽静。

        等云姜走到时,已经到了后半夜了,她白嫩的脚都磨出了血泡。

        云姜始终不敢用手机打开信号,不过好在这房子里自带wifi,云姜将电话卡拔了之后,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

        “嗡嗡嗡~”

        就在此时,云姜的手机却突然震动了起来。

        云姜刚放松的心弦瞬间又紧绷,好在她一看,是裴衔青。

        这个青梅竹马的哥哥也找了她两年,一听云禧那边说她回来了,立马给她打来了语音电话。

        云姜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

        她虽然不想连累裴衔青,但是两年没联系了,她也想让裴衔青放心。

        “衔青哥哥。”

        云姜一句话,就让那边的裴衔青激动非常:“姜姜是你吗?真的是你吗?这两年你去哪了?”

        “我,我……很好,我没事。”

        云姜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比较好,她有些无措:“衔青哥哥,你,你这两年也还好吧?”

        那边的裴衔青却并没有回答,他着急打断她:“姜姜,你是不是被一个男人抓走了?你们这两年有没有……”

        云姜知道她想问什么。

        她咬唇没说话。

        沉默就是默认。

        云姜的身子早就不清白了。

        这种事情还是必须要说清楚,云姜委婉道:“衔青哥哥,你不要等我了,对不起,我不能干干净净嫁给你了。”

        “不,姜姜,发生那种事情又不是你自愿,你是受害者,姜姜,我不介意的,你还嫁给我好吗?”

        说是不介意,但是裴衔青的手机捏的几乎都快变形。

        他知道这不是云姜的错,但是他还有点接受不了:“姜姜,你在哪儿,我马上去找你!”

        “我……我不能说,总之,衔青哥哥我不能再把你牵扯进来了,麻烦你告诉我姐姐,我这两天有事,暂时不回家了。”

        想到商寒爵对裴衔青的恨,都差点开车将人撞死,云姜吓得赶紧挂了。

        不管怎么说,她一定要和裴衔青撇清关系。

        这边云姜刚挂,那边商寒爵的技术人员已经查到了她的定位。

        即使没有手机卡,但是云姜只要对外有任何联系,那边商寒爵的黑客就能立即追踪到。

        此时,商寒爵正一把揪住黑客的衣领,脸上阴云密布到了极点:“你再说一遍,他刚刚联系的谁?”

        “商总,是,是一个叫裴衔青的。”黑客快吓死了。

        “姓裴的!又是那个姓裴的!果然!处心积虑跑出来就是为了私会!”

        商寒爵要气疯了!

        四十分钟后,十辆黑车疾驰到了一个偏僻安静的小区。

        “你们都给我在楼下布防等着。”

        商寒爵只带了两个保镖过去。

        他相信云姜那滑溜的小兔子再能跑,这次天罗地网也跑不掉。

        “商总,物业来了,他说夫人居住在303。”

        此时的物业战战兢兢的,看到商寒爵这样的大人物,他大半夜被人从被窝里拎出来要吓死了。

        “商总,这,这是备用钥匙。”

        按说物业不该给外人业主家钥匙的,但奈何商寒爵这个太子爷在京城势力太大。

        他不敢得罪,唯恐这位太子爷一不高兴就让他在京城消失。

        “她买下房子多久了?”商寒爵突然冷声问,他想多了解一些他的阿姜。

        “有五年了,挺漂亮爱笑的一个小姑娘,她一年到头偶尔过来住几天。”

        因为云姜长的太精致可爱了,而且还爱笑,所以物业对云姜的印象很深。

        可‘爱笑’这两个字却深深刺痛了商寒爵的心。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家阿姜爱笑,可是这两年来,她从来没有对他笑过。

        商寒爵痛苦狠戾攥紧钥匙,不觉间,手心又溢出了鲜血。

        他可以想象,他冲进去抓到他的阿姜,阿姜肯定会挣扎和瑟瑟发抖,更害怕他。

        这不是商寒爵想要的结果。

        商寒爵钥匙都插了进去,但是要开锁时,却还是改了主意。

        “王秘书。”他突然冷声命令:“你去看看旁边的房子是不是空的?如果有人,给他双倍房价让他立即现在就搬走!”

        王秘书接到这命令有点懵:“商总,您这是?”

        商寒爵这是,就算不抓云姜,也想靠云姜近一点儿,再近一点儿。

        他家阿姜不是拼命往外逃,也要住在这里吗?

        那他就跟她做邻居,这样,他一定能看到他家阿姜笑的。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